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大安森林公園

2008年2月10日 星期日

大安森林公園

大安森林公園是台北市中心都市之肺。這裡所說市中心是語帶保留的,因為台北市週圍的任何一座山形成的自然公園都比它大,肺活量更高。不過大安公園也是一個可愛的公園,多少人每天都到這裡來運動,舞劍、打拳、體操等等各種活動,大家都為身體健康著想,無可厚非。有些人繞著園區快跑、慢跑,其所吐的二氧化碳量總和可能比附近樹木能吸收的能量還大,難怪這裡的一草一木看起來都不太健康,樹林也不太茂密,倒有點像一座高爾夫球場。

以前來到這個公園,都是為花展活動而來,今日再來,則是為了自己的健康,年紀一大就需要多外出走動走動。由我家到這座公園需轉好幾條街,單程快步約需二十分鐘,運動量應已足夠。所以一到公園,腳程也放慢下來,只為短暫的歇息;估計走過來的運動量已經接近飽和。為此,進入公園後倒不再堅持繼續維持快走,反而徐徐而行,走馬看花,欣賞一下新添的風景,也觀察附近的地理。就台北城內地區的公園而言,這座公園的面積應屬最大,但由於地勢平坦,幾乎可以一眼望穿整個園區,週圍的高樓也常成為公園景觀的背景,讓人忘不了這裡還是在都市中心。有了這座公園附近的房價提高不少,大家都以這個公園當後院。當初以森林公園為名,不知有何所本,其規劃只是一般公園的格局,並無特殊之處,若要強說是森林公園,則反而不如福州山公園的樹林分佈廣而集中。當初為了增闢這座公園,為了拆遷的事也閙得沸沸揚揚,記得以前在西北角尚留有一座觀音塑像,每天還有人燒香膜拜,幾乎把公園當廟場。

公園中最高的地方是靠近新生南路側的土坵了,這是刻意填土出來的。原以為這個土坵底下,至少可以建造與公園有關的地下空間,結果土坵下還是土坵,只有山坡下有一間設備良好的廁所。記得在荷蘭時,在某一座公園裡,有一個展覽室是挖入地下,可以看到一棵大樹下根部的自然生態,這裡倒沒有這種創意。不過,由廁所的位置可以知道自然與文明仍是可以獲得協調的。例如,在另一側的山坡下則是康樂台,這是提供文明社會活動的地方。現在舞台上沒有舞者,只有兩個正在運動的市民。就算是生活的舞者吧,只是台下沒有觀眾,僅剩空空的座位整齊的排列著。山坡上現在正展示各種顏色三色堇,成排點綴在舞台前方的山坡,反而成為默默的觀眾。花展可能已近尾聲,花色已老,不過仍可看出其鮮艷時的模樣。最吸引人的是部份的花被裝飾成古弦琴、吉他、大鼓等樂器,匠心獨運,別具一格。

在公園之北端,另開鑿一生態池,中間有人工島,雖不及人間仙境,但看起來倒是別有洞天。雖然是人工池,但樹已長成,鳥已築巢,草漫池岸,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系。樹林中不少鳥雀棲息,咶噪的聲音,全園區可聞。池水沒有循環系統,水質混沌,但仍可見十來條錦鯉迴游其間。兩三隻野鴨不時巡游水面,伴隨糢糊的倒影。牠們面對著水裡的錦鯉來回,似乎有點池水不犯河水,或者認為是一種存在的已然,一點也沒有興起爭鬥念頭。這種生態應已經相安無事多時,只是若為食物故,則不知有否禮讓之心。人工島的樹梢上有白鷺絲停留,石頭上也有藍鷺駐足。牠們各據一隅,注視著水面,互不相往來。這雖是一個人工塑造的自然生態系,放在森林公園裡,仍然顯得微小。只是這樣的小世界,也可以吸引這麼多的鳥群駐足,你能說,台灣不可愛嗎?台北不可愛嗎?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