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O! Bow River

2009年7月30日 星期四

O! Bow River

今天天氣良好,白雲滿天,陽光普照。每次來班夫國家公園最怕的是陰雨不止,所有美景都被蒙在雲霧裡。這次來到班夫算是第三次,前兩次都碰到陰雨,只能辛辛苦苦地等候,期望天開一個窗,可以讓陽光照亮美景,但有時候就是等不到天晴。曾經有人說,他們來到班夫國家公園都是大晴天,艷陽高照,說的人輕鬆帶過,聽在心裡,倒是羨慕極了。來到班夫,能夠有一個美好的晴天,簡直像中了特獎一樣。

我們預訂在此營地住兩晚,所以帳蓬不必拆卸。能夠在這裡多駐紥兩天,也算是福氣。簡單地吃完早餐,也接近九點多。我們決定先到鄰近的摩凌湖(Moraine Lake),觀賞位於此處的有名十峰(Ten Peaks)。摩凌湖是遊客必到之地,所以旅客中心都建議十點以前或下午三點以後到,否則不容易找到停車位。即使是如此有時候停車也要靠運氣,到得早不如到得巧。

摩凌湖

摩凌湖位於往露易絲湖的半路上,再叉出十四公里。抵達前即可看到十峰中的數峰矗立在眼前,讓人興奮。我們到時,遊客還不很多,停車場仍有空位。只見沿著青澄澄的湖邊,群峰站立,峰頂層層積雪,看似相近,卻仍遙不可及。只是在炎熱的夏天,看到皚皚白雪,頓時感到清涼,冬天顯然還沒有離去。

停車場的一端有一座碎石山,上面站了好多遊客,第一次來的遊客都盼能登上此山,以期望遠,方不虛此行。這裡可以看到以前20加元鈔票上的一景--青松下的摩凌湖。摩凌湖的特點除了群山環侍的冰山景色外,最主要的是湖水的顏色。可能是冰山雪水含有豐富的礦物質,湖中的水呈現半透明的青藍色。似翠玉、似青瓷,更似撒在地上的一塊淡藍絨布。

沿著湖邊,我們邊走邊照相。這是一條遊客常往來的路徑,走在步道上,可一面享受森林的垂蔭,一面欣賞路旁的野花,同時觀看旁邊湖光山色。山是很高地站在湖的對岸,有些倒影模糊地映射在湖面上,更顯得晶瑩的青藍,靜謚無塵。好像美女的眼睛,無聲無息地、默默地注視著你。鄰近的水邊,清徹無魚,偶而發現一些浮現的氣泡,不斷地浮現到水面上,形成一陣陣的小漣漪。

即使枯枝躺在水中,也是另一種的美,更遑有人泛舟而過了。不同顏色的小舟在湖面上劃過,無聲無息,編識著許多美麗的故事。就像輕輕飃落的孤葉,帶著不甚完美的倒影,雖有不真實的感覺,但卻是真實的畫中世界。再看一下遠山,即使甚遠也若即若離,倒影與陽光下的陰影有數不清的界限,有時被橫過的舟影扭曲。

這裡有一種小鳥,黑色的身子,常在水邊的樹枝上跳躍,追逐自己設想的食物,也追逐著水中的身影,吸引許多遊客的目光。岸邊的樹洞及石頭邊則常有地鼠出沒,讓遊客驚奇。可能早已習慣遊客的腳步,牠們常常有意無意地在你身旁出沒,祈望遊客手邊的一些賞賜。

走到路的盡頭時就聽到遠遠傳來水聲,知道瀑布近了。只是這一個瀑布沒有由聲音想像中的來得壯觀。充其量只是一個湍流,由上方流下,流過樹根,然後奔流到湖內。只是造成小小的騷動,就不見了。有人美在聲音,有人美在其氣勢,這裡只是前者。

趁著陽光正好,我們離開摩凌湖。此時進來的車輛連續不斷,停車場可真找不到位置,必須等待有人駛離,好像發現至寶一樣。








弓湖

弓湖也是讓人夢幻的地方,位於93號公路上。每次來,都到弓湖,因為由公路上即可觀賞到它的美景。與摩凌湖相比較,弓湖是張開雙臂的美女,儘情地歡迎歸來,沒有任何遮掩;摩凌湖則是含羞的少女,藏在深山裡,必須進去試探,才能得知其純情的心靈。

沿著93號公路北上,是一條美麗無比的景觀之道。右邊是高山峻嶺,綿綿隨公路而行,看似隨手可即;左邊也是高山峻嶺,層層疊疊,有些山頂仍然屯積厚厚的雪。弓河橫在一旁,偶而靜靜地伴著公路而行,偶而產生激流並發出不同歡笑的夢語。

來到弓湖,大家忍不住就在路旁的停車場停下,因為冰原就在對面的高山頂上,厚厚的一層,到此產生斷裂。由其顯示的剖面讓人瞭解冰原的歷史,它不是無中生有,而是經年累月的堆積。我們用望遠鏡試著由冰原斷層搜尋蛛絲馬跡。對面是烏爪山,沙石經年的崩塌,形成扇形的傘洲,遠看真似烏鴉的爪子。弓湖累積這些融化的冰原雪水,琥珀碧綠的顏色,讓人驚奇,引人遐思。湖面清澈無比,毫無瑕玼,藍天無法與它比擬,因為湖面映不出藍天,也看不到白雲的踪影。一切顯示的是它的本色,即使山在一側,似乎也載不動崇山的倩影。風是唯一能夠與它親近的情人,微風使它生波,吹皺湖面。讓碧藍更加碧藍,讓翠綠的部份更為翠綠。

我們在公路邊停留了兩次,為的是不願就此離開這樣的美景。在弓湖的一端,建有紅樓旅館。裡面有禮品店,有住房。由此可以更近弓湖,更近冰原。所有美景都可以從各面的窗口裡捕捉得到。冬季這裡是冰封的,旅館也不開放。在這裡住宿好像特別貴,每晚聽說要280加元,相當於國際級的水準。至於旅館內設備如何,實在不得而知,由外觀的油漆剝落,顯然經營並不是很好。







沿93號公路南下,直接往班夫鎮的方向駛去。只是中途,滿天烏雲密佈,心想壞的天氣又來了,正在讚美好天也才大半天。我們沿著弓河旁的景觀公路回來,有些山已經看不見頂部,而一號公路旁的大山只能背光下顯現其輪廓。雖然如此,沿途的風景仍然美不勝收。回到露易茲湖時,天已開始下雨。待在帳蓬裡,聽雨點打在帳蓬上,也是另一番滋味哩。

相關照片,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