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Kootenay National Park

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Kootenay National Park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Kootenay National Park

一早又是下雪,窗外早已成為白茫茫的世界,侖斗山已經隱然不見,只剩一點點輪廓塗抹在半空中。我想今天的天氣是好不了,昨天天氣預報也說是下雪天。我們每次來班夫幾乎都在陰雨或壞天氣裡過,真讓人猜不透。到底班夫有那些天是好天?

還好我們昨天由傑士伯下來,天氣雖然冷凍得很,但太陽則一直跟隨著我們,讓我們大開眼界,看到世界上最美的地方。也拍到不少雪景照片。冬天更不容易來到洛磯山脈一帶,這次算是最辛運的了。

住在YWCA有一個好處是它有廚房,可以自行做飯。昨天我們也將隨行的保溫雞腿肉湯弄麵條吃,解決一餐溫馨的家庭晚餐,也算渡過一個較晚的感恩節吧。

早上定人說要慶祝我們此行即將結束,特別到YWCA特設的餐飲部吃早餐。點了一份薄餅、水果沙拉、烤麵包、炸馬薯及Muffin。吃得好飽。只是水果沙拉吃起來是酸的,好像是隔夜的食物,後來雖然換新,但吃下去的總是感覺怪怪的。在外面吃最怕是提供的劣品食物,化了錢得不到健康。我們這一行,絕大部份都是自備食物,自签烹煮,所以食物衛生上都沒問題,這是旅行上最重要的。

我們到旅館旁的弓河走走。現在因為積雪未化,弓河水量也減少,沒有夏天來時那種汹湧的盛況。不過沿著弓河走一程,也算是心靈之旅。腳踩在雪地上,感到滑滑地,也需要特別小心。天氣現在是零下七度,由於沒有風,所以不覺得如昨天的冷。弓河上有許多浮氷,上有盛滿白雪,看起來是相當豐盛的晚宴。流水經過這些雪盤,構成相當有趣的圖面。弓河的中段有急湍,坡度不大。下游原有一個較大的瀑布,現在水量少了,都成為激流了。

今天是回程的前段倒有另一個走法,想經由庫尼國家園,再往南沿著美國邊界的三號路回溫哥華。不過晚上想到恩沃斯(Ainsworth)洗溫泉。由庫尼國家公園以下,都是溫泉區,到處都是溫泉旅館。恩沃斯又是處在一個相當不易到的地方,就成為今晚落腳處了。

早上九點多就出發,班夫的風景都埋在雲霧裡,我們也沒花太多的心神去觀賞。我們由九十三號道路南下,直入庫尼國家公園,也就是回到卑詩省地界了。初時天氣仍然有霧,不過太陽已開始露臉。庫尼國家公園很少人提到,主要是班夫國家公園就在附近,而且太有名氣。實際上庫尼國家公園也不懶,一路都是美好的風景。可惜的是三十幾年前一次火燒山,把國家公園的大部份森林燒毀,到現在仍然尚未復原。

沿著九十三號公路南下,兩旁的山勢仍然相當美麗,高山現在都積滿雪,看起來相當壯觀。我們後來在一處小公園停下野餐,面對著庫尼溪,前面則是庫尼山脈,群山並排而坐,眾皆白頭,相當壯觀。庫尼溪雖不大,但其河水湍湍而流,讓人頗有生命躍動的感筧。定人認為能夠偶而到這樣大自然下,休閒半天,該是人生多幸福的時刻。

途中也經過許多冰河湖,風景相當秀麗,讓人目不暇給。尤其鐳錠溫泉前這一段,景色真是美極。最初的路段為爬坡路,最高點可以俯瞰群山,綿綿不斷,其後突然急轉而下,有如進入萬丈深淵,非有膽量的人不敢駕車直衝而下。這裡就像一個隘口,兩邊崇山峻嶺,可以比台灣的中部橫貫公路那種壯麗的景色。

出了關口,就是鐳錠溫泉。本來我們想在此泡温泉,後來因為這裡正在修路,想找遊客中心,結果遍找不著,找著了卻已關閉。陰錯陽差之下,還是決定到恩沃斯泡溫泉。

繼續往下的行程就有點崎嶇。經過Windermere,才發覺這一帶原來是溫泉鄉,到處都是溫泉旅店,這裡人口只有四千多人,夏天一到,可能滙集到四萬多人,都是由美國來此泡溫泉遊樂的人。旅遊中心的胖小姐告訴我們,這裡附近還有一處野溪溫泉,叫Lussier Hot Spring,在白天鵝省立公園內,不要門票。不過我們找了半天,門路找到了,門牌卻說路上有塌方,只好打退堂鼓。

到恩沃斯則是有點回頭路,我們由93號改走95號路及3路,在Creston轉3A北上,沿著庫尼湖而上,到庫尼灣再找免費渡輪到對岸的恩沃斯。這個溫泉是私人經營,其特色是在有鐘乳石的山洞裡,屬碳酸泉。

抵達時已近六點,這是因為太平洋時區之故。找到一家旅館Ainsworth Motel住下。就趕快到附近這個溫泉飯店泡溫泉了。泡一次溫泉每人十元,想不到來此泡溫泉的人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