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An Animal’s House

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An Animal’s House

原住者第一類接觸

下午我們開我的車,與伊一同到鄰近朋友巴基(Bucky)與蘇妮亞(Sonja)的家,此時天開始下起雨來,雨勢不小。在我們開到門口時,卻撞見了一頭母鹿帶著兩隻小鹿在門口處吃草。這是我們在這裡與這裡的原住者第一類接觸。此時母鹿相當警醒,牠一直挺立著脖子,雙眼盯視著我們,生怕會有不同的狀況。為了不打擾牠們,我把車燈放暗,把車子停在車道上。母鹿幾乎定不轉晴地望著我們,小小的鹿頭豎立在半空中,形成一幅很奇特的畫面。

這樣的時間大約僵持了一分鐘,我慢慢把車子往前開,不一會兒,牠就帶著小鹿們往森林裡走了。

巴基的家

我們來到巴基的家,他家在七號公路對門不遠處,在正好在低瓶湖(Lower Bottle)的湖邊,與伊很要好。巴基的身材高大,蘇妮亞則身材較為矮小,兩人至少都已七十餘歲的年紀。巴基的家實際上是一間木材廠,四週散布著舊機具,並堆放許多鋸好的木材。他們住的是平房,聽說最近要往上搭建。

從外觀看,這是一個典型的農家,沒有任何修飾的痕跡。門口等於是鐵皮屋搭成,前面還堆放許多花盆。定人說這才像畫裡常有的擺設,所以也沒有刻意去整理。進入他們的家,外面與與裡面一致,所以不必脫鞋,外面的鞋子可以直接穿著進到客廳,雖然客廳有沙發與地氊,我們穿著鞋直接踩在上面,心裡也有點內疚,他們倒不以為意。

面湖有一個大窗,可以看到漂亮的湖面,但他們卻故意讓許多雜樹遮去美麗無比的風景。巴基說,這個湖他已經看了四十年,沒有什麼可看的。說巴基沒有情調也不盡然,他倆夫婦會彈琴,樂譜仍攤在譜架上。蘇妮亞說,他常參加演奏,而且是一個十幾人的樂團。

打獵是我的樂趣

比較起來,巴基較木訥,好像沒有什麼話可說。但是他有一個儲藏間,裡面裝滿各種動物的標本,都是他歷年來的獵物。鹿的標本很多,通常他都選最大的央人做標本。其餘的頭盧則放在一個架上展示。最大的是野牛,兩隻野牛都只剩牛頭。此外還有大熊,包括灰熊、黑熊等等不下五隻,體型都很大。不過這些都比較幸運,留得全屍。此外有狐狸、山貓、麋鹿、馴鹿等等,數量真是多。可以與一間動物館的館藏相比擬。只因空間小,都滙集在一起,牆上牆下,到處都是。他說樓上還有其他較大的動物,但也幾乎乽塞滿了。最近樓上要擴展空間,將有一間更大的展示間。

他們夫婦常開車遠到加拿大境內打獵。開著貨卡,載著工具及器械到處跑。他說他們一年所需的肉大部份都是打野味而來,放在冷藏庫裡。家裡還養雞,每天有雞蛋,偶而也雞肉可食,但都是自家飼養,相當健康。

他家有三隻黑貓,有一隻很老了,是他媽媽留下的,現已十七歲,鬍鬚都白了,坐在窗口一動也不動。死後不知會不會變成標本。另外有一隻一直跑在我們的身邊磨磳,狀至友善。

種菜娛已娛人

蘇妮亞還在住家旁邊弄了一個菜園,種了許多菜,例如豆子、胡瓜。多餘的製成罐頭。今天過來的目的,主要也是看中他家菜園的菜。我們摘了好多甜豆、洋葱、甜菜。蘇妮亞說,儘管摘,因為有一大部份她都已經裝罐了,足夠所需。可惜今天大雨綿綿,否則會更多。不過伊認為已經夠這一個星期的蔬菜量了,再多沒辦法處理,因為就要回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