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歪理當道

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歪理當道

今天台北大的應外系正搞自己的系評鑑,還聘了外校的名教授來參與評鑑作業。這種評鑑制度成形之後,現在已幾乎是各大學的正規評估準則。先自己評,稱一稱斤兩,再進行校評,然後教育部評,真是關卡難過關關過。只是這種評鑑的夢薨,終將揮之不去,好像起疹子,每五年要發作一次。當系主任的也很難為,系被評鑑不好,只要被評鑑委員註上一筆,永世不得翻身,教育部的經費可就拿不到手。那些私立學校更慘,沒有設備時,必須到外頭去借,裝飾一下門面;沒有師資,得把公立的學校提早退休的教授請來,當做門神,撐一撐門面;而這些退休教授也不必在意學生素質的好壞,樂得拿兩份薪水,也算實至名歸。
學校辦學的好壞是依靠這樣的評鑑制度建立起來的嗎?我倒是很好奇。國外的大學好像很少是這樣弄得雞飛狗跳的,是誰將台灣這個學術界弄得這麼複雜?是誰將教育界弄得這樣陽奉陰違?No one!李遠哲不承認他曾做過任何事,決定任何事。教育部的官員也不承認這是他們曾經決定過的事,只是既已形成制度,只好依照制度而行。不能改變嗎?不能修正嗎?答案是很難啊,要慢慢來啊。中國人,不,台灣人做事有自己的一套。他們不知從那位師父學來的招術,經過融會貫通之後,總是自己會加上一些花招,以標榜獨創,以標明獨家,最後師父也不見了。
然而這種陽奉陰違的招術使老,權通的變變變,變成唯一不變的原則。於是歪理滿天飛,就是言不及義,無法正中靶心。實際上大家只是繞著靶心故意放箭,只要有歪理,更不必有真理。所以射箭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能射中靶心,如此胡鬧才更有趣,不然就是狗雄一個,令人掃興。
這種歪理延伸的結果,虛偽約定成俗,即使教育界亦然。君不見,每年大專甄試期間,這些看似純潔如白紙的高中生,呈上的參考資料可是洋洋灑灑,參加的活動可是樣樣不漏,而且都有白紙黑字的證書,不是班長就是服務股長,推薦書的內容都是介紹得好得不能再好,甚至成為完人。
歪理延伸到社會之中,更是瞠目咋舌,於是把他人推倒變成他自己跌倒,拿掉人家的假髮,說成假髮代表他人心假,所以是替天行道。而大筆的賄款說成政治獻金,進入口袋的錢變成建國基金。種種大言不慚的事蹟,處處是天下奇聞,謊言之大更可以列入金氏紀錄。但是試想一想,當今的世界裡,內褲外穿有理,胸罩外掛有何不可?會有人因而笑掉大牙乎?
不過,這樣過度延伸歪理的結果,可否問一問自己,那我們怎麼教育下一代呢?我們怎麼教育他們要從講誠實,求真理做起呢?未來我們能憑藉什麼來把台灣這塊寶地建設好呢?我們可以永遠生活在歪理之中,而把台灣的未來建設在歪理之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