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社區會議趣事多

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社區會議趣事多

今天下午六點整要召開一個社區全體會議(Strata Meeting),為的是社區裝水錶的事。

在台灣,社區委員會(簡稱社委會)的名詞很少聽過,雖然有些大廈也有不少類似社委會的設置,可以決定同一社區所發生的大小事,但比較起來,其權限很有限。就以我們在台北住的那棟老公寓裡,二、三十年來壓根兒沒有聽過什麼社委會。因為缺少法律支持,政府也不管理。所以樓梯打掃、門口停車、環境整理等諸問題,沒有人在意,大家我行我素,每家都是老大,好像住的是我們南部老家獨棟獨院那樣。所以路霸有之、佔用走道有之。要是有人強出頭,就是爭得臉紅耳赤,以惡制惡,變成壞鄰居收場。

住在加拿大一段時間後,才知道這裡的居家管理,是有相當緊密的法規在運作。有錢的可以住獨門獨戶,但一切安全必須自負,更須注意打掃庭除,金玉其外。簡單的則住公寓或城市屋(集合住宅),這種集合住宅常共用設備,故必須組成社委會,專管社區內的大小事務。這些大小事包括社區的花草整理、住家安全、停車問題、房屋外部整修、水管補漏及社區公約的維護等。社委會的權限很大,除依據法規行事外,統一進行房屋修饍工作。這些修饍包括房屋的外表、內部公共空間的維護以及冷熱水管的供應等。所以外窗不能隨便更動,即使窗簾的顏色也不能任意更換。任何一家的天窗破損或漏水,均由社委員負責整修,費用則由各家每月提撥的月費支付。

這次的會議是為社區裝設水錶。在加拿大這樣工業化的國家,每家水費並不按錶收費,而是依住戶面積分配一個平均費率。因此,不管你使用多少水,每個月繳交的水費都是一樣,這在長駐台灣的人看來,真是怪事一樁。其收費方式也隨著地區不同,列治文是一年收一次,與清潔費合收;而大溫地區則是附在地價稅裡徵收,用水多少,可以不管。所以住在大溫地區的人根本不知道水費這件事,好像水是免費的一樣。資源之浪費莫此為甚。

現在列治文開始頓悟,即使水資源豐富的卑詩省,也不該如此浪費。所以有獎勵裝設水錶的措施。只要在今年內決定要改裝的社區,即可以享有最高六萬元的裝設補助費。我們的社區只有33戶,工程局估計只要六千元裝錶費,市政府允許全額補助。裝設後,將來全社區的使用水依錶計費,再由各住戶均攤。依據市政府的統計,裝錶後,平均每戶水費約可節省三分之一。

裝設水錶,對社區而言是件大事,必須社區的住戶會議通過。這也是我們今天要開這個會議的原因。實際上在上次召開住戶會議時這個提案被負責的當事人忽略了,最後只列入臨時動議。但表決的結果卻獲大家無異議通過。只是當時為臨時動議,照社委會規定,牽涉全體住民的決定,必須先於三星期前通知各住戶開會,其決議才有效。因此上次的會議的決議雖是當時全體同意,但仍然必須等待三星期後另行通知的住戶會議決定。

住戶會議不必全員到齊,但至少要三分之一以上住戶到場才能正式成會。依規定若無法達到上述開會最低法定人數,則須等30分鐘後,已到場的人員可成為法定人數,正式成會。今天的會議主席是一位在此擁有六個單位的普第為主席,他是印度人,等於這個社區的大地主。定人是秘書,她為讓此會能夠進行順利,事先送電郵提醒住戶準時赴會,有些還特別打電話告知,所以時間一到就有十五報到,已達會議法定人數。經過提議、附議的過程,很快地在十五分鐘內完成了決議,效率相當高。

台灣立法院的開會若能依照這種程序準則開會,準時開會的話,那會讓案件堆積如山,塵封數年,暗裡使盡腳力,偶而還會時常有大打出手的場面出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