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五月之末,列治文的黃昏

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五月之末,列治文的黃昏

溫哥華機場暮色低垂。
控制塔仍然工作者,
引導著雲彩往前飛。

汽船飛馳在海上,
轟隆之聲自遠邊傳來。
群雁也想返航,
但能落在何方?

望著雲層飛去,
飛往天際。
多少旅人的心,
都藏在一起。

貓草迎著夕陽,
縱然渺小,
我也有點亮光,
為黃昏奉獻微芒。


又厚、又重的雲,
壓低了黃昏的場面。
能否與夕陽說再見,
在五月的最後一天?



遠山無語,
海水無言,
那渾球,也無話可說。

不見海上的船,
不見鳥飛過,
我在此等待,
只想見到那一刻。

白雲也在等待,
在東方,
為見最後一道夕陽,
把身子拉得又胖、又長。

黃昏把西方燒起來,
有如爐裡的火焰攤開,
多少人在這邊等待,
等待你的再來。



等待。。。。


等待。。。。

就是這一點光芒。
五月裡最後的一道夕陽,
揮一揮袖,把金光洒在海上。
不要忘記叮嚀六月,
帶來更多的熱與光,
以及,我們的盼望。


唔----

歸去吧,大藍鷺,
別工作太辛苦。
今天的煩碌,就到此為止;
就讓遠山,自已孤獨。


按此看一首詩
最後的一道夕陽走了,
明天的晨曦會再來,
但那已是六月的時候。
同樣會照亮
這一片大海,
但可能會有不一樣的黃昏。


把握那令人動容的一刻,
留它在這裡,
留它在那邊。
留它在昏暗的小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