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One Night in Ferry to Cartwright

2009年9月6日 星期日

One Night in Ferry to Cartwright


檢視較大的地圖


快樂谷與大鵝灣(Happy Valley-Goose Bay)



Happy Valley & Goose Bay 的招牌(explorenewfoundlandandlabrador.com)

今天乘渡輪的時間是下午三點鐘,所以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加油、採買及做一點其他事。我們先到鎮上的遊客中心索取資料,那位小姐很好,解釋得很詳細。她說她是這裡的義工,當負責的學生有事無法來時,他來替代。這個小鎮由兩個鎮組合而成,一個為快樂谷,是我們昨晚住的地方;另一個為大鵝灣,是搭渡輪的地方,所以全名為Happy Valley-Goose Bay。兩個小鎮看起來都不興旺,住民也不多,看不到人民快樂樣子。



實際上這裡的人民應該會很快樂。這裡有一個加拿大的空軍機場,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曾為大西洋的聯軍空中基地,現在則為加拿大空軍訓練基地。這個機場的跑道長超過三千公尺,世界上最大的飛機幾乎都可以在此機場起降。比較有名的是1983年美國太空總署的747飛機載太空梭到此加油,打破太空梭從來沒有在美國境外起降紀錄。不過美加是兄弟之邦,這種配合大概也沒什麼問題。

由於有空軍機場在附近,這個小鎮的教育水平很高,雖然人口僅維持9000上下,但設施齊全。這裡設有大學,也有教學醫院及各種遊樂設施。除機場外,這裡的港口可以通往大西洋城市,成為拉不拉多的交通樞紐。據民宿主人說,這個地區人口並沒有增加,有些人口移往拉不拉多城,因為那裡有開礦的工作,謀生較易。與此鎮相較,邱吉爾瀑布鎮的人口則不會增加,那裡作風保守,住在裡面的人必須是電廠的員工,或與電廠有生意往來的人,一般人不能搬入居住。在加拿大竟然還有限制居住自由的地方。新芳蘭省則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移住拉不拉多地區,而且還有補助,以免他們一再鬧獨立。

現在快樂谷建的房子好像增加許多,所以這裡的地價也漲不少。這裡的地基都是細沙,往下挖掘都是沙,其深度有高達400呎的紀錄。所以建房子很簡單,根本不要任何地基,只要利用推土機把砂推平就行,也不怕倒。所以聖經裡勸人不要以沙為地基,在這裡有點不能成立哩。在砂堆中建房子不容易,在這樣沒有資源的地方要建一個軍用機場更不容易。


Happy Valley-Goose Bay的山丘(grandriverironsands.com)


空軍機場(explorenewfoundlandandlabrador.com)

到西北河(North West River)

遊客中心的小姐建議我們到西北河(North West River)走走,那裡風景很美,聽得很心動,好像這個山谷與海灣都沒有什麼可看的樣子。通往西北河為520號公路,這是一條舖得很好的柏油路,就這一帶的建設而言,倒是難得,也讓我們驚奇,至少對西河的印象也加了幾分。西l北河是一個小半島,伸入米克維湖(Lake Mellville)內,所以四週的視野極佳。它的位置正好扼住水瀨湖(Beaver Lake)的出口,水瀨湖形狀很長,好像一個長形汽球,西北河的位置正好位於汽球的出口上。我們開車走了約半個鐘頭,過了一座橋就到。



這個小鎮歷史比較久,但都是以前哈森灣公司的毛皮商。實際上住在這裡最久的還是當地的原住民,即伊奴人(Innu)及伊奴維人( Inuit)。他們住在這個半島上的歷史可溯及五千年,比當地的任何白人都久,甚至可與中華民族的歷史相比擬。所謂伊奴人就是以前所說的愛斯基摩人。現在他們不喜歡別人稱呼他們愛斯基摩人,自稱是伊奴人,在加拿大享有第一國民的特權。他們的生活以漁獵為生,常住在帳蓬,冬天住在穴屋。在來的途中我們也看到幾戶伊奴人家在路邊搭帳蓬,他們感覺這樣更親近大自然。




我們先到拉不拉多解說中心(Labrador Interpretation Centre)索取相關資料。這個解說中心建在山坡上,可以俯瞰四週的海灣,美麗的風景盡收眼底。一層有伊奴人及其他族人的生活展覽。展示的有圖片、文物以及當時生活的過程。包括當時所用的衣服、皮筏、漁具、爐灶、玩偶等等。比較有趣的是有一種帳蓬叫震帳(Shaking Tent),這是專為通靈的人祈禱問卜之用。當時凡事問神,瞭解打獵的吉凶等等。

山水處處可為家

由於西北河處於一狹長的半島上,所以這裡觸目所視幾乎都是湖水,由解說中心遠眺,遠山與湖水相輝映,山光水色,各角度自有不同,寧靜而優美。小鎮雖小,但仍有數十戶人家。平緩的沙灘,與海相連。和緩的遠山,與大地幾乎結成一線,反而成為白雲的配角,形成寬濶的山水畫面。今天是星期天,是上教堂的日子,整個沙灘沒有人跡,剩下一片的寧靜。這裡也有帆船,但不見張帆;這裡有划水設備,但卻無人問津。真是仁者不見山,智者不樂水。



解說中心後面有一個高點,雖然荒涼,但視野極佳。這裡有一片杉林,地上長滿地衣及各種漿果。前幾天在路上可以看見兩旁長滿不同種類的地衣,但僅能遠觀。這裡的野生地衣就在眼前,可以讓人觀賞其真正生態。地衣是馴鹿的主食,所以秋天過後,有些馴鹿可能就會遷涉到這裡來。

由西北河回來,我們到當地的Coop購買一些食物。這裡的Coop是以合作社經營的組織,社員買東西會比較便宜。實際上這裡賣的東西很貴,香蕉一磅1.39加元,其餘價格都比列治文高。我們買了些牛肉,準備用保膳師煮飯及燉牛肉湯。由於這裡沒有野炊的場所,定人只好與遊客中心的小姐打商量,在中心的外面草地上炊煮。想不到她們也答應了。花了約廿分鐘,即準備好上船的晚飯了。

第一次搭渡輪

到了快樂谷與大鵝灣,雖說是我們路途中的一個點而已。但往後的路似乎更艱辛困難。當初要安排這一路線,定人不知花了多少時間,才打探清楚,有這樣的走法。就是開車沿陸路由拉不拉多城經過389號公路直通到新西蘭。實際上要由地圖上找到389號公路本就有困難,必須依靠更詳細的圖說才行。即使用Google Maps,找出來的路線圖也是零零落落,不是漏掉地名,就是漏掉旁邊的湖,也許沒有人會認真利用Google查找這一條路。我在失望之餘,最後仍得依靠衛星地圖確認相關位置。而快樂谷開始,就沒有路頭了,Google Maps也是一片空白,好像到了月球一樣。

定人鍥而不捨地打電話問當地的旅遊中心,結果才知道必須由快樂谷乘坐渡輪到大西洋邊的卡普賴(Cartwright),由那裡再沿僅有的一條510號路開車約四百公里,抵達新西蘭對面的白沙朗(Blanc Sablon)。510號路在Google Maps上是找不到的,只有在衛星地圖才能隱約出現行蹤。

今天要坐的輪渡需時十三小時,下午五點上船,隔早六點到卡普賴。這個輪渡的船班每週僅有二班,錯過了必須再等待兩三天。為了這趟輪渡,定人還預先訂位,而且也給了信用卡號碼刷卡。因此今天下午四點我們提前到輪渡場去排隊。以為萬事俱備了,沒再櫃台辦理買票手續(也不知道櫃台在那裡)。等到要上船時,他們才要求看票。這下傻眼了。一時依指示匆匆跑到老遠的售票口買票,又氣吁吁地跑回來,弄得上氣接不著下氣。這裡的手續與卑詩省的作法真的不同,

今晚就在輪渡上過夜。先前訂位時已經沒有倉位,只好買了通舖,每人加19元。剛好我們都在下舖,所以也什麼不方便。上舖也沒有人,所以睡起來還算舒服。實際上有許多人連通舖也不買,就直接睡在沙發上,也可以過一夜。只是比較不舒服罷了。船上雖有無線上網,但船艙內沒有信號,所以今晚只好在通舖內打電腦了。





晚餐就用中午做的飯及牛肉粳,澆合起來成為燴飯,到艙裡的咖啡廳吃,好吃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