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醉月湖中問醉月

2008年2月8日 星期五

醉月湖中問醉月

醉月湖,霧鎖凌波亭。
不見遊人織,橋拱弄月影。
樹高湖面靜,鴨游水波輕。
水深深幾許,孤鶩心最明。



初三一早,特別往台大醉月湖一遊。這是台大的一景,地處西北角,我住東南隅,所以已經很久沒有來這個地方。醉月湖面積雖不大,但座落在台大校園內,則有如都市叢林中一顆翠綠的明珠,聽說這是以前鎦公圳的水道。這裡雖無湖山之美,但有喧嘩中的寧靜。醉月湖雖已被週邊的建築環繞,但無論你從那一個角落走進來,總是可以立即體驗到那種靜謐的氣氛與美感。

走在環湖的小徑上,做個深呼吸,由樹上傳來的自然清香,心靈上也可以獲得一種滿足,這也是我到醉月湖來的目的吧。偶而與路過的遊人打一個招呼,即使不曾相識,也能彼此照會出內心的亮光,與人溝通,這也是另一種滿足。人相逢不一定相識,也不一定有約,但總是有緣,尤其能在醉月湖邊結緣,不會有損失,也不會相互虧欠;但相見時的招呼與微笑,會在兩造之間碰撞出另一種美好的心情與希望,人與禽獸不同之處在於人有微笑的本能,以微笑取代冷漠,何樂而不為?現代人由於過份忙碌,住的公寓相互隔絕,處處展現防衛的態勢。就是這樣,我們常常養成路人見面冷如冰,不容易做一些友善的招呼與回應。在這個冰冷的社會裡,也許我們都該向螞蟻學習,兩隻螞蟻在路上相見面,一定要吻著對方才走,時刻傳遞問候的信息。人若只期待熟人見面才展示友情,除非刻意安排,很難不期而遇;然而與不相識的人打招呼,則處處是機緣。

因此,也與湖中的野鴨招招手吧,也許牠們比人類更有靈性。說牠們是野鴨,只是因為沒有主人的牽伴而已。有了主人,被剪短羽毛,限制飛翱,也失去了自由;此時雖不愁吃穿,終會被送上餐桌。比較起來,實不值嚮往。然而牠們住在這裡,沒有憂愁,也沒有敵人,空間雖小而安逸。閒時湖中相互追逐,在湖裡刻劃出一道道水痕,任水波衝破湖面,弄亂倒影;倦時也可以在樹蔭下乘涼,或雙雙站在浮筒上,忙著刮著體內的油脂,一遍遍地塗抹在白色的羽毛上;或凝視著吹過的細微水浪,等待著小魚游過,或可飽餐一場。今天雖然仍是陰雨天,不見陽光;但這樣的湖水對牠們而言,一樣溫和、一樣喜樂、一種安祥。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