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有此金孫萬事足

2008年9月21日 星期日

有此金孫萬事足

今日下午到侯家看他們的新生小皃撤姆耳(Samuel)。今天正好滿月,小孩已經長得更大了,臉也胖些、長大些、而且結實些,短短一個月長了一公斤重。這個小娃每天仍要睡十五、六個小時,每兩個小時仍要餵奶一次,規律極了。
現在侯家的整個生活重心完全繞著這個小寶貝旋轉。只要小孩有動靜,都會觸動大人的每一根神經。小兒的媽媽每天吃飽睡好,強迫自己喝下全天下最難喝的大補湯,就是為提供小孩的正常奶水。小孩子的爸則忙上忙下,似乎一刻也靜不下來,忽然間顯得有點過動的樣子。侯媽則上上下下,不但廚房裡進進出出,而且幾乎每十分鐘都要看看金孫的面,不管他睡了、哭了、笑了,都會使她心裡高興萬分。對於小孫子的成長,一暝大一吋,幾乎可以從她的一舉一動感覺得出來。
侯老爺的變化輻度更大,他原來是烟不離手,即使在大寒冷的冬天,也要拚著老命到外面過一過烟癮;現在,為著金孫的健康,烟也少抽了,鬍子也刮乾淨,怕抱著金孫,鬍子扎到那細嫰的臉蛋。而且,每天一早一通電話,不是為別的,只是向金孫問安。
在傳宗接代的觀念上,人與動物是沒有兩樣的,生命的傳遞是循自然的軌跡,也是一種喜悅呈現。所以有了金孫,老侯算是已經把基因的棒子交了下去,延續列祖列宗的命脈。人類傳宗接代的本性則與動物不同,動物的繁殖,嚴格說來都比較理性。只要生活本能俱備,就必須離巢而居,獨立生活,所以很少動物會想到養兒防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