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舟山路旁的樹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舟山路旁的樹

經過近年來台大苦心經營的結果,舟山路已經變成一條迷人的道路。除了成為學生上課的重要孔道外,也是一般旅遊人必來之地。在這一條路上,由明達館開始,經過環工所、生機系、海洋所、圖書館、水工所、生命科學館到鹿鳴館,截直取彎,串成一氣,成為一條充滿詩意的道路。

有些人來到這裡僅僅散散步,走馬看花。我倒甚為欣賞路旁所種的樹。也許你像我一樣也懶得認識這些植物的名稱,但若能駐足欣賞一番,人生的路途也能多添得一份樂趣。明達館那裡榕樹多,可以看到它垂著長鬚迎風搖曳。這些榕樹的形狀有許多變化,有些則是才經移植而來,尚在休養生息的階段。信步走到生機系,就可看到更多的大葉榕。它們的鬍鬚更長,大大的葉子掉落下來有時會軋痛你的頭。大家可不知道環工所圍籬內也有一種特殊的榕樹,稱為象耳榕。它的無花果一粒粒地長在樹幹上,好像是無窮盡的瘤,其果子人不喜歡吃,動物也不喜歡吃,也不知它長那麼多的目的為何。

環工所前倒是種滿了高大的椰子,現在好像是開花的季節,黃黃的花掉落滿地。也許你會認為大王椰只適合生存在椰林大道上,其實生機系的四週,也種滿了大王椰。這裡雖然沒有告示牌說:小心落葉!但當葉子掉落下來時,你還是必須先讓一步。生機系前的幾棵油加利也可供人欣賞一番,破裂的表皮代表它已經在那裡豎立將近半世紀。




圖書館後面的草坪是小朋友最喜歡追趕跑跳碰的場所,這裡綠草如茵,視野廣闊。只是從其他地方移來的老樹有些仍然在催發生命力之中。我比較喜歡的是海洋所與農場接攘的角落,那座水塔已經美化成類似英雄紀念碑,雖沒有文字,但常閃耀著陽光。在休閒椅隨意坐一下,你會發現後面有一棵古老的垂榕。寬大的肩膀遮去了農場方向雜亂的景色。駐足一下,你會感覺到時常有和風由榕樹下吹過來,讓你的心胸開朗不少。



圖書館側的相思樹下時常坐滿了三五個愛好讀書的人。坐在這裡即使不在意讀書或相思,也可以嗅到館內傳出的陣陣書香味,頓時感覺聰明起來;而空中傳來的網路信息也可以透過你的筆電讓你看到外在的大千世界,悠遊於太虛之間。記得走到對面問候一下那株高大的旅人蕉。其實旅人蕉無論從其名稱或外表,均可體會到另外一種美麗的信息。只要它的巴蕉扇逐一展開,那種細緻的線條美,襯托在偌大的天堂花背後,更有一番風情,令人駐足淘醉。



過了小小湖之後,就是生命科學館了。這棟十二層的大樓,竟也成為台大校園的地標,站在小小湖前面,更顯得其高聳入雲。記得這裡是從前男生第十宿舍的原址,現在已不復記憶。即使這附近具有生命力的樹,也是從其他地方遷徙而來,都是過來人在此落地生根。在這些樹木之中最有生命力應屬雀榕了。當鳥將它的種子帶來時,它就在其他樹上結根,發展出新生命。只是被寄居的油加利或其他榕樹就沒那麼好命囉。它要好心提供雀榕營分,卻擺脫不了它一再的糾纏,甚至為此犠牲了自己的性命。世界上竟然有這樣不公平的事嗎?雀榕就是。人與人之間也有這樣不公平的事嗎?嗟乎哀哉,俯拾皆是。

話說你來到生命科學館前,一定不會忘記那棵姿態萬千的一棵樟樹,它雖然不是土生於此,但生命力茂盛,象徵這裡的地可養百樣人。然而看它彎曲的形狀,你會想像到當年它曾受過多少折磨,多少風雨的催殘與流過的辛酸血淚。如今得以存活,卻能展現它的無限的彈性與柔軟。光看它那種撩人的舞姿,物理學上可以體會到一種難以置信下的美妙平衡,也是生命藝術的真諦。如今,即使小朋友爬上爬下,騎馬玩樂,不會有任何的抱怨,因為柔軟中已經催化作無限的剛強。



從生命科學館到鹿鳴廣場間,是最熱閙的地方。這裡人來人往。但是不要忘記這裡成排的白千層。它的外觀有點老態龍鐘,衣杉不整。可恨的是一層一層的外衣常為遊客不輕意的剝落,由外衣而內衣,最後幾乎只剩下底杉一件。台大週圍的白千層,年齡可能都比我們大。但願遊客憐惜,有如痛惜你所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