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Peter’s Stone

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Peter’s Stone

極美的原始林

伊佛林一直念念不忘之事就是要在湖濱處為彼得立一塊大石頭,上面刻彼得的姓名,讓即將出生的孫女—咪咪未來能夠爬在石頭上,與她的爺爺說話。為使這塊石頭具有紀念性,此石必須取之於近百公頃的自有林地中。

伊一直記得,當彼得身體仍然健壯之時,他們倆不時一同走到林裡,說話、散步,共同躺徉於這一大片自然之中,享受那種都市裡找不到的新鮮氣味。她們曾經走過每一寸林道,見過許多棵時刻相依的老松。累了時,偶而坐在附近的大石頭上,一同欣賞林間透露的大自然美景。那時,每一棵樹、每一朵雲、每一片落葉都值得懷念。

森林裡點石閱兵

今天,伊約了喬,請他特別開他的福特休旅車一同到林裡尋找這個值得記念的大石頭位置。喬是刻石工,現正值退休之齡,比較有時間。喬的家住在附近,與伊很熟。喬也是德國移民,祖藉在柏林附近。他身材高大壯碩,挺著一個很大的啤酒肚。但他身體多病,且為糖尿病所苦,現在必須時時掛著一個經過程式化的注射器,可以記錄任何時間的劑量。這種人過得很辛苦,但我相信他也過得很快活。

這一塊是花崗岩

喬依約定的上午十時前來,但伊昨天大概很晚睡,到十點仍然未醒,我趕緊要定人上樓去叫醒她。喬開來的車是福特老車,坐起來汽油味很重,我真怕它從後座燒起來。我們將近十一時出發,今天等於巡視伊的私人土地。這近百公頃的森林區跑起來要耗去大半天,更何況路面長滿了高高的雜草。整片林地裡,由於山路雜草叢生,沒有高底盤的休旅車根本無法通行。偌大的林地,即使沒有陡坡,步行走路更不可行。前天我們趁著傍晚走了一段,草長得淹過雙蹆,寸步難行。要不是伊知道方向,很可能在森林裡迷路。我們走過一趟,並沒有發現伊所要尋找的大石頭。車又轉回頭,四人放眼找尋,才找到第一個大石頭。此石略小,但也有三噸重。喬作了記號,但伊認為這塊石頭並不是她們曾經坐過的地方,應該還有別塊大石頭才對。

我們上車,更仔細尋。沿途長滿了紅色的覆盆子(Raspberry),鳥也吃不下那麼多,這個地方更沒有人進來採摘。這種覆盆子有刺,採摘時總是要付出一點刺痛的代價。後來我們又在一處轉彎的地方找到了一塊更大的石頭,看起來約五噸重。近於綠色的材質,由上看有點牛頭的形狀。伊說他們在好的天氣裡,常常一起散步到這個地方,然後在這塊石頭上坐下。這裡的視界較為空曠,可以看到遠處的雲。高聳的松樹三三兩兩,等於為天空設下布景。

這是選中的彼得之石

彼得之石

這種松長待筆直高大,常是鷹禽棲息的地方。喬說,比較大的樹砍伐下來,大概兩棵就足夠蓋一棟房子。實際上這裡較高大的松樹不多,有些都已砍伐了,現在長出來多是一些雜木。

我們回頭時,又在一個叉路上找到一塊中型的石頭。材質比前一個均勻,是花崗岩,沒有任何裂痕。在這塊林地要找到大石頭似乎不容易。目前也才找到這三塊大頭。我建議伊,不如一次將三塊大石全部搬回木屋,然後再選一塊作為彼得的墓石。


另一塊彼得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