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The Charming Gaelic Trails

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The Charming Gaelic Trails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Return From the Park

離開歡樂灣

昨晚的雨,一直下到今早仍然未停,真是愁煞旅遊人。我們住的這個自助旅舍就在公路旁邊,因為來往車輛少,其實也相當安靜。只是一夜的雨聲變得更為煩人。這個自助旅舍是央請一位德國的交流學生來看管,他就住在附近的一個拖車裡面。昨晚這裡只住三人,所以他也樂得輕鬆,拿著書本在沙發上打發時間。現在這樣到處遊走的國際留學生很多,有這樣的工作至少提供他們到處旅遊的機會。與我們同住在這個旅舍的另一位也是來自德國的留學生,他到美國留學多年,這次趁暑假到這裡遊玩。他說今天準備出海去賞鯨。只怕這樣的天氣,鯨魚不知是否肯賞光?

這種自助旅舍現在逐漸盛行,專門提供經濟旅遊,尤其年輕人拿著背包旅行,到這裡就可找到一席之地,與人共用通舖,不但經濟而且實惠。這個旅館的主人實際上也是當地的大地主,除這家旅舍外,昨晚我們吃晚餐的那家銹錨(Rusty Anchor)海鮮餐廳也是同一主人。鎮上一家唯一的雜貨店也是他開的,成為企業聯營。雖然這些項目並不屬於高檔的行業,但仍然造福來往的遊客。

我們簡單吃了自備的早餐,就趁著雨稍歇的時候出發了。由歡樂灣(Pleasant Bay)再往南走,高度陡升,類似台灣北部的橫貫公路,只是這裡的路況尚稱良好,即使在雨中開車,仍然順手。昨天下午曾趁天氣尚佳的時候,先來走這一段路,看來天氣如此不穩定,這一著還是走對了。這段急升的路段有幾個景觀點,由最上層的瞭望台可以俯瞰整個歡樂灣,整個海灣是由山海交錯而成,夕陽的照耀下,秀麗絕倫。今日再從同樣的山頂往下望,整個海灣都浸在雲霧之中,虛無飃渺,又是另外一番情境。

走在高原上

由歡樂灣上山,公路是走之字形,所以來來去去可以不斷地看到海灣的美麗景色。繼續南下的路段就在高原之上行走了。這裡是山區,高度都在五百米左右,所以整個國家公園也稱為高地公園。我們在上坡的路上看到兩頭麋鹿,很優閒自在地吃草,許多遊客都在路邊停車觀看、照相,雖然細雨綿綿,但這兩頭麋鹿只自顧吃地上的食物,對路旁的旁觀者並沒有多加理會。







經過麥肯錫山脈(Makinzie Mt.)、法國山(French Mt.),最後走出這個高原區,才看到另一面的海岸,也就是聖羅倫斯灣的出海口。今天風雨大,視界不良,海岸的風景幾乎都沒入五里霧之中,只能怱怱一撇就走,怕雨滴打到鏡頭,也懶得照太多的相。國家公園遊客中心位於山口處,這裡風景優美,兩旁都是楊樹,風吹動時吵吵作聲。今年秋天來得晚,夜間溫度高,所以葉子都未變色。只是有些比較早的樹早已完全變紅,成為萬綠叢中一點紅,相當醒目。





國家公園的遊客中心規模不大,正好在山坳裡,但佔地很大。裡面解說的內容較少變化,制式的公園介紹也僅用幻燈片。由於風雨仍然很大,所以在遊客中心沒待多久就離開了。

蓋利小徑(Gaelic Trail)

下了山後,來到一個較大的小鎮,稱為Cheticamp,這是一個國家公園出口處最大的市鎮。這裡的法裔的Acadia移民較多,以法語為主,英語仍可通行,算是雙語地區,其路牌及商店都是雙語,想學法語的人來到這個環境應該不錯。我們在這裡的Coop買了一些食品,準備今晚到住宿處烹飪。這裡的商品也很平價。我們買了柳丁,標價為十個4.5加元。我們問旁邊的一位男士,如果僅買五個會不會算2.25加元。這位男士笑著說:當然是這樣,如果不是,來找我好了。後來真的如他所言。不過也見到這裡的人豪爽的一面。







沿著十九號路南下,沿著海岸路線而走。這一條公路仍然稱為蓋利小徑(Gaelic Trail),大概當初愛爾蘭人移居於此時使用的路線。這個小徑往南直達黑士汀港(Port Hastings),路線相當長。這一區居住的以蘇格蘭人為主,所以房舍及景觀,與我們見過的蘇格蘭地區大同小異。沿著一條美麗的山谷而行,一路風景秀麗。我們很想停下來拍照,卻一直苦於沒有適當的停留點,徒留滿地美景。現在整個山谷都是一片草綠色,葉子部份已經變黃,但離全面變色還遠。我們也只能想像它未來變色的樣子。這裡的地勢比較平坦,有不少草原地,可養牛羊,種植牧草。所以處處可見畜牧業的發展。鄉村間也看到有不少青貯塔,甚至使用青貯大香腸,以白色塑膠布為外衣。偌大的青貯香腸放在綠色的草地上,相當搶眼。




兩旁秋意關不住

喬的稻草人村(Joe's Scarecrow Village)

離開Cheticamp往南約 20分鐘車程,在卡伯特路上有一個很奇特的稻草人村。在一個空地上,排成好幾圈各式各樣的稻草人。這些稻草人身穿古老的衣服,有些扮成婚禮的樣子,有些則是一般的村婦。這些稻草人都戴著不同的面具,有些顏色鮮艷,有些則有點裝神弄鬼,好像萬聖節來臨的時節。其佈置簡單,但聽說在此已經20年,所以自然成為一個旅遊點。許多旅遊手冊裡偶而有提到,但只要經由卡伯特公路,這個地點就很容易吸引開車人的目光。



這裡又稱為喬的稻草人村,數十個稻草人列隊在一間小拖車間旁,顯然只是因為嚐好,不以賺錢為目的。這些稻草人的衣服隨風飃動,若在晚間來此,一定會嚇壞許多人。在這些稻草人中,也有一些知名人士,如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柴契爾夫人、雷根總統以及其他世界上的領導人,有些已然作古。

文藝氣息濃厚的馬布鎮(Mabou)

在風雨中,最後來到馬布鎮(Mabou),聽說是許多藝術家聚集的地區。沿著這條蓋利道上不斷孕育著許多藝術文化,都是傳承蘇格蘭的格調,例如方塊舞、草原音樂、酒、歌等等。為此,每週均有藝文活動,娛已娛人。原來定人想參加今晚跳方塊舞的節目,問了旅客中心的人員,知道地點在西馬布鎮(West Mabou)。只是我們依指示路線前往,卻找不到地方,也找不到人問路。不過這一程也沒白費,反而沿著往西馬布的路上看到優美的鄉間景色。這種景色與先前沿山谷而來的又不相同。整個山丘、草原、溪流等點綴在大地之間。

雖然遺憾無法參加這裡的方塊舞節目,我們後來由Youtube找到相關的介紹,有興趣者過過乾癮也不錯。兩支影音雙如下:






愛爾蘭及蘇格蘭人樂天知命,當初這些凱爾特人移民至此,相中這裡的地形與地貌,類似她們的家鄉。不但氣候相同,環境優美,丘地也 一望無垠,仍然存在那種蒼芒之色,無論耕織或飼養牲畜,都是很好的地方。他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在此建立新的家園,並把家鄉的藝術文化帶到此地,豐富與滋育這塊土地的新生命。每年夏天是凱爾特人慶祝活動的高潮,他們會舉辦運動會、家族聚會等,大家一齊同樂,在傳統凱爾特音樂聲中舞蹈,分享具有家鄉風味的食物。


蓋利小徑的海岸

在這個馬布高地上,除了靜謐的鄉村道路及未受破壞的安斯利湖外,尚有許多可看的地方。這裡有一座格萊諾拉酒廠,是北美唯一釀出傳統麥芽威士忌的地方,參觀時可以享受他們的佳釀。這裡的諾森伯蘭海峽內有令人驚艷的溫水海灘。也有因弗內斯(Inverness)礦工博物館和麥克唐納房屋博物館,都相當有看頭。這裡還有一間鄉村學校還在教授快要不見的蓋爾語。

Celtic Music Interpretive Center





愛爾蘭人喜歡音樂與舞蹈。當我們驅車經過秋地可(Judique)時,立即發現一棟紅瓦屋頂的建築,那就是凱爾特音樂詮釋中心(Celtic Music Interpretive Center)。她背負一個重要的使命是收集、保存和教育與研究,以促進傳統凱爾特音樂的發揚光大。這裡常有定期的音樂會,也有音樂班開授,都是以凱爾特音樂為主題。凱爾特音樂的特質是多方面的,我們就在小姐大力引介下買了一張CD,準備在路途中享受這裡的凱爾特的音樂氣氛。不過在這裡我特別由Youtube引介兩支影音集,有空大家可以共享,也算是來到傳統凱爾特音樂故鄉的一種敬意吧:

眾仙之王(King of the Fairies)


舞之王(King of Dance)


夜宿Cragnish民宿

我們依約來到Cragnish的民宿。風很大,民宿正好位於迎風的地方。女主人出來相迎,講了一簍筐的歡迎的話。這位女主人是畫家,也是雕刻家。家裡擺滿了奇奇怪怪的東西,繞是有趣。今晚住在這裡,價格也算公道,一晚連稅60加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