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Who are Coming to Dinner

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

Who are Coming to Dinner

誰來午餐

今天伊佛林要請客,客人為喬(Joe)夫婦。前天喬離開時,伊已當面邀請。後來經過電話聯繫,表示他們夫婦能來。最近伊必須做一點敦親牧鄰的工作,因為下星期準備離開湖濱小屋,回到明城住家。湖濱小屋這裡,雖是窮鄉僻壤,老朋友也不能廢,仍然必須維持往來,以為有個照應。昨天特別到巴基家閒話家常,多多少少也有這種意味。

為了準備客人來時的午餐,其餐飲內容可馬虎不得,不是隨便說說。由主菜到點心,樣樣都要考慮。伊來湖濱已有數個月的時間,冰箱累積不少吃的東西,現在開始必須消耗一些,而請客就是最好的辦法。希望下星期要離開前,冰箱內容全部清空。

今天的主菜為連鍋燉牛排,由於早已處理完畢,所以只要準備醬料就行。其餘的沙拉則比較費神。先有黃瓜沙拉,再有蔬菜沙拉,兩項並陳,已經相當隆重的了,還加上一道燙清菜。甜點則是已經做好放在冰箱裡的果凍。此外尚要做一碗湯,伊準備用紅豆蒸煮,然後放一些香料。雖然簡單的幾項,伊佛林、定人與我都在廚房裡忙了一個上午,不論如何,即使簡單的請客,也要有一點水準。

喬夫婦是我們的主客

喬夫婦準時於下午二點來。喬特別理了髮,看起來就是作客的樣子。人都是這樣,平常來來去去,一件牛仔褲跑遍天下,要當客人就要特別整理得光鮮亮麗。喬的太太Kay 就沒有先生那麼講究,也許是因為我第一次見面的關係,應該已經比較入時的穿著了。不過兩個人在一起,體型很相似,都是大塊頭。同一個家庭內,有時候身廣體胖也會感染。

他們在附近開雜貨店,也有加油站。喬一直做石刻的行業。喬一來因此不離本行,立即拿出他以前的傑作照片,迫不及待地向我展示成果。幾年來他為人刻的墓碑,種類繁多。有些經過設計,有固定的幾何圖形,刻工各有粗細。他把相片一張張拿出來,一一指給我看。有些是黑白照片,年代應該已經很久。有些仍然相當新潮,頗有設計感。甚至還有他爸爸及媽媽的墓石照片,想他的雙親應都已過世一段時間。不過,由此也可以看出他的經驗老到,雕工細緻。只是他對我嘆口氣說:現在很多都改用銅鑄鑲石,對這項石刻藝術已沒有那麼重視了。

主客禁忌多

他們夫婦都有糖尿病,所以吃的東西少,而且禁忌也多。請客不甚容易。例如類似菠菜類的不吃,甜度太高的不吃,醬汁太多、太鹹的不吃。對主人而言,總是很難討好。不過由於他們與伊很熟,也知道喬一直有自動注射器在身,維持體內糖度的平衡,實在不能勉強。但美國人體型太胖,大體上都有類似的毛病。

吃過飯後,伊才開始與喬正式談到為彼得刻石的事情。可能這也是伊請他們來的主要目的,因為前天到林裡選定的石頭就要委託喬來處理。為了如何把這三塊石頭搬回來,他們花了幾乎整個下午才把事情敲定。

Kay也是一位能幹的女人,她不但負責掌管店務,而且精手工藝。他喜歡做餅干糕點,將普通餅干加上巧思,製成更誘人的食品。她送伊兩條小朋友的墊被,是自己用碎布拼湊而成,裡面依著不同的圖案縫製,做工很細,達到專業水準。後來她也送定人一件,定人一直感念在心,也不知該放在那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