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聖家堂的禮拜

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聖家堂的禮拜

一早到聖家堂做禮拜。我與定人騎了腳踏車,沿著辛亥路轉復興南路、和平東路走,約十五分鐘就到了。聖家堂是一座天主教堂,其建築有優久的優史。定人常來這裡,以前認識一位神父,但己經不在了,現在主堂的神父一個也不認識。好在天主教的行儀都很固定,即使印度或非洲來的神父,當地的話都講不清楚,也照樣能夠主持彌撒。我們到北極的伊努維克的圓頂教堂時,那位神父是奈及利亞來的,只是他的英文倒是一級棒,沒有語言的問題。

這一堂過程上雖然聽來是台語發音,但無法字正腔圓,神父講道時也只能使用國語。一堂下來,國台語夾雜。不過在神的國度裡,無論講什麼方言,應該都是一樣,敬拜的神只有一個。敬拜神的心是心靈的一種提升,一種超越自我的感受。

因此,人們敬拜神應該遠離政治的。偏偏有些政治人物就是想藉神的影響力遂行他們的政治目的,於是裝神弄鬼,操弄神的意旨,迷感世人。每日所言所行,都是見神說神話,見鬼說鬼話,真令人不齒。而有些人竟然也心甘情願地為那些政治人物所用,或為國師,或成為搖𣄃吶喊的走卒。看來都是心霝迷失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