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春風吹又生的火生草(Fireweed)

2010年10月9日 星期六

春風吹又生的火生草(Fireweed)

火生草是北美洲的特有種,分散在空曠的草原。在加拿大又名大柳藥草(Great Willow-herb),當地人常將枝葉磨碎敷傷口,可以很快痊癒。不過也有土著將其莖部剝開生吃,因為它富含維他命C。事實上火生草是美國阿拉斯加的州花,也是加拿大育空特區的省花。當地有人把火生草的花拿來做糖菓、糖漿、果凍,甚至拿來做冰淇淋,也是地方特色之一。

這種草相當容易長,只要有火燒山,或森林被砍伐過後,就是它歡喜快樂的日子。因為沒有什麼天敵,只要有陽光就能成長,即使酸性貧脊的土壤,照樣生長良好。在歐洲二次大戰時,有一陣子稱它為炸彈花,因為炸彈一旦炸開一個坑洞後,又是它快樂成長的日子,滿坑都是它的家族。這種花四月開,開時都是粉紅色,有時滿山的粉紅色調,真是賞心閱目,也讓人不禁驚奇,大嘆大自然之美。記得我們2006年到北極的路上,最讓人心情開懷的是列隊在兩旁,一路夾道歡迎的火生草,展現出其粉紫色花朵的世界


講到火生草,主要是因為我們今天到自然公園用了足足兩個小時,剷除這些已經開過的火生草。火生草花開過後,就會結果,果熟裂開之後,露出種子,種子細小,但生有細長的白絲,讓種子利用風力吹散出去,外觀看起來真像柳絮。此時枝葉開始枯黃,再無可觀之處,只好下令清除;而今天我們當園丁就是劊子手。其實火生草有兩種,一種是矮型火焰草(Dwarf fireweed),高度不及一米,以加拿大北部地區居多。今天我們準備鏟除的卻是高腳型,高度可以超過兩米,但若使對力,雙手一拔,整株就離開地面了。開花時,數大是美;花謝後,數大並不美,甚至有些難看;要使勁清除就累了。

滿山即使不請自來,火生草也有其美麗之處(Wiki)

火生草的花開過後,就成殘枝敗葉了(Wiki)

這就是今天我們要清除的地段滿是火生草(列治文自然公園)

火生草清除之後,又是另一番氣象(列治文自然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