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走在113號公路上往史都沃

2010年7月27日 星期二

走在113號公路上往史都沃

7/27(二)走在113號公路上往史都沃

吃完早餐後立即到附近加油站加滿油,先到特雷絲城的Save On Food買足了我們要吃食物繼續上路。今天的目的地是臨近阿拉斯加的史都沃城(Steward)。這是我們上次看熊、鮭魚回游與冰山的地方。上次我們是由北方沿著37號公路下來,接上16號公路。這次我們反其道而行,由16號公路北上,但卻選擇一條比較不同113號公路。這條公路最後仍與37號公路相接,再往北至史都沃。其中有一段碎石路,走起來比較困難,但聽說此路段風景好。尤其路過原住民Nisga’a保留區,其風土人情也有所不同。

銅河附近,早上的月亮特別圓,形成日月爭輝的場面

早晨的銅河似未睡醒,但水流如斯
我們住的這一家汽車旅館是韓國人開的,網路特別强

北行不久,來到一個寧靜的湖,稱為基山卡南湖(Kitsumkalum Lake),位於公路的左邊,湖面很廣,對面有連綿的山勢,在湖裡產生連續的倒影。這是卑詩省立公園的範圍,但也是基山卡南族及秦縣族(Tsimshien)的領地,其代表的動物為知更鳥。但這族的原住民已經分散,有些都在特雷絲城附近,有些則遠離到海岸地區及美國等地。離此南方約卅公里處曾有一個知更鎮(Robin Town),就是這一族人的發源地,但現在這一個小鎮已經廢棄。

基山卡南湖(Kitsumkalum Lake)湖的美讓人驚豔
移動一個方位,景色自然不同
它的寧靜,比美日月潭;它的寬濶,則是後者所不及
只有心裡安靜下來,才能心神意會
柔和的山陵線,引人暇思
只要站在一個地方,就可享受到這麼多的場景

基山卡南族是一個母系社會,所以所有家產及姓氏都是傳至母家。男姓在家中反而沒有什麼地位。加拿大養螃蟹的觀念大概源自這個族群,母螃蟹成為一家之主。不過,基山卡南湖是一個寧靜安詳的地方。任何人到這個地方,都會想停留下來與大自然神遊一番。

讓人融入景中,只要心情相同
心裡歡喜,景隨心移
卻除心中雜念,道在其中矣


我們繼續北上,最後來到尼斯佳火山岩公園(Lava Provincial Park)。這是250年前一座火山爆發,噴出許多岩漿,火熱的岩漿沿著溪谷流下,掩蓋整個下游的河床。在這附近的原住民為尼斯佳族(Nisga’a),當時的村莊為泥岩燒毁,死亡人數達2,000餘人。與加拿大當時的人口數比較,這是一個相當大的災難。所以族裡的人民一直有一種傳說,當時有小群惡作劇的小孩到溪邊抓鮭魚,他們把抓到的鮭魚在魚背上挖開一洞,穿上一根木棍,然後點燃,讓鮭魚很痛苦的游回溪流。上天因而懲罰這些族民,讓全山震動,並噴出岩漿。

來到尼斯佳火山岩公園(Lava Provincial Park)
由省立岩漿公園看保羅峰
真是個山明水秀
美景天成!
向大自然打個招呼吧!

現在這整個區已規劃為卑詩省立岩漿公園,由卑詩省與尼斯佳原住民共管。現在這些岩漿經歷數百年,仍然維持原樣。有些地方寸草不生,有些只長一些白楊樹。成為一個相當奇特的地理景觀。為維持當地的觀光資源,這裡也有很好的規劃。不僅可以溯溪泛舟,觀看這些岩漿床的各種型狀,並且設立不同景點介紹。其中二景為當地溪流所形成的瀑布,一個落差較高,但水量較小;另一個河面較寬,水量也多。但規模都不大。

250年前大量沿漿由此噴出
岩漿充滿整個山谷,形成自然景觀
也有小瀑布
也有水量大落差低的瀑布

倒是起始點處有一座冰河湖,稱為岩漿湖(Lava Lake)湖面不大,甚為狹長;但有一處可以往南遠眺保羅峰(Paul’s Peak),山上終年積雪相當壯觀。在靜靜的岩漿湖上,泛舟游水,是年輕人常舉辦的活動。

遊客中心作成傳統的方形屋內
他們族人舉年度活動,正在聚餐
四週可見環侍的冰山
還有感覺上似乎仍炙熱的岩漿石
這些岩漿反而成為當地的觀光資源,只是很少人到這裡來

我們到這裡的遊客中心,正值他們族人有特別活動,到處停滿車子。原來這是他們一年一度的聚會,中午正好是他們午餐的時間。Cathy一直想知道他們到底都是吃些什麼,怎不住到他們的餐桌上考察一番。

這就是當初岩漿下遺留下來的樹模,
是不規則岩漿石中唯一具有規則的

由遊客中心往北走,有一景稱為樹模(Tree Mould),是當年岩漿流過時,有些大樹被燃燒後折斷,但等表面岩漿冷卻後,樹幹留在岩漿裡。後來樹木腐朽,留下一個圓形的柱筒。這裡的地形變化很大,有些岩漿表層凝故在先,底層的岩漿仍然活動,因而造成板狀的岩漿層,上面還保留當年岩漿流動的紋路。

今天天氣良好,太陽很大。黑色的岩石不斷地發散幅射熱,讓人受不了。我們最後還是決定繼往北走,儘速接上37號公路。沒多久,到了艾陽斯(Aiyansh)小村。這裡有幾座圖騰柱以及族人的圖案,其餘什麼人也沒有。由此往北走,就是碎石路,走起來,塵土滿天飛。還好前無車輛,後無追兵。不過,這樣像拖著一個大掃巴揚起滿天飛塵,心中對這條路有無比的歉意,好在沒有什麼人抱怨,只是走起來真有點煞風景了。這一程約有50公里,路旁還特別豎立醒目的黃色路標告訴你已經到那裡,真希望數字很快地降至個位數。

不知怎麼拚,怎麼唸哩!
艾陽斯(Aiyansh)小村的騰柱
艾陽斯(Aiyansh)小村特有的圖案

髙了一半行程後,碰到一頭黑熊,由左邊的溪水邊走上來,越過路面,到那一邊去了,在路上留下濕濕的腳印。我們後來經過一木橋,竟然有一群人在溪邊玩水。這條溪看起來水很清徹,我們只好停下車來照照相。沒想到竟然有一輛運柴車超越我們,開時速是50公里。這一下子慘了,我們再也無法呆在這條路上趕路。因為它托著長長的煙塵,讓我們不得不敬而遠之,而且只能亦步亦趨。更有甚者,原來這一條靜悄悄的路上,本來應可以看到更多熊跡的,前面的這輛垃圾車變成標準的趕熊車了。真沒想到在木橋上稍停一下的損失有多大!

只是途中為了欣賞這一條小溪,
被一輛貨車超過,弄得灰頭土臉



好不容易熬到37號柏油公路,車速才提高到100公里,簡直是天攘之別。不久轉入37A號公路,向史都沃前進。這一條是景觀道路,兩旁皆是高山,南邊還不斷有冰河出現,讓其他兩位老太婆驚呼不已。她們已經許久沒看到這樣的大山了。接近史都沃時,有一個冰原直接流到公路邊的湖上,稱為熊冰河(Bear Glacier),可以讓人一時驚豔,看得是過穩,只惜這一地區很少看到熊出沒。Regina前年有隨綠色文化基金會組團來此,至此才想起她曾到過此地。坐在遊覽車與自已開車到底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37A公路的景觀自是不同!
熊冰河有退縮,但不知退縮多少
拍個照留念,也是旅途的大事
今晚住的愛德華國王旅舍,風景不錯
我喜歡史都沃,因為這裡的大山多變化

我們很快地找到今晚住宿的旅館-King Edward Motel,大家手忙腳亂地準備晚餐。由於時間尚早,匆匆吃了完晚餐,就開車越國邊界,抵達到阿拉斯加州的海德市(Hyder)。抵達鮭魚溪時已近七點,但仍有陽光。以前來鮭魚溪看熊並不繳費,現在美國閙窮,開始收門票了。每人門票一天五元,二至三天十元。定人想第一天不一定能看到熊,不如買三天的票。所以四人付了四十元。加幣照收,滙準為一比一,倒是省事。雖然有些人走了,但觀眾台上仍然等滿了人,每個人都是帶著無窮的希望,來此看看熊踪影。

到鮭魚看熊,人比熊多
這是我們看到的一隻,也是此行在此看到的唯一一頭哩

看門員對我們說,今天下午已經有熊出現過幾次,不過都是黑熊,現在雖晚可能仍有機會。於是我們同樣秉著無比的信心,站在人群中等候。來看熊的人可真是八路人馬,有些仍然遠從阿拉巴馬來,而且已經連續看了好幾天。這裡有兩個停車場,但大部份都為RV所佔據,顯然都是遠道而來。有些專門攝影的人定好三角架,架上大礮,已經在那裡等候多時。聽說今年鮭魚溯溪到鮭魚溪產卵的數量較少,上次我們來時,整條魚溪都是鮭魚,有些已經死亡,所以到處是是魚臭味。今年的魚溪內的水清徹無比,只有幾條鮭魚在水中浮動,難怪棕熊沒有胃口。

我們等了約半個小時,忽然看守員接到無線電,說對面已經來了一頭黑熊,心想不會是那一隻熊與他通報的吧。我急忙地四目搜索,立即發現就在對岸一團黑色的動物跚跚而來。這隻熊看來尚年輕,心想不會是四年前所看到的那幾隻小熊吧。大家拿起照相機猛照,到處是閃光燈。我不用閃光燈,先照了幾張,然後改用攝影。只可惜攝影開關打開後,錄了不到五秒,這隻黑熊竟然什麼魚也沒抓,在路邊撿起一枝小樹枝,就躲進樹叢裡了。從此杏如野鶴,再也沒看到牠的踪影。

再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眼見天色已晚,只好打道回國。我說回國是真的回加拿大。在這裡,進入美國沒有海關,可以開車直入,只要感覺到地面是碎石路,滿地灰塵,就知道身在美國了。但回來時就要過加拿大海關。這個海關主要是查揖走私槍礮煙酒,後者加拿大的稅率高,可能有人到美國境內大肆採購。問題是海德鎮人口不到百人,所有東西都要從加國送入,要從海德市購買東西,可是頭殼壞了。

不過通過加拿大海關的手續也很簡單,只要有楓葉卡或加國護照即可。照例問有沒帶煙酒或槍彈等。只要回答沒有就行了。當然若有人回答“有“或“是“的話,結果會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Regina Lin's 07/27/2010 攝影集




>>>>返回卑詩省西遊記 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