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We Got a Flat Tire!

2009年9月4日 星期五

We Got a Flat Tire!

山路崎嶇難行

在往拉不拉多城的389公路路段是多彩多姿的,其路況幾乎各色各樣。即使兩旁有些地段的風景優美,但山路難行就大打折扣。這條路上也有湖泊,但都淹沒在森林中,車子無法進入。有些湖泊即使利用Google Maps尋找也找不到,更遑論路名、地名或湖名。原來這些都是蠻荒之地,杏無人煙。

在這種地方最怕車子發生狀況,問題是心裡最怕的事情也常會發生。這應該是莫非定律裡額外的一章吧。






在這種荒郊野外,還有人騎自行車,怪!



右後輪爆胎

定人正在算計還要多久才能抵達拉不拉多城,行行復行行,這個城好像永遠停住在很遠的地方。好不容易車行到公隆(Gongnon)附近,算計還有二小時的行程時,忽然感覺轉彎不如正常的靈活,我不疑有他,只是繼續往前行駛。正前方不久就開始有另一段柏油路面,正在欣喜之餘。車子突然有異樣的震動,正在說柏油路面餔得太差時,發現右後方開始冒煙。我頓覺不對,完了,右後車輪爆胎了。我只得把車子駛向左側的路邊停車場停下。

車子爆胎了,怎會這樣?我們這輛速霸陸是新車,怎會突然爆胎?才走不到一萬五千公里,輪胎竟然不起如此地路上踫跳?速霸陸不是以越野車出名的嗎?一下子對速霸陸的信心全無了。

最壞的情況到來

我查看這個爆裂的車貽,似乎發生爆裂後又強行走一段路,所以冒出大量的濃煙。整個輪胎已經完全破損,沒法復原。而輪胎蓋變得很熱,無法觸摸。怎麼辦?四下無人,也無法呼叫救援。更遭的是,我們的手機早因充電器遺失沒電了。我心裡暗忖:最壞的情況已經到來了。

爆胎的地點正好在半途中,離拉不拉多還有二百多公里之遙。要進行呼救最快也要等上近三個小時。而在這樣的荒郊野外,沒有手機,沒有任何通訊設備,如何呼救呢?定人每天都唸一段經文,她說向上帝呼救應該會得到回應。

還好,天氣良好,太陽高照。我們把車停靠在路邊的一塊停車場。靜下心來,先將後車箱內塞滿的東西全部卸下,放在一邊。開始尋找換車輪的工具及備胎。這付都是全新的,工具都還沒有拆封。我把備胎拆下,正要比對時,忽然看見一輛CAA的卡車由前面而來,而且竟然來到這個小停車場停下。我們遲疑了一下,這是道路救援嗎?怎會這麼快?這裡距離前面的城市尚有二小時多的車程,而且我們也還未打電話啊?!

救星由天而降

不管如何,我趕快叫定人前往求救。開CAA卡車的是一對夫婦,操法國話,我們語言溝通有很大的困難;他們還帶一頭哈士奇的大狗,對我們不斷地搖搖尾巴,可能牠知道我們的意思,但對真正的溝通完全幫不上忙。還好,這位太太懂一點點英語。也就是這一丁點的英語,竟然能令我們在這種緊急的狀況下溝通無疑,進而脫困。

原來他是應另一輛停在另一端的一輛車來拖吊的,因為那輛車故障了,呼叫救援。這位先生年紀六十開外,二話不說,就開始動手為我們換備胎。由於輪胎的溫度很高,一時所附的小起重器使不上力。他的車子原先只是為拖吊而來,也沒預備千斤頂。於是他先用卡車後車斗的油壓把我們的車子頂高,再用我們的車用小千斤頂卸下輪胎,最後換上小備胎。

這樣的過程耗去近一個小時。還好我們的速霸陸有CAA的保險,登記相關資料後他們就走了。這位太太說,備胎最好定在時速六十公里以下行駛比較安全,不要太快,以免再破胎。她不斷的叮我們,到拉不拉多城,不要進入Fermont,因為那是法語區,不易溝通。要越過拉不拉多城,到Wabush,有一家輪胎店,可以換一個新胎。

小心翼翼進入拉不拉多城

她還說:前面一段是很好的柏油路面,但過四十公里後又回到碎石路,所以開車必須小心。估計由此到城裡尚有一百五十公里,以六十公里的速度行駛仍要走二個半小時。但是也沒別的辦法,只好慢速前行。我只好使用定速器,將車速定在六十公里。走在這樣一段正是特好的柏油路面,竟然使用龜速前進,老天爺硬是與我們開玩笑,時間真是難熬。好在路上的車輛一輛也沒有,不會被人看笑話。我們就這樣懷著如此忐忑的心情,一步一止往前進!我想人家一看速霸陸的車這樣的走法,一定笑掉大小牙。

困不其然,走過一段柏油路面後,又是一段碎石路。這一段路況更差,坑坑洞洞,碎石也大大小小,所以走得更辛苦。我的心理壓力也很大,生怕那個小備胎又發生什麼三長兩短。說真的,我們似乎愈來愈對速霸陸這輛車失去信心了。當然備胎只是臨時使用,不能責之太深,但現在的我們,對它則期之更切!恨不得它變大起來,跑得快些。

沿途的風景是有些變化,偶而也會暫停下來照幾張相,但心情總是快樂不起來,到底何時才到拉不拉多城,到底能否找到輪胎店更換合適的輪胎?一切都在未定之天,我們只能且戰且走。雖然CAA那位太太有給我們一家在離拉不拉多較遠的小鎮的GCR輪胎中心的地址,至少那裡英語可以通。但位在何處,心裡完全沒有譜,只有依賴TomTom這台GPS了。

與鐵路有無數次的交會

在這個二個多小時的慢車行程,只記得我們一直與某一條鐵路相交會,好像進進出出,糾纏不清,似乎這條鐵路也與我們開有意的玩笑。到底交會過多少次實在記不清楚(後來與我們住的B&B主人談起時,確定交會過十六次,聽說她當時為印證這個數據,每通過一個交點,就投入一個分錢的銅板到空盒裡)。





與鐵路分開後,我們開始看到人煙。這個人煙卻是屬於一個很大的煉鐵廠。整座山看起來是紫紅色,拖拉機在上面來來去去,好像有做不完的工作。這些是原料或是礦砂?外行人難以分別。只見山腳下有一座大工廠,煙囟一直冒著白煙,直上雲霄。此時天空又轉陰,並且開始陰雨。這個冒煙的工廠顯得獨零零而龐大,旁邊的一個池塘早被染成粉紅色,情況更詭異。我的直覺是我們似乎到達一個陌生的太空城,好像太空人入侵地球後的墾荒樣子。







看過了太空城,我們心裡就舒坦多了。因為又看到了美侖美奐的柏油路面,又看到真正的房舍與鄉間。我們的心情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