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The 88 Flood in Taiwan

2009年8月15日 星期六

The 88 Flood in Taiwan

台灣的八八水災

第一次打電話回台南,大哥不在,後打到他的大兒子家,知道這次的八八水災使南部地區受創嚴重,死了很多人,而且很多地方仍然積水未退。昨天晚上,配合台灣的時間再打電話給大哥,終於接通了。聽大哥說起來,心裡也很苦,這次的水災雖沒有淹到他住的地方,但已淹過了魚池,池堤部份崩毁,使他養的魚,都付之流水,損失慘重。

大哥說,這次水災應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我比大哥小廿歲,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從小到現在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水,宛如天上傾瀉下來。曾文水庫又無預警的洩洪,讓下游的居民都措手不及,波及麻豆及下營,連中營以往不淹水的這次也入水。他說:爸爸在世時從沒提過有這麼大的水災。大哥現年八十四歲,相信這次水災是百年首見。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水災,很多人歸罪於氣候變遷,看起來也是,但不知多少人禍也寄居其中,使人不易得見。

女兒與女婿那一天從高雄開回台北,通過麻豆、下營老家一帶,她說一路上只看到一條高速公路,其餘兩側幾乎白茫茫一片,房子都幾乎沒頂,只剩下一些樹頂浮出水面,她看了直想落淚,想不到家鄉竟然會遭水吞食。是這一條高速公路阻檔了水的去路還是三千餘公厘的水量把整年的量都一次倒出來了。

八八水災情況嚴重(大紀元報)

家園何時恢復舊觀?

面對著家園的破壞與魚產品的流失,大哥心中有說不出的苦,加上救災的緩慢,讓他對政府也抱怨連連。現在大嫂多年中風臥病在床,必須僱外佣看顧。倆人的老農津貼還不足以貼補外佣的薪水。現在養的魚流到海中,等於立即損失了生計。其他田間的收入亦無法挹注現有的生活開銷。當初因為生產稻米的利潤微薄,乃挖魚池養魚。平常養魚除價格時有波動外,尚可維持生計,不必仰賴兒女。如今竟也為天災所困,如何能再出發,走出困境,是一個大難題。大哥雖是不說,只能苦在心裡。

政客的口水比洪水多

台灣的天災頻仍,政府仍疏於防範。這次政府行動慢半怕,已經被駡得半死,大家群起撻伐。問題是台灣的政策與制度都不全,沒有完整的救災規劃,救災行動就無法劍及履及。可悲的是,這些天災常常導致人禍,最後製造了政客間爭相諉過、製造矛盾的機會。從來沒有人真正願坐下來討論未來應該做對的事或做好的事,或是對台灣人民真正有意義的事,更遑論對目前的問題提出解決之道,大家都且戰且走,只把眼光注視眼前的利益。天災會過去,但天災也會再來。可恨的是,台灣人民的生活仍然脫離不了這樣的政治人禍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