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奧捷之旅(8)--薩爾斯堡

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奧捷之旅(8)--薩爾斯堡

離開哈士達特後,不久就抵達薩爾斯堡。在繁榮的街道裡,來來往往的人群就多起來了。下了車,先找一間不必付錢的公廁,一下子擠滿了人。這裡上廁所付費,一次半歐元,但又不找零,實在不甘心。因此投入一歐元,就就只能算付小費了。導遊倒是出了餿主意,女性廁所可以採輪流站崗的方式,在未關門之前輪流進入。不過,導遊是男生,是否如此,作不了準。事實上後來看到的都是先有售票機,也給收據,有些地方還可以憑據抵消費。

薩爾斯堡全景,前景為其舊城區(資料來自網路)

薩爾斯堡(Salzburg)是奧地利共和國薩爾茨堡邦的首府,人口約15萬,但已是繼維也納、格拉茲和林茲之後的奧地利第四大城。這樣的人口算起來僅及台北大安區的一半,面積卻有台北市大。因此可以說街上來來去去的人泰半以遊客居多。這是一座道地的旅遊城市,所以遊客如織。雖然薩爾斯堡本地沒有高山,沒有合適的滑雪場,但它是阿爾卑斯山的門戶,每年歐洲滑雪客均滙集於此。不過今年他們可能要失望了,因為到現在為止附近仍不見雪蹤,也沒有立刻要下雪的跡象。

從河岸看薩爾斯城堡
薩爾斯堡的市容
薩爾斯堡以東湖泊密佈,這些都是很好的遊憩場所。由德奧邊境上翁特峰,可以鳥瞰整個薩爾斯堡的全景及整個阿爾卑斯的山脈區,有山有水,有如人間天堂。由維基借用的鳥瞰照片可以觀察整個城區的面貌。薩爾斯堡顧名思義,也產鹽,也有城堡,是相當具有歷史地位的城市,但由於此行主要目的只是看這裡的聖誕市集,就像到台北僅帶你到繞河街夜市一樣,有點可惜,其實跟團就有這樣的無奈與無法盡興之處。加上我們明早就走,今晚在此僅能觀賞此地的夜景。據史料記載,薩爾斯堡歷史悠久,過去事蹟輝煌。當年在神聖羅馬帝國時代,此城曾是總主教的駐在地,後來更為神聖帝國中獨立的國中之國。

薩爾斯堡的建築風格以巴洛克為主,保存得相當完好。舊城裡有著眾多城堡、教堂和宮殿、博物館,美侖美奐。薩爾斯堡要塞坐落在城市一側的山丘上,是薩爾斯堡的地標,建造於1077年,曾經修茸多次,現為是中歐現存最大的要塞。整個舊城已於1996年列入聯合國的世界遺產。


我們隨著地陪的介紹,先在米拉貝爾宮庭花園參觀,一下子就見證到觀光人潮。這座花園是當年一位總主教沃爾夫·迪特里希為他的情人所建造的宮殿和花園。總主教是不能結婚的,但在他名下生的子女就有一打之數,如此腐敗的主教當年似乎也沒人敢言。他將此宮以這位情人的名字命名為「阿爾滕奧宮」。後來繼任主教為消除這段不光彩的往事,將其改名為「米拉貝爾宮」。「米拉貝爾」也是個義大利女人的名字,意思是「驚人地美麗」。可惜現在正值冬季,百草蕭條,不見花開,因此只能觀看整座花園的氣勢,憑空想像其應有的繁華景象。


米拉貝爾宮遊客如織

花園中的雕塑


米拉貝爾宮花園屬幾何對稱,設有四組神話主題的雕塑:埃涅阿斯、赫剌克勒斯、帕里斯和普路同,均屬義大利雕塑家Ottavio Mosto的作品。

要到舊城區必須經過薩爾察赫河(Salzach)。其中之一的人行橋導遊稱為黃金橋。其上的燈飾明亮,兩旁的橋面上都掛滿了祈福鎖,成為鮮明的一景。在歐洲大陸常有這種習慣,有時候掛得太多,把橋面都撐壞了。




黃金橋跨在鹽河之上,點綴得相當明亮

橋上掛滿了祈福鎖

過了橋,來到舊城區。此時遊客滙集更多。導遊不時提醒大家一定要看好背包,背包要放在前面。因為在這種熱鬧的場所,扒手越多。這樣的狀況弄得大家也心神不寧,一面要看景緻,一面要照相,真是弄得神經緊繃。要是有人發明手提包防盜鈴,該有多好。
不久到了糧食胡同(Getreidegasse),這是薩爾斯堡老城最著名的步行街,熱鬧異常。最主要是因為莫扎特1756年1月27日出生在這條街上的9號。莫扎特的 父親在1747年租下了這棟樓的第3層,一家一直到1773年才離開,前往維也納。現在莫扎特出生的樓房已改進為莫扎特博物館,遊客絡繹不絕,只是我們來得太晚,時間也太緊湊,無法參觀。在胡同的底端也有一座莫扎特廣場,中間有一座莫扎特的雕像,現在廣場臨時改為溜冰場,吸引不少大小小朋友。名人出生於此,地方與有榮焉。現在很多禮品店都販賣小球形的巧克力,都是以莫扎特頭像為商標。但我們發現其上有年輕莫扎特,也有年老莫扎特,雖然年老的也僅36歲。價格大約相同。也許不同時期的莫扎特對巧克力有不同的喜好吧。


這是莫札特的故居--正對面左邊棟的三樓
各禮品店販賣的各種莫札特巧克力球

街道上聖誕節氣份濃厚
在薩爾斯堡大教堂側翼廣場,就是聖誕市集。此時燈火明亮,各種攤位林立。就是此行朝思夢想的聖誕市集了。由於聖誕節日已近,大概每到一個城鎮,就會看到規模不一的聖誕市集。大家賣的聖誕飾品玲琅滿目,璀璨燿目。賣吃的地方性食物也很多,人是擠得水泄不通。說真的,由擁擠的台灣,跑到這種擁擠的市集,簡直自討苦吃。一面害怕走失,一面大害怕被搶、被偷,花錢得不到真正的知識,是何苦來哉。

耶誕市集水泄不通

聖誔樹是市集中最大的象徵
各種聖誕節的飾品在灘上販賣
後來比較失望與夫落的是,旁邊的薩斯堡大教堂反而因為人群太多的緣故,受到我們冷落。當時參觀這個教堂是要收費的。這又讓我們思之再三,因為導遊給我們的時間實在有限。進得去就不知如何出得來。感謝谷歌地圖補足了我們這一點。可以請看其3D影像。薩爾斯堡主教座堂重建於1614年至1628年,是阿爾卑斯山北側的第一座巴洛克式教堂。

街道上張燈結綵,迎接聖誕節


薩爾斯堡大教堂(資料來源:維基)



晚餐就在一家六福中餐廳。七菜一湯,其中有一道麻油雞,算是相當道地。這家餐廳老闆來自嘉義,很有台灣味。不過可能受台灣卡拉OK的影響,席間還播台灣歌,才剛由台灣來,台灣歌的吸引力對我們則有點不足。席後每一人送一盒莫札特巧克力,第一次吃上一顆巧克力,沒有特別的感覺。大概要配合莫札特音樂吧。

晚上住宿在溫德姆 (Wyndham Grand)旅館,其另一個名稱為薩爾斯堡會議中心。


在薩爾斯堡的溫德姆 (Wyndham Grand)旅館


要瞭解更多薩爾斯堡的哈斯達特的風光,請看下面一支影音介紹(Rick Ste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