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六十五歲,真好!

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

六十五歲,真好!

今天特別在電話中與朋友黃兄閒聊。他說原先自已的感覺並沒有老得那麼快,但出門被人喊聲老阿伯,才驚覺自已真的老了。以前教書,每年面對的都是年輕小伙子,與他們么喝在一起,這種感覺是自已仍然與他們一樣年輕,叫人淘醉在那種忘老老不來的情境之中。一旦退休,忽然間好像從天堂的位置掉落到地上,強迫你自已承認,你自已真的老了。

人老,即使不貼個牌子告訴對方,人家也會看得出來、感覺得出來。從你的穿著,你的言行,你走路的樣子,甚至從你那種瞻前顧後的行為都可以看得出來。額頭與臉部的皺紴更像遭到黥紋一樣,那種經過歲月碾過的痕跡,只有愈來愈深,即使打了肉毒桿菌,拉了皮,都磨滅不了這些烙痕。最近在公車裡常有年輕人讓座,本想推辭,卻又怕拂了年輕人的好意,只好卻之不恭,欣然謝座。人老要認老,是老矣。

前幾天我們到定人的大姊家。半年不見,忽見大哥一下子老了十幾歲,頭髮班白不打緊,連眉毛也成雪白了。原來他自退休後,不忍見自已漸漸蒼老,每天都在鏡子前勤染頭髮,所以幾年以來都看到他一頭烏溜的頭髮,完全沒有老相。他說最近因忽然看到眉毛也全白,才警覺到如此打點已經包不住年齡爆炸性地增長,憣然頓悟,從此不再大費週章地自我欺騙下去。

不過,在這個敬老的社會裡,人老還是有自由的生存空間與價值,雖然距離那最後一刻來臨的時光已逐漸逼近,但仍然有全天候的時間去享受每一天的一分一秒。若不計較年老的苦痛與不便,將年歲的成長化做另一種快樂的時光,也許就是忘老老不來的真諦吧。我今年終於超過六十五歲,這才發現我們政府還有一項對老年人的德政,就是乘車可以優待。那一天我懷著忐忑的心情,拿了兩張照片到大安區公所辦理。那位小姐和顏悅色地做完整個申辦手續,並且讓我立即拿到一張替代卡,叮嚀說一個月再來換正式卡。憑著這張卡,台北市的公車每個月有60次的免費乘車優待,若超過60次可以半價。乘坐捷運則可以打四折。聽說乘坐高鐵及國內飛機也可以半價。哇噻,這樣我不是可以更自由了嗎?

六十五歲,真好!只要好好活著,台灣真是老人的天堂。

在區公所裡,有舒服的桌椅供人休息

也有血壓計,可以免費量血壓

有報紙、雜誌,還有無線上網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