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A Magnificient Golf Course

2009年8月14日 星期五

A Magnificient Golf Course


檢視較大的地圖

有高爾夫球場的樓房

伊新搬的住所是一棟在二樓層的公寓。面積甚大,有三個房間,約五十餘坪。座落在這層樓正好俯瞰一座高爾夫球場。場中古樹很多,草坪似乎是隨樹而建,都是經過一番修剪,風景優美。昨天來時,正好看到夕陽西下樹影斜;今天早上則看到晨曦伴樹蔭而行。陽光直接灑在綠茵上,有如織錦。前面有兩個人工湖,不時有噴泉釋出。琤琤踪踪的聲音,正好為這片寧靜的大地組合一曲生命的樂章。

這裡算是高級住宅區,很多退休而有錢的人都住在這裡。他們年紀都很大,好像也都喜歡清靜,串門子的不多,但見面總是會打打招呼,等於一天中增加一些談話時間。整棟公寓安靜得出奇,好像時間暫時停止一樣。


伊的老人公寓

永恆是否是就是這樣的世界?即使高爾夫球場就在旁邊,好像由此棟樓走出去球場打球的人並不多。伊說打高爾夫球必須是會員,每年繳交年會。看樣子喜好高爾夫的人在應該是有福氣的,能夠負擔得起這樣健康而高尚的娛樂,總是家有橫財不嫌多者。他們樂於此道,因為此種運動健康。每天從這個山坡走到那個山坡,把白球打得遠遠的,穿過湖水的上空,鑽入樹枝叢裡,然後往特定的草皮處滾去。能夠追逐白球到如此地百般不厭,也真令人羨慕。


高夫球場必要有水而發

十八洞就在眼前

也許這真屬於富人的高尚領域吧。坐著高爾夫球車,旁邊拌著桿弟,從這一號洞打到另一號洞。唰的一聲,雙手與雙腳成了一個力與美的平衡姿勢,真是帥呆!這樣一群人,三五成群,有時會比手劃腳談了一下,然後再往前面尋找那顆被打出的白球。有時候連說話的時間都省了,反正要打十八洞,洞洞有說話的空檔。以前說高爾夫球是一種運動,因為追著白球走路,總是可以行萬里路而勝讀萬卷書,現在大家都乘著電動高爾夫球車,在這一洞把球打出去,立即又上車追到下一個球洞。



有人說打高爾夫球是一種高等社交運動,因為能打高爾夫球的,不是富商就是高官,大家你一桿我一桿,就可以聲氣相通,反而成為政治人物攀升的最佳管道。以前李登輝先生當總統時,特別喜歡打這種小白球,所以當時台灣彈丸之地,一下子到處都是高爾夫球場,打高爾夫形成風氣。常常看到遠遠的山頭被鏟平,為的是整建高爾夫場。當時的高爾夫球證一年比一棟樓房還貴。


有了高爾夫球場,房地產自然水漲船高

定人一直最痛恨這種以破壞環境為樂的遊戯。但是主子喜歡,那一位為官的不迎合上意,讓環境問題涼在一邊。後來的總統打高爾夫球的很少,但好像不打高爾夫球的總統,做的成績反而比打高爾夫球的差。這是那一門的法則實在令人參不透。

完善的設施

言歸正傳,話說這棟公寓的內部設施也不差,可以與外界的風景比美。一般的公寓外觀看來不錯,其實很容易藏污納垢。這棟公寓內部看起來倒是令人有種書香門弟的感覺,內部陳設不亞於五星級飯店。它只有三個樓層,每各樓層都有會客室,一樓還有設有運動室、小游泳池、按摩池、烤箱及男女更衣室,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這裡鍜練身體。樓上的會客室還有圖書館,要看書的人垂手可借,也不必有借條。


公寓裡有圖書室,可惜鮮少人問津

下午定人與我決定還是要游泳池裡享受一下,在按摩池浸泡約半個鐘頭,可惜都沒碰到任何人。後來在太陽完全下山後,特別走到高爾夫球場繞一圈。在這裡還看到兩隻野鹿趁著傍晚出來吃草,倒是令我們更加希奇。在人口密集的明城城區裡,竟然還能看到野鹿出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