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The Citadel in Halifax

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The Citadel in Halifax


檢視較大的地圖

過橋費

早晨的露水特濃,但風也停了。我們正想如何到哈利法克斯城參觀軍事堡時,營區管理員特別叮嚀我們要找111號公路由麥凱(MacKay)大橋通過,然後走回巴靈頓平面道路。另外一條麥當勞大橋的交通流量大,雖然較近,但還是繞遠些比較順暢。她特別好心,講了半天,最後乾脆親自開車帶我們一程。

只是她忘了告訴我們一件事,我們通過麥凱大橋時,才知道它要收費。一時間也搞不清收費方式,等到弄清楚採用投幣時,已來不及變換車道了。此時定人身上也沒有足夠零錢,過橋費75仙必須是等額的零錢。我們只好等在投幣口前的車道上,定人下車到另一車道換零錢。還好後面的人很有耐心,沒按喇叭,不然不知會有什麼後果。

軍事堡

由港口區進入城中心,我們在城區裡繞了一圈,最後才到軍事堡城下。由於沒事先瞭解整個城堡的布置,沿著城堡的週圍道路尋找停車位置,才發現很難找到路邊停車,最後只能停兩個小時的路段,至少解決停車的問題(後來才知道車子可以沿著坡道而上,城堡後方有付費停車場)。整個古堡佔地面積很大,由外觀看來,有點像中國古代的帝王陵,四週都是草地,城堡就在山丘之上,據高臨下,可以看到整個港口。




哈利法克斯的港口水深且河道寬濶,大船容易進出並停泊,其腹地聽說可以停靠上千船隻。1749年這個軍事堡設立以來,整個港口逐漸取代法國人在東北方所建的路易士堡的功能,後來也成為英國四個在海外設立的海軍基地之一。為維護哈利法克斯港,英國曾在此設立一個戰略聯防體系,並由位於港口的國防部大樓指揮運作。




這個堡壘的防禦工事採用星形構築,雙套城壕,有如護城河,但沒有河道。城牆以當地的火成岩砌成,堅固耐用,外牆設有暗道,内挖小窗,可以射擊入侵的敵人。内牆亦有觀測窗,可在壕溝之内部巡邏。敵人進入兩牆間,除非知道暗門,否則也只能困死其中。由於牆高數丈,必須有雲梯或是爬牆虎才能越過,要攻佔著實不易。城池外觀堅實,内部有軍營、槍械庫、火藥庫及辦公處所,只有一個通道可以進出。城牆上還裝有信號桅杆,遠觀有如大帆船,其實它是利用它掛不同旗幟傳遞消息。



這個城堡前後建廿八年,雖然假想敵為美國,但敵軍從未出現。所以這個城堡建成後,幾乎不用於戰爭,當時美國内戰也打得昏天暗地,更沒有閒暇到此滋事。現在來這裡觀光的遊客有一大票是來自美國,聽到建堡的目的,莫不一笑置之。若一百年前來此一遊,肯定必死無疑,再也笑不起來。但說起美國不侵略其他國家,倒也不盡然,眼前可見的是伊拉克與阿富汗難兄難弟,現在還在炮火之中,沒法脫身。




英軍駐紥這個城堡直到1906年才離開。加拿大接管後也沒有善加利用,都是用於後勤補給,部隊訓練。1939年,城堡被用作臨時軍營,提供派駐海外的部隊使用。後來步槍的功能增強,大礮也失去應用的功能。這裡的大礟看起來比較大,有八吋砲,也有大到十吋者,發射時必須十幾位士兵同時操作。其實這種礟彈殺傷力並不大,因為就像丟鉛球一樣,把一個鉛球丟到兩三里之外,即使投中了也不爆炸,只會炸出一個大洞。而且準確度也不高,能夠被打到應該算是幸運的,可以領得樂透。倒是它發出的聲音很大,似乎聲音更能震懾敵人。以前的軍閥張宗昌用大礮打天空,期望能下雨。現在大陸也使用這套方式打雲,聽說有一定的功效。未來這類大礮也可能作為求雨的最佳工具。



今天,這個偌大的軍事堡歸由加拿大公園管理區管理,成為最重要的歷史遺跡。為恢復維多利亞時代的生活,這裡改用現代人來演過去的歷史。這裡原來是英國皇家第78團的砲兵駐紮,所以當時的軍裝以及當年士兵的妻子和平民工匠等都成為這裡的主角。從其穿著看歷史,也很有意思。英國當時的軍服都是採愛爾蘭裝扮,戴著高高的熊皮帽,穿蘇格蘭裙及紅色外衣,腳穿白皮鞋內穿羊毛長袜,頭上戴著鴕鳥羽毛帽,雄糾糾之外,也氣昂昂。而搭配的顏色特別鮮艷明亮。軍中打仗,好像在秀服裝,遠遠就可看到,這種觀念與現代軍人穿迷彩裝,使人與環境分辨不出的情況完全不同。不過有這群人扮相清新,讓遊客照相,可以增加不少觀光收入。



現場也有定時的解說,帶領遊客到士兵營内參觀,並瞭解當年城牆内的各項設施。所有大礮都置於城牆之上,供遊客拍照參觀。為了維持這樣的一個場面,加拿大公園局著實花費不少心思。這裡入場券為7.5元,我們買的是全年票,所以不再付費,相當值回票價。



鐘塔


檢視較大的地圖

在進口處必須沿著階梯拾級而上。在半途有一座白色鐘塔,類似燈塔的型式,其圓塔分三層,鐘面在第二層處,面對著海港。這個鐘塔已是歷史古蹟,成為海利法克城的地標。這座鐘塔是1800年愛德華王子所建,至今已一百九十年,但仍然正常運作。

時鐘的機件是由當時倫敦一家有名的皇家鐘錶商烏拉米製作房(House of Vulliamy)製造,其定時機構由三塊重鐵驅動,鐘擺長度達13呎,由於其來回擺動頻率慢,可以延長整個機構的壽命。這套鐘必須每星期將重錘重設一次,以維持正常運轉。

稍早這個鐘塔曾作為門房及管理員的住所,廿世紀時期整個塔曾經過整修,不過鐘的機件仍然完好如初,現在這個鐘塔仍然正常運作。為避免損及機件,現在每兩週才重置重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