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Eastward to Happy Valley Goose Bay

2009年9月5日 星期六

Eastward to Happy Valley Goose Bay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樹人東遊記

惡路當前謹慎行

約九點由PJ民宿出發,沿389號公路由拉不拉多繼續往東走。今晚要到Happy Valley-Goose Bay過一夜,再乘渡輪到Cartwright。





689這一條漫長的路,路面惡劣,全程都碎石路,路面坑坑洞洞。我心裡邊開邊抱怨,這可能是全世界最惡劣的路,比往北極的丹斯特公路還可怕。路程中有幾段還在整修,不能提高車速。雖然全程的速限為70公里,但有許多路段開不到50公里。還好最後的路程較為平穩,有時可以開到90公里,但仍然必須十分小心。一旦碰到碎石滿地的路面,就會有滑動的感覺,方向盤不容易控制。






最可怕的就是錯車的問題了。由於只有兩線車道,中間沒有分隔線,只能憑感覺開車,所以會自動選到比較平滑的兩行路槽行使,有時甚至會使用對面的一槽車道。錯車時就得恢復靠右行。最怕的是碰到大卡車了。他們都開得很快,錯車時飛沙走石,揚起的灰塵漫延約一公里長。此時必須抓穩方向盤,維持前進的方向。因為飛沙不像雨水,可以用雨刷清除。最可怕的是夾帶的細石,由他們的輪胎投擲過來,簡直就像丟小鉛球一樣。我們的車窗玻璃已被擊中了幾個小洞,每次一聽到咔嚓一聲,心中不免暗駡xxx。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兩個小洞的紀了,都是在這樣的情形得到的。新車受到這樣的折磨,真是心疼得很。



我們的民宿主人彼得說這個路段比前面的路段好,其實不然。這個路段起伏不大是真的,路也比較直。但前面的路段碎石沒有這麼多,而且還有部份路段仍舖設柏油,雖然我們的車胎破掉一個,整體而言,路況還是比較好。在這段路裡,車一開動,後面就拖著很長的灰塵尾,沒法跟車。還好這條路車輛少,間隔很大,尚不至於干擾視線。只是一程下來,自已開的是什麼樣的車就可能無法辨認了。

丘吉爾瀑布鎮

快抵達丘吉爾鎮(Churchill Falls)時,大約知道惡路的情況會稍有改善。因為路面即使不舖柏油,表面也比較光滑,開起來暢快多了。丘吉爾瀑布鎮只是我此程的中途站,由拉不拉多城到丘吉爾瀑布約240公里,而由此再往前到快樂谷(Happy Valley)又要開近300公里。



舊邱吉爾瀑布

邱吉爾瀑布是為紀念二戰時首相邱吉爾而改名。其高度達75 m,就在邱吉爾河上,由於上游與下游的水位差達316 m,1970年就在附近建水力發電廠,將所有的水導入渦輪發電。這是全世界第二大的地下發電廠,其發電的容量也是全北美第二大,第一大仍在魁北克境內的羅伯包拉沙 (Robert-Bourassa)。最初容量為5,428 MW,後來又擴大到 6,300 MW。所謂地下電廠是把地下的岩石層挖空三百米,約達十五層樓高,寬度有三個足球場大。可容下十一個發電機組。其上游利用河堤將水攔下,總共六十四組河堤總長度達六十四公里。

丘吉爾發電廠的集水區廣達六萬平方公里,接近台灣整個面積的兩倍,與愛爾蘭的土地面積相當。世界上只有拉不拉多可以有這樣廣大的面積專做一件事-生產電力。其實丘吉爾瀑布是拉不拉多最大的財源。在這條道路北方,其圍成的湖泊,水量豐富。只是由389公路走過,一點也看不到大湖的踪跡。由丘吉爾電廠發的電,部份供應拉不拉多外,由兩條大輸配電系統直接送往魁北克,再經由電力系統賣給美國。水力發電的成本是目前最低的發電方式,其污染也最少,所以拉不拉多就依靠此自然的資源賺取財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其財源是依靠這項費用挹注。拉不拉多想脫離新芳蘭獨立,但新芳蘭否決此議,主要還是電廠賣電所存在龐大的利益。









當然,魁北克這樣利用丘吉爾瀑布的電力賺錢也頗引起拉不拉多或新西蘭省的微詞。真正的利用都掌握在這些電力系統的手中。魁北克人也有一套說詞,因為電廠發電的水都是來自魁北克的集水區,她可堂而皇之用她們的水來賺取美國人的錢。




丘吉爾瀑布今昔

今天到丘吉爾瀑布想看那種澎湃的模樣已是遙不可及之事。除非天災地變,那一年氣候變遷天降大雨或大雪。否則每年約300多公釐的雨量正好足夠餵入電廠的嘴裡發電,能夠從丘吉爾河流到瀑布的,只是涓涓細流,再也看不到壯觀的瀑布了。我們到丘吉河的橋上,只看到河床曝露,展現的都是紅色的岩石。不見水流,反而看出河床的美,到處都是紅色的大地。拉不拉多什麼都不出產,就是有豐富的鐵礦。當初若沒有挖礦的需求,可能丘吉爾瀑布仍然會在世人的面前展現。

到丘吉爾瀑布Churchill Falls本來想停下,看一看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地下電廠是什麼一回事。沒想到今天沒有導遊行程。所有人員好像都放長假去了,看起來除了高壓電塔及變壓器外,什麼也沒有看到。這裡的人口不到一千人,所以街上也沒有行人,真像一座死城。沒有了大瀑布,遊客也少了,有誰會像我們這種人老遠跑來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觀賞這樣的一個瀑布?
三百里路雲和樹

看丘吉爾瀑布沒舍搞頭,也辦法停留,只好繼續前行。在速度無法提高之下,必須全神貫注路況,著實令人緊張。走這種碎石路,前不著村,後不搭店,是有點孤單。只後面跟著一大團灰塵,弄得全車灰頭土臉。雖然弧獨,但仍盼望孤獨。不要後面有車,也不要前面有車。對面有車時,除了他們的留下的灰塵外,還有夾雜的可怕飛石;後面若不耐超車的話,一時要落入五里塵霧中許久。

在這樣長的路途下,一丘又過一丘,一山又過一山,令人心生煩噪。人生如此,為何要選最困難的路走。而加拿大之大,擁有這樣一大片土地,只有這樣一條崎岠不平的路,無法管理,無法使用,光擁有這麼大的爛土地有何用處?

車行最後接近目的地,逐漸看見了新的山與水,看見了人氣。在一條平穩的柏油路面迎面而來時,那種心中的舒坦,正如戰勝歸來的勇士,可以得到正面的歡呼。雖然這樣不坦的道路速限只有七十,我們仍有勝利的感覺。





能夠開在這樣的路,簡直是在天堂裡

我們很快地抵達Happy Valle-Goose Bay這個小鎮。明天又要從這裡坐渡船到Cartwright,今晚就住在附近的Davi’s 民宿小住。主人為Marian,她是教師退休,住在這裡已經卅餘年。這個人看起來很有個性,做事乾脆,一點也不嚕說。住這裡很便宜,有無線網路,一晚才60元。不過今晚除我們外尚有一位退休老年人。他是獨自到處旅行,坐飛機抵達當地後,再租車,這也是另外一種打發老年生活的方式吧。他聽我們說是由拉不拉多開車過來,很是羨慕,因為許久就有打算走這條路的念頭。看他的樣子,像我們一樣,也是老笨蛋一個,很想聳恿他去走一趟。只是租車公司比較精明,他說租車公司在契約上都另外加註:不准走389公路!看來知道苦頭的人還不只我們兩個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