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Home At Last

2009年10月14日 星期三

Home At Last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Home

恩沃斯是一個靠近庫尼河邊,面對Purcell山脈的小鎮,人口不多,其生存只是靠一個溫泉池。這個溫泉位於一個山洞中,鑿成彎弓型墜道,內部為表面是由許多鐘乳石組成。人走在其中,好像走在一個黑暗詭譎的洞裡,加上及膝的水聲及漂浮的水氣,感覺上有點恐佈。這是當初採礦的人挖出來的礦坑,但由於碳這些鐘乳石仍然繼續成長,內面的泉水溫度幾近攝氏42度,充滿水蒸氣,帶著眼鏡進入,都會變成一團迷霧。這是一個碳酸泉,但沒有什麼味道。這個山洞開發已近一百年,當時是採附近的銀、鉛、鋅等礦石時發現的,泉水流出時之溫度為47度,必須加水稀釋。它在外面有更大的稀釋池,水溫已降為35度,適合一般人長泡。這裡門票要十元,若要進進出出泡全天,則要十五元。

昨晚我們泡了一個多小時就出來了,我們昨晚千辛萬若地跑到這裡來,為的就是短短一個小時的泡溫泉,徝不值得很難論斷。不過沿著庫尼河而上,這裡風景真是優美。由於河道很寬,看起來就像內陸湖。所以看起來景色寧靜安祥。來年夏季應找個時間來這個地方露營。

今早起來,下了許多雨。為我們的車子洗了一遍,也是一得。只是對面的山都埋在雲霧之中,讓我們在岸上無法得窺其全貌。我們約九時離開,今天必須一口氣天開回溫哥華,以結束漫長的東部之旅。我們沿著三號路走,這條路屬二線道,偶而有超車線,但都偏臨美國邊境而行。這裡多山,山路崎嶇不平。同時有幾處隘口,最典型的路段是過了大叉河(Grand Forks),車子必須一直爬山,然後直轉而下,坡度都超過八度以上,所以一直警示要檢查煞車,而且在斜坡路段都設有防衝道,以防車輛煞不住時可以轉入防衝道,讓坡度阻止車輛前衝。

經過大叉河是省立公園的森林,兩旁都是森林。今早下雨,這裡則下雨,外面氣溫僅零下兩度,後來由雨變成雪泥,最後變成雪花。道路上有雪水,也有部份開始結冰,開車在這樣的道路上令人心驚膽戰。只能握緊方向盤,一路前進。但是有些路段實在太滑,車輪有打滑的現象,只能減速慢行,加上斜坡向下,更不敢採煞車減慢速度,生怕發生車輪滑動的現象。老實說,我們這一次旅程的開車,應屬這一段最為驚險。想不到在所有的狀況中,在三號路上都碰見了。

車進渥索佑(Osoyoos)鎮,也是一項新奇的經驗。渥索佑鎮位於一個大盆地內,渥索佑湖穿過其間,並有一大半屬於美國。所以這裡幾乎應屬於美國的領域,連油價也與美國一樣,特別便宜。車進渥索佑,就像爬上臉盆的邊緣一樣,看到的城就在盆底。所以進城道路就像宜蘭的九彎十八拐,真是峰迴路轉。這裡的人生活得很好,因為他們認為很像美國的加州,氣候乾燥又舒適。這裡一年到頭很少下雨,我們今天來好像特別為他們帶來一大堆雨,他們說已經好久沒下過雨了。

渥索佑由於氣候乾燥,所以看到的草都是枯黃的,沒有生氣。這裡的山都是枯黃的草,樹林也少,一點生氣都沒有。這裡的水果是有名的,只要有水,種起來的水果都很甘甜,所以在山谷裡普遍種葡萄。可惜現在採收期已結束,可能都去製造葡萄酒去了。

回到荷普,我們心情輕鬆了不少。雖然天色漸晚,但總是在回家的路上。所以我們在荷普的DQ吃了一只暴風雨(Blizzard),象徵著此程的結束。雖然溫哥華下著大雨,夜燈初上,開車還是特別小心。只要方向是正確的,車子自然會往前跑。雖然今天的行程真是風風雨雨,先是細雨菲菲,再之是陽光乍現,忽又雪雨飃飃,繼之又是雪花紛飛。經過了多處危險的山路,現在回溫哥華前又是大雨傾盆。還好,回到列治文時,黃昏景色依舊,想是夕陽才剛下山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