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藝術家的晚餐

2011年4月30日 星期六

藝術家的晚餐

溫哥華地區也有很多的華裔藝術家,吟詩、書法、作畫,樣樣都來。他們在此都過得相當寫意的日子,並組成一個華人藝術家協會,每年都有不同的活動。今晚是該協會的年會,我們雖不是協會的一員,也不是藝術家,但因為認識身為藝術家的朋友Regina,所以有很大的榮幸參加他們舉辦的晚宴。今天的晚宴在唐人街的富大餐廳舉行,恰巧也有另外兩個團體也在此聚餐,場面相當熱閙。

溫哥華華人藝術家協會的幹部不少,都是一時之選
這是今晚的菜單,內容豐富,吃不完我們還帶了走。

這裡的會員以講廣東話為多,雖然由大陸移民而來的已經不少,但廣東話仍然是公眾場合的重要語言。來到溫哥華後,發現廣東話還是華語的大宗,但幾次想學,都學不會。只知道幾個打招呼的用語。每星期的禮拜都有幾堂以粵語發言,但我們寧可參加英語堂比較知道在講什麼。

Regina今晚是盛裝而來,她是現任副會長之一
吃了很高興,也談得很高興

藝術家協會的餐會每年都是同樣的節目,不僅可以吃,還可看畫、看書法,而最大的樂趣就是可以與這些原作者親切交談,相互砌磋。他們每年都提供作品供抽獎,以充實學會的經費;沒有作品的就拿別人的作品充數,一樣達到抽獎的目的。抽獎的方式有雙重,其一是以門票的票根抽獎,但獎品雖大,獎項卻很少。另外是募款式抽獎,現場每人出錢買彩票,每張一元加幣,買的愈多,中獎的機會越大,很多人出手大方,買了好幾疊連票。當然獎品就是這些學會會員的嘔心佳作。只是我們每次來都是空手而回,或者只得到每桌提供的安慰獎--小放大鏡一枚。
Kathy中了這幅字,很是高興
我們抽中了這幅水彩畫,也高興極了

每次來都不知道主持人在講些什麼,因為都是廣東話,溝通比英語還難。後來雖有普通話翻譯,但翻譯後,場面就會冷了下來,變成台下說話的人比台上多。他們已經改選會長,新會長為劉長富先生,但他回台灣開畫展,不見露面。反而前任會長陳蘊化先生擔綱,而且還權充歌星,唱了好幾首舒情老歌,撐起場面。他說他最近感冒,所以有些尾音唱不出來。不過他歌喉好,唱起歌來很有磁性。更重要的是,他是有名的畫家,也接受門徒習畫。他來自新加坡,諳英、粵、普通話。

Maggie有子萬事足,兒子替媽媽夾菜
拍手和樂,共享聚會時光

除了抽獎外,會中還有猜謎。只是這些謎都很難,不過十題中就有十題都對者,想不到當中還有解謎的老千。這次我們這一桌有Loretta、Maggie、Cathy、Bensen及其他一些朋友,都是由Rgina作東,她今年當選副會長,所以也要負責籌款,真是辛苦。不過,高興的是今年這一桌至少抽到幾個大獎:Cathy抽到一幅字,我們抽到一幅水彩畫,Bensen家抽到一瓶酒,他說下次可以開酒請客。這是平生第一次這麼幸運,而且抽到十分有水準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