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楓華會郊遊日記

2010年9月12日 星期日

楓華會郊遊日記

出發

天氣預報為雨天,為今天的楓華會舉辦的郊遊加上一層陰影。加愛中心的停車場已經等待了許多今天參加郊遊的人,雨仍然下著,每人都撐著雨傘。不久旅遊公司的車子開過來了,會長西門安排了位置,大家都很有紀律地上車,一輛五十人坐的大巴士正好坐滿,八點半準時出發。

從昨夜不停的雨勢判斷,今天的天候狀況實在不妙。雖然定人今早特別上網查看温哥華區的氣象報告,似乎為我們今日的旅遊透露一點曙光,她認為山裡下雨的機會少一些些。此次郊遊的目的地是新娘面紗瀑布、隧道峽道、哈里森湖等三處。這些地點都在希望鎮附近,至少因而給我們大夥帶來一點希望吧。

西門會長為考慮旅程上可以看到鄉村的風景,特別將行程拉近美國邊界,向南經由白石鎮,再緊貼美國邊界的16號公路而行,然後到阿亞伯斯福(Abotsford)再上國道一號。只惜天不從人願,一路上陰雨綿綿,到處都是霧茫茫的鄉村景色。坐在我旁邊的王先生一直說:『真好,今天是你作詩的情境』。經他這麼一說,我的詩情有如被窗外的雨水凍住了。車上正好有一對小朋友高興地大叫說:『山上的雲好低喔,把山都遮住了』。



過了亞伯斯福的國道上有一個休息站,這是以前的蘇馬湖填土而成。在鄉村道路上顛簸將近二小時,正好是大家休息放風的時間。只是雨勢不歇,山裡反而起了大霧,整個東邊的高山都不見了。還好,不久新娘面紗瀑布就到了。

大家魚貫上車

到休息站休息一下

新娘瀑布

新娘瀑布又名新娘面紗瀑布,位於波普肯(Popkum)原住民區。是加拿大第六高瀑布,高度達122公尺。這個地區於1965年劃歸省立公園管轄。之前,其水勢曾被當地一家飯店用來發電,當年所用的發電機基座仍在。新娘面紗瀑布由甚高的平整岩面直瀉而下,依坡度略呈扇形,面紗部份約有60公尺高,水量多時,由下上望,婉如新娘的面紗。因而得名。

只是可供瞭望的腹地狹窄,所以我們大隊人馬一擁而入後, 整個山腳的觀瀑之處立即擠滿了人。天空仍下著細雨,大家都帶著傘,一時之間,五顏六色,頓成傘海。不見瀑布的源頭,但見傘海攢動。不過由於雨後水量增多,新娘的面紗看來更為活潑生動,倒是雨中一得也。

這座公園區多森林,可能經年由瀑布霧氣的滋潤,或因日月的精華,這裡的紅檜樹林長的特別高大,很像原始林,其上面的枝條還長滿了苔蘚及地衣,看來像是圓胖的雙手,不時地向遊客打招呼。這是典型的溫帶雨林,今天的雨勢也正好襯托出其應有的氛圍,林間烟霧迷漫。在步道上,碰到一位同行的老太太,她滿懷感激地說:『真謝謝有機會讓我能走出戶外,看到這麼美好的地方,吸收新鮮空氣』。她補充說:『中僑真好,他們一直熱心地幫助我們。』


新娘瀑布的壯觀場面

離開新娘瀑布時,正是我們的司機傑森頭痛的開始。今天的遊覽車是由雄獅公司向一家惠斯勸旅遊公司調派來應急的車輛。沒想到這位司機竟然不識路,他說他是臨時今天被派到這一條路線支援的,以前他都跑美國線,不認得其他路線。這事倒新鮮,這麼一個遊客常到的路線竟然是一無所知楚。而且不認得路也不打緊,開車的司機不帶帶地圖也真稀奇;而車上沒有衛星導航的功能也更是令人難以接受,更遑論車上的播音系統故障連連了。西門會長一時也也被弄傻眼了,原先他也沒料到會有這一遭,所以手上也沒帶地圖。怎麼辦?唯一可行的辦法是全車開到希望鎮上的遊客中心問路。我想司機可能活在十八世紀,身上也沒帶手機!

看新娘瀑布,到處是傘海

花崗岩隧道

其實花崗岩隧道公園僅位於希望鎮東方10公里處,不到十分鐘的車程。這裡有壯觀的峽谷激流及特殊的隧道景觀,許多著名影片,例如第一滴血,就在這裡的拍攝場景。天仍陰雨未晴,我們大隊人馬撐著傘前進,倒也蔚為奇觀,為這裡的美景添加另一層詩意的氣氛。這裡的楓葉已經開始轉黃,象徵秋天快要來臨了。走在落葉繽紛的步道上,也真有幾分情趣。

到了花崗岩隧道停車場,步行進入花崗岩隧道

走這一段路,心情愉快

小孩子們是快樂的主角

溪水自遠山來

花崗岩 隧道位於考奎霍拉峽谷州立公園(Coquihalla Canyon Provincial Park)內,又稱為奧賽羅隧道(The Othello Tunnels)。總計有四個隧道相串聯,是原來是太平洋鐵路的支線,後因幾處崩毁,只好改道。奧賽羅這個用字來自沙士比亞。據定人人說,會有這樣文皺皺的用字主要是來自當初建造此工程的工程師安德魯麥卡洛(Andrew McCullough)。這位工程師對沙士比亞文學極為狂熱,每當下工休閒之餘,他就研讀沙翁名劇,並且要當時的工人一齊朗讀。後來又將這裡的幾座隧道及站名以沙翁名劇中的人物命名,諸如 李爾(Lear)、傑西卡(Jessica)、波蒂亞(Portia)、伊阿古(Iago)、羅密歐(Romeo)與朱麗葉(Juliet)等。有些名字耳熟能詳,但與地名結合,倒也相當有趣。


隧道自此開始

隧道間,僅留一小片天空

撐著雨傘,走在這條沒有鐵道的山路上,溪流在左側輕輕的流過,一種寧靜的感覺頓上心頭。即使加上我們來訪的吵雜聲,這裡的幽靜仍然淹蓋一切。遠山淡淡地在霧裡忽隱忽現,流水踪踪。行程中一位拿大炮筒的會友甚至看到了溪中逆水回游的鮭魚,而且拍到牠們的踪影,讓他喜不自勝。穿過這些隧道群也是一種奇特的經驗。隧道中沒有燈光,只能看見前後兩洞口引入的微明,就像兩個對望的窗戶高懸在牆壁上,由那道微明中,可以看到人物的輪廓搖晃在前進的方向上。會長還特別準備了手電筒,至少讓大家走在黑暗裡可以看到亮光。這段隊道又稱為五重奏,顯然應有五座隧道。但有人提出異議說,實際上她僅走過四座,另外一重座落在何方?倒真費思量。

隧道間別有洞天

步道上的楓葉已開始枯黃


哈里森湖

由希望鎮到哈里森湖的途中,司機傑森先生簡直變成了路痴。一輛大巴士在9號公路上來回幾次,就是找不到哈里森湖的方向,最後只得向路人問路。抵達哈里森湖時已經近三點。今天天公不作美,雲霧幾乎從路頭跟到路尾,而且雨滴愈下愈大,哈里森湖完全埋沒在雲霧之中。.今天遊客稀少,商店更無客人。大夥在沙灘上閒逛,享受這樣的靜謚的世界,是一得也。小孩子們在沙灘上追逐,他們享受到的快樂,反而比大人們多得多。

不過,來到哈里森湖,若不泡泡溫泉,樂趣就少了許多。以前我與定人常開車來這裡,主要是到公共温泉池泡著溫泉。在溫泉池裡熱呼呼地泡上一、兩個小時,人生一樂也。偶而到池邊的躺椅坐下,躺著欣賞哈里森湖上的泛舟點點,倒是可以消磨大半天。今天我們沒時間泡湯,真是憾事。倒是王先生由公共澡堂的外窗看到屋內有人穿著泳衣,坦胸露背地躺在椅子上,好像櫥窗女郎在那裡展示胴體,反而頗感稀奇。窗裡窗外相互對看,反而產生兩樣情。


哈里森湖埋在烟霧之中

多的是人與人間的對話

也有小孩歡愉的心情

人在畫中,湖在景裡

楊柳垂低水漫漫




這是此次郊遊的活動剪影:



這是此次郊遊的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