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夜鷺的故事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夜鷺的故事

每次走過舟山路的小小湖,總看到一堆人坐在湖邊。他們目不轉晴地往這個小湖觀望,一面搜索,好像在尋找另一個寧靜的世界。這個湖我稱之為小小湖,因為它的面積很小,有點像老家後院的池塘。在都市裡,地狹人稠,連這個小小湖最後也變成台北市人的後院小池塘。自從瑠公基金會撥款整治這條舊有的灌溉渠道後,這裡逐漸形成一個小小的景點,也成為一個供人遊憩的場所。有小橋,有流水;有樹木,有花叢,池中有一個小島,偶而也散佈一些石頭,學校美其名為生態池。說它為生態池,其實也十分貼切,這裡池中有游魚、有烏龜,水上有鴨群,還有許多遠方飛來的嬌客--夜鷺及白鷺絲,陪伴著枝頭上的白頭翁及吱吱喳喳的麻雀。

小朋友最喜歡這裡了。他們伴著父母在池塘邊,東張西望,邊指著水中成群的游魚,吆喝著划水而過的番鴨,或照相、或在草地上追逐。岸邊的小朋友則試著在水中想撈到一條魚,只是許多努力常常落空。在這裡騎著小腳踏車的小朋友則較有成就感,他們可以直衝上小橋頂上,然後順勢俯衝下來,體驗飛車的快感。

讓我記憶猶新的是上次在此地見到一隻夜鷺獵魚的鏡頭。牠站在一個禁止獵魚的告示牌上,也不管牌子上寫些什麼。牠全神貫注,兩眼直視水中的魚,一動也不動,更不管旁邊幾十對眼晴正對著牠屏息凝視;放任水中的倩影隨著波逐流。此時人、鳥、魚如此對立著,經過一盞茶的功夫,等與忍,好像是最佳的策略,大家都成為忍者。突然間,牠一展翅衝入水中,弄得水花四濺。在此雷光電火之際,一條偌大的鯽魚已經被銜在口中。此時岸上的人群才歡聲雷動,鼓掌叫好。看著牠口銜著這麼大的一條魚,於是大家七嘴八舌地獻起計來,要牠趕快將魚轉過身來,但又躭心魚兒從牠的口中掉了出來。魚在夜鷺的口中不停的掙扎跳動。奇怪的是,都沒有人為那條可憐的魚兒說句好話,讓它脫離虎口,這大概是人性殘酷的一面吧!

這條魚最後仍然被吞下肚,讓夜藍結束其晚餐秀,賓主盡歡。看著那那兩條往後垂的白色長羽毛,今晚牠應可以舒舒服服在石頭上有一個甜美的夢。欲知後事如何,且看影片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