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一個歷史家的見解

2012年5月29日 星期二

一個歷史家的見解

5月12日的TIME雜誌在最後一頁登載了對歷史作家 Robert Caro 的十題訪談(10 Questions)。以前没什麼去注意這個人,但是看了他的談話,覺得收穫很大,有些分享的衝動。

Q1: "權力的進程 The Passage of Power"是你到目前為止以詹森總統為題所寫的第四本書。你在這個人身上,用35年的生命,寫了3,000多頁.  為什麼選他?
A: 我寫的書都是關於二十世紀中葉美國的政治力,而沒有任何人比詹森總統更瞭解。我們的教科書教導我們,民主制度裡,權力來自選票。我在書裡想要闡明的是投票箱裡看不出的力量是如何形成的。

Q2: "權力令人腐敗", 可是你說, 權力彰顯人Power reveals。這怎麼說?
A: 詹森在大學時曾休學一年賺錢,工作是教墨西哥小孩。在國會裡,他曾多次投票反對民權立法。但他當上了總統,他告訴一個助理說:"我告訴你一個祕密。我曾經發誓, 如果我有力量來幫助這些孩子,我一定會。現在我有權力了,我就要來用了。"

Q3: 詹森當副總統時很不好過。現在朗姆尼(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要找競選搭檔,你要給他什麼建議?
A: 我不會給他建議。但是一個總統候選人對國家有重責大任,要選一個真能勝任這個工作的人。我認為麥坎當年選培琳做搭檔, 是我記憶所及最不負責的行為。

Q4: 你認為詹森會給歐巴馬怎樣的忠告?
A: 我認為任何一個對政治力有興趣的人都會仔細研究詹森在甘廼迪遇刺後的作為。那是政治力的終極使用: 在巨大的危機時刻,利用這個危機來啟動一個轉化國家的大計劃。(按:民權法案的簽署)

Q5: 政治力的運作是你研究的主題,你有没有弄懂,為什麼總統能做成功的事那麼少?
A: 部份原因是國會本質就內涵了抗拒轉變的機制。在1930、40、50、60年代,南方民主黨主控國會,他們阻擋社會福利的法案。如今是共和黨。

Q6, Q7 略

Q8: 你寫作又慢又長。你怎麼看待資訊時代的速度和簡約?
A: 對我而言,時間等同真理。真相不只一個,但客觀的事實卻很多。你若能設法得到更多的事實,你也就能更接近你所要找的真相。有充份的時間去問所有你想問的問題非常重要。

Q9: 讓某一個人長期佔據你的心念是什麼感覺? 是否像戀愛?
A: 有時,你會感覺,我知道他下一步會做什麼。然後他果然這樣做了。這時, 你感覺你真的瞭解他。

Q10: 你是不是也擁有某種力量?
A: 到頭來,歷史的力量是最巨大的。(The power of history is in the end the greatest power.)

若有興趣看這個訪談的錄影,請看
http://www.time.com/time/video/player/0,32068,1630569172001_211437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