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The Canso Causeway

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

The Canso Causeway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Entering Halifax

手藝民宿

這家民宿的正式名稱為手工藝民宿(Craft Works B&B),座落在公路旁的山坡上,對面就是聖羅倫斯海灣。風景不錯,只是電線桿太多,要找到乾淨的畫面必須走到海岸邊。民宿女主人山卓拉(Sandra)有點來頭,是一位有藝術天份的人。她畫畫、雕刻、工藝等等,幾無所不能。她做一些藝品義賣,得款資助坦沙尼亞的兒童,協助他們完成學業,顯然是一位有慈善心懷的人。她看來個性強,雖喜歡與人交談,但凡事似乎有自已的看法。




她曾是教師,後來學校關閉後,就出手買下,重新改裝做民宿。初到這家民宿,像埋在雜草堆中的一間軍營,暗綠色房子,感覺很亂,東西雜而無章。但若仔細觀察,其收藏也有一些眼光。她的廚房就像一間破舊的房間,所有廚櫃的表面都是經過風蝕多年的木板搭構而成,紋理暴露。乍看之下好像是一群破爛的集合,必須以藝術的眼光來看才行。她的牆上掛兩幅人物油畫像,臉部五官不正,只是別有一格。

昨天我們住的房子有兩間合併而成,可以住上兩家,中間有一個門。她說為了節省能源,必須隨手關門,以免暖氣外露。我們選擇其中一間住下,另一間就讓它成為空房。我們住的這一間是十足的落地窗,只是古式的木窗接合不緊密,外面的冷氣一直沿著窗縫進來。所以說要節省能源只是安慰自已的一種想法。



昨晚風雨很大,整夜都聽到木窗吱吱作響,真怕整面窗都被風吹了去。外面的爬牆虎隨風飃盪,有點鬼影幢幢。令人整夜不得安眠。這裡臨近海邊,是否風雨飄搖是家常便飯不得而知。昨晚又有一對年輕的客人不約而來,直接上門投宿,他們是義大利人,略喑英語,成對來旅行。女主人一時興起,請大家喝紅酒及白酒,從此話匣子大開。山卓拉喜歡講話,一直說個不停。天南地北地聊,可能這也是她開民宿的原因吧,總是有機會與四面八方來的客人講話,而且即使講同樣的話也不厭倦。





女主人似乎琴橫書畫皆通,對愛爾蘭的音樂也有涉獵。她與定人談得興起,就拿來一把山揚琴來耍弄。山揚琴是怎樣的一種東西,實在很難想像。這好像傳自波斯,但愛爾蘭人喜歡拿來演奏。這種琴彈奏時是將琴置於雙膝上,用手撥絃。有點像中國的古箏,但沒有古箏那麼大。山卓拉只是拿起來示範地把玩一下,沒有彈上一首曲子,實在可惜。



這是Youtube 中演奏山揚琴的情形:

豐富的早餐

手藝民宿的早餐的醃肉、蛋及水果,醃肉很厚,令人懷念。同桌有一對夫婦,由瑪利蘭州來。他們共騎一輛BMW的大機車,全付武裝,真像太空人來訪。先生是軍人退休,太太是義大利人。兩人現在以各種方式雲遊列國,甚為愜意。現在遊到加拿大來,心裡似乎有說不出的興奮。這對夫婦也到過中國,因為收養一個韓國女孩,所以也到過韓國。他們提起到阿拉斯加旅遊,也是一個相當好的經驗。他們雖坐遊艇,僅一天的行程,但所有要看的冰山及各項活動都能看到,不必像坐豪華遊輪一樣,一定要待在遊輪上無所事事。她說他們的旅遊行程可以自訂,但所有訂房及各種舟車則請一家旅行社安排。

今天是主日,所以吃了早餐就到鄰近的天主堂望彌撒,這也是山卓拉所屬的教堂,她已於昨晚望過彌撒。十點的彌撒人數不少,神父有點老態龍鐘,講話不太清楚,也許是地方口音重的關係。這裡的人自愛爾蘭移民多,多為天主教徒。不過最近天主教有神父因為戀童而被告,且被判很重的罰款。今天神父報告說,這筆罰款要由各教會分攤,他們這間天主堂只能保留五千加元,其餘必須上繳。說起來,大家心裡都不快樂,有點像鬦敗的公雞一樣。



坎索海峽

離開工藝民宿,沿19號公路向南行,到黑斯廷斯港(Port Hastings)。這是由不列頓島到大陸的唯一通道,經過坎索海堤(Canso Causeway)連接至大陸。我們今日的目的地是哈利法克斯(Hailifax)。這是新西蘭省的省府所在,也是東三省的大城,人口約廿八萬。

由於坎索海峽(Canso Straits)的存在,使不列頓成為名符其實的大島。兩相間隔似乎也產生許多人文上的差異。當初對於這個海峽建橋有不同的方案,建墜道相連工程費過高,因此放棄;建跨海大橋的方案則一直延遲,因為工程師認為結冰問題會損及橋墩。二次大戰時,因急迫需要須打通物質運輸的通道,乃決定採用築堤,再建運河讓船隻通過。這個海堤公路於1952年完成,使用岩石達一千萬噸,都是來自附近刺猬山的石材。土堤總長1.3公里(4,300呎),低水位時,水面高度為20呎;高水位時為14呎。路面寬為80呎,其中提供兩線公路、一線鐵道、人行道等。成為世界最深的土堤公路。

下面為由Google Maps看到的坎索海堤,以及冬天北邊結冰南邊不結冰的對比:


船隻要通過這道海峽變成有點不方便,因為必須路頭處以運河通行。而橫跨運河的橋是採用迴轉式,必須將兩方向的車輛停下,將橋段轉成與水道平行。即使很小的帆船要經過,也必須進行交通管制,浪費車輛不少等待時間。這是當初設計沒有考慮到的問題。雖然目前車輛仍然不多,我們經過時,也很少看到船隻通過的情形,顯然交通並不頻繁。但每次轉換時總是有些車輛必須停下等待。我們看到一艘船等待在運河口已經有一段時間,也許有設定的固定管制時間吧。




比較意外的結果是,這條海堤建成後,南端的海灣冬天不再結冰,成為一個良好的不凍港。所以旁邊新建有許多水泥廠與煉油廠,沙石輪及油輪全年可以自由出入。這個港的水深,所以即使超級油輪也可停泊,形成運輸上另一項優勢。這個港口目前已成為全北美可以停靠超級油輪的三個港口之一。比較持懷疑態度的可能是附近的漁民了。他們發現海堤建成後,截斷海峽,鯡魚(herring)數量減少,似與迴游終止有關,不過此說仍未獲證實。不過,大西洋的一些魚類無法經由此海峽迴游到聖羅倫斯海灣,倒是千真萬確的事,除非牠們聰明地繞道而行。





這座橋開放時是收髙路費的,以挹注建築經費。現在倩務已清償,過路費已停收。足見這條堤道對布列頓島活動的重要性。我們開車經過這樣一條海中公路,心中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人定勝天在這裡當然得到印證,但一個寧靜的海面,硬生生地被海堤切割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到底自然會有什麼反應呢?我看到Youtube中,有人在一個暴風雨的天氣裡,海浪溢過海堤,直接衝擊車輛的驚險鏡頭;也看到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天氣裡,車子膽戰心驚地通過這一個海堤公路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