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The Winter is Whispering in Whistler

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The Winter is Whispering in Whistler

惠斯勒的冬至

再上惠斯勒總是猶豫了半天,只因今天的天氣並不好。由於我們的季票今天是最後期限日,過了今日不能再用了。定人說:『不管晴天,雨天,都是好天,就再上惠斯勒一趟罷。』

一葉楓葉的遐思
今天往惠斯勒方向的車子多,大家都往山裡跑,大概也是趕集吧,聽說惠斯勒今天有什麼火雞節,大家把雪撬、滑板或滑雪用具都拿出來,厭倦過去擁有的,可以趁此機會相互交換。此外,今天是加拿大的感恩節,也是今年最後一次長假。可能這樣,大家都跑出來了。接近惠斯勒鎮時,天色轉陰。惠斯勒山頭有一層白雲罩住,僅露出一個頭來。看樣子山上的景況並不很好。惠斯勒的氣溫約八度,冬天的呢喃似乎開始了。

小楓葉混在碎石裡,剛柔色彩並濟
由於臨時決議到惠斯勒來,所以也沒有特別攜帶較厚的冬季衣服。定人甚至僅有一件短袖加一件外套。只好將背包中可能穿的衣服都套上,就匆匆上山了。由於天氣冷,乘纜車上山的遊客不多,加上有幾條纜車線不開,尤其上最頂峰的飛天椅(Chair Lift)不開,而即使是季節之末,票價一樣不減,大家都掃了興頭。

上星期來到惠斯勒,那時秋天才正要開始。今天的惠斯特似乎換了更鮮艷的秋裝。偶而看到路邊的落葉,都是塗滿了黃色、紅色。有些落在樹底下,圍成一堆。似乎在為還停留在樹上的作最後的叮嚀。有些落在碎石小徑上,卻也能與剛硬的細石混在一起,為冷然無趣的地面添加一些歡惀的氣氛。

這裡的楓葉更紅了
有些人嚮往楓葉的情境,特別希望到大片的山林裡欣賞滿山楓紅的自然風光。有人問我溫哥華何處有楓葉可賞,只是一時也答不出來,到底何處可以看到楓葉變色的美。但只要走出戶外,幾乎可以看到楓紅滿地的足跡。記得有一次開車路過Abotsford鎮,忽見整排的行道樹都是剛轉紅的楓葉,整齊地排列在陽光下,閃耀著自然的光輝。那時真想找個地方停下來拍照,卻苦無機會,只能將它放在記憶裡。而那種記憶與際遇,卻是永遠忘不了的。

在惠斯勒好像很難找到大片的楓葉林,但偶而見到時,也真讓人有一番驚喜。雖然看到時,大都已經落紅滿徑,然而即使殘留在株頭上的幾片,也足令人引起無限的暇思。即使落在地上的堆堆殘葉,也值得你我作最後的一瞥哩!

惠斯勒仍然是越野自行車的天堂
今天來坐纜車的遊客並不多,多的是帶著越野自行車的車手,他們帶著自己的越野車乘纜車上山,但後自山腰一路逛奔而下,體驗那種往山下直衝的快感。

越野車已經成為時下年輕人的運動項目之一。以前我們騎自行車,多少是以它為代步工具。現在的越野車結構已然不同,不但加上碟剎、變速,還有連桿彈簧。即使騎在陡坡或山路,亦如履平地。但騰空飛車,則更為刺激,這也為什麼會更吸引年輕人的原因。為此,惠斯勒在沒有雪的季節,反而開拓另一個活動的空間,成為越野車的天堂。

越野自行車車手表演飛簷走壁的功夫
我們坐在纜車裡,並不覺得外面的溫度變化,只見山頭已逐漸為雲所蒙蔽,天空開始飃起了細雨,在玻璃罩上黏了無數的水滴,把景色弄得有點模糊。山裡的樹似乎加上另一層水珠,山也朦朧,雲也朦朧。看著雨滴串在窗外,外面的世界都糢糊了。

偌大的雨珠告訴我們今天的天氣好不了了!
惠斯勒山頂的海拔為2,181米,所以高山植披亦自不同。由纜車下望,除常綠的松樹杉樹外,仍然可以看到秋天的草皮所顯示的各種顏色。纜車繼續往上提升,剛才的飄雨竟然轉為飃雪了。輕輕的雪不斷地由纜車的窗外飃過,好像意在告訴我們,冬天已經來臨了。

惠斯勒若沒有雪,就沒得玩了。早來的秋雪,象徵著來年的好兆頭。現在惠斯勒已開始為迎接新的一季緊鑼密鼓。所以今天的車箱數比以往為少,原來有一大部份都進廠整修之中,我看到許多工人正在中途站的維修部努力地工作者。尤其將玻璃纖維面再度打光,使模糊的纜車窗為之一亮,照起相來也不會又是霧濛濛一片了。

我們從山下上來時,氣溫約為八度,到了山上,溫度突降至零下五度。到處看到白雲遮天,偶而也看到雪花處處飄。這個夏季,冰斗裡的融雪似乎已經停止,新一層的冰雪又再累積。

工人正整修纜車箱,再度迎接冬季的來臨

雨滴串在窗外,模糊了外邊的世界

惠斯勒山上的植披都變了顏色


山上的景物都不見了

纜車在空中有如幽浮被凍住了

山路如書法家一筆劃過的痕跡

費茲摩里斯河谷


惠斯勒山上已經開始飃雪了,池塘也開始結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