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It's really a black sky!

2009年7月31日 星期五

It's really a black sky!


檢視較大的地圖

經過卡加利

清晨仍然陰雨不止,原以為今天拔營可能會有問題,到八點多,雨終於停了,太陽也稍微從雲端露臉。我們鬆了一口氣,但整個帳蓬仍然沾滿雨滴。還好現在的帳蓬材料雖然很薄,但不易沾水。輕輕地彈動,就可以將沾在表面的水滴彈開。即使如此,帳蓬底部也仍然沾濕了。

我們依原計畫開始往東行,由於雲氣不開,只好過班夫鎮而不入,直奔卡加利城(Calgry)。一號路由此變成標準的高速路面,兩邊各為兩線道。車速增加,行車也不再擁擠。進入卡加利前我們先在十字路口處的麥當勞吃午餐。進入城後速度變慢,有些路段正在整修,還有紅綠灯,所以排成長長的車隊。

這次的東行,永軍給了我們一個TomTom的GPS。班夫以前的路程因為路熟,所以也沒有用上。到卡加利時,開始使用時有些不順。有時確定要左轉時它偏指示右轉,弄得啼笑皆非。在開車出城時,更因不適應其使用語法,反而走錯路,讓人氣餒不已,還好依其指示,最後仍然讓我們回到一號路上。

塞普利斯山丘

不過我們要到下一站夜宿點,依它的指示就更離譜了。今晚我們已決定在阿伯塔省的塞普利斯山丘(Cypress Hills)省立公園的營地紮營。它位於41號路接近美國邊境的鹿水(Elkwater)鎮,離藥師帽鎮(Medicine Hat)不遠。這條41號路與一號國道相垂直,但41N與41S接在一號路時,竟然相差16公里。GPS找不到41S這一條路,只好把它當成無名小道,讓我們自行模索。


由一號國道經41S到鹿水鎮要走35公里,等於一直南下到美國邊境,一不小心就會進入美國。這條路雖為鄉間道路,但兩旁均為草原與農場,一個鄉鎮也沒有,真以為進入蒙古大草原。只是這裡的草很短,偶而可以看到捲好的圓筒草包,還有成群的牛隻悠閒地在草原上吃草。這條路車輛稀少,速限可達100公里。

車行約卅分鐘才見到一個大湖,旁邊有起伏的山丘及山腳下的樹林,鹿水鎮就藏在樹林裡。這個小鎮雖很小,乍看之下,雖無山色之美,但處處碧綠如茵,倒像人間福地。因為人少、車少,又安靜,要稱它是一處小香格里拉也不為過。在大草原裡,有這樣的一個小城鎮,就像沙漠中的一小片綠洲一樣。

我們匆匆忙忙地先到營地的登記處確定今晚搭帳的場地。這是定人在摩凌湖時趁空用長途電話訂下的,原來每晚只要22加元,但因事先預約,必須另付預約金十加元,合計一晚要32加元,並不便宜。但有些營地若不先訂,老遠跑來沒有空位時損失更大,只好忍痛被敲詐。


現在搭帳的經驗已經熟練了,大約卅分鐘即大功告成。不過今天的營地比較擁擠,我們幾乎被夾殺在三個RV大寨之中,顯見這裡的營地還是炙手可熱。還好我們的新帳蓬特別高大,不容易被高大的RV比下去。定人最恨這些開來開去的RV旅行車了。他們把家當包括廚房、廁所、房間全帶在路上走,不但耗費能源,對地球環境更是戕害。不過顯然這種見解只是狗吠火車,沒有什麼作用。

你們迷路了?

吃完飯後,時間尚早,於是決定依營地所給的地圖到附近一遊。我們開車再沿41S南下,等於往美國海關的方向走。在未到關口前,有一條橫向的路,正好在鹿水鎮的南方。正在設法弄清楚方向的同時,後面跟著一輛SUV的車。開車的人是一位大鬍子的加拿大人,他把車停下,到我們的車邊問道:

”我想你們是迷路了?”
我說:”我們正想到Reesar湖去。”
他笑著說:”我們正好在那裡搭帳蓬,暫充你們的導遊,帶你們一程。"


我們真是喜出望外,就跟隨著他的車而行。約寞十分鐘光景,來到一個類似景觀台地方,四週等於是一片一望無盡的平原與山丘,景觀台的地點變成制高點。就軍事術語而言,這是戰略要地,可以據高臨下攻擊敵人。此時他們夫婦走出車來,向我們介紹說,雷射(Reesar)湖就在山腳下,是許多人喜歡玩水的地方。

弗烈德與卡西

這位先生的名字為弗烈德(Fred),太太卡西(Cathy)。兩人身材都心廣體胖,帶著兩隻狗,一大一小。弗烈德說他們都已退休,現在在這裡也順便擔任義務導遊;因為深愛這個地方,所以每年都來這裡露營。他說這條橫向的公路是位於一個高原的台地上,開車其上並不覺得在高山之上。這個高地看起來不高,其實鹿水鎮的海拔仍然比班夫鎮還高一些,而塞普利斯山可以說是加拿大東部海拔最高的台地呢。





由這個景觀台地往東、往北看,地勢都比我們站的位置低很多。雷射湖位於東向的一座山坳內,對面的那座山顯然比這個台地還低甚多。北方的草原就是我們開車來的方向,在這裡看來就是地勢很低的草原。加拿大的緯度雖高,但真正特高的山並不多,反而卑詩省境內的山勢較為險峻,而阿伯塔省則只有洛磯山脈可以稱為高山地區了。

黑色天空(Black Sky)計畫

弗烈德說:在這個台地上,由於沒有光害,所以晚上可以觀看相當明亮的星星,夜晚甚至連人造衛星可以肉眼看見。美國太空總署成立一個黑色天空(Black Sky)計畫,把此區也列入觀察星象的地方。在此條路上的另一個方向,有一個觀星站,很多喜歡觀星的朋友都特別到那裡觀察星空。弗烈德夫婦幾乎每夜都特別撥空去看星,有時候就比賽誰看到的人造衛星數目多。他說,看到天空移動的衛星,有時比其他星都大,相當有成就感。

最近有人傳聞說火星在今年八月接近地球,八月廿三日是最近的時刻。那時看到的火星可能與月亮同樣大小,形成五千年來的天體奇觀。不過弗烈德說這是以訛傳訛,應該沒有這回事,八月份看到的火星仍然與平常一樣。網路上的傳聞往往聳人聽聞,至於誰造的謠則不得而知了。等到世界回復一樣平靜,這種事也變成茶餘飯後的話題。

弗烈德說,由於這裡是完全沒有光害的地區,所以在晴空的夜晚,甚至可以看見北極光。定人聽了睜大的眼睛,她處心積慮地想能有機會親身體驗北極光。只是北極光通常出現在冬天,而且常在北極附近。由於氣候的關係,想去也很難成行,即使成行也不一定有機緣能看到。若能在這樣的緯度看到北極光,下一次特別來到此處露宿一個星期也值得。

弗烈德夫婦與我們交換了名片後,就離開了。他們的RV車泊在雷射湖邊,所以必須下山。他歡迎我們前往,因為湖邊也相當美麗。只是下山的路為碎石路,而且相當陡峭,必須小心。我們看天色不早,太陽已經平放在西邊的地平線上,只好與他們說再見。至少在他們夫婦身上,見證了加拿大人的誠心與熱情,也謝謝他們帶領我們到這個高地,見識這塊高地的重要特性。

驅車往西走,夕陽一直在森林裡穿梭,最後來到弗烈德所說的觀星所在。這裡四週用圍籬,怕動物進入。裡面設有餐桌,也有廁所。四週安靜、漆黑,是晚上觀星的好地方。我們到時,太陽正在西下,平射出燦爛的光線,令人無法直視,而半滿的月則高掛在東南方,淡淡地貼在漸暗的藍天上,有如不施顏色的處女,安詳、寧靜而端莊。

馬蹄谷的夕陽

依地圖指示,往西走到另一端應有一處叫馬蹄谷(Horse Shoe Canyon)。抵達時,夕陽仍然駐足西方,一輪火球將西方的雲端染紅。它逐漸西沈,紅色愈深。我們在烈治文看了太多的海上夕陽,但由馬蹄谷上觀看到的夕陽則是更有神韻。這裡沒有海,但仍有如海一樣的地平線。夕陽西沈並沒有如海水帶來的波光,但卻有濃淡相宜的層次。不必有任何雲彩的陪襯,也不必矯飾隱藏,紅紅的夕陽,就是那樣。

外面的空氣突然變涼,我們仍然堅持必須與今晚的夕陽作最後的道別。看它由殉爛而逐漸退去光芒,由火紅逐漸轉為紫紅,由全圓逐漸轉變半圓、小半圓、點半圓,。。。最後沒入地平線中。

再見了,夕陽。



晚上露營,氣溫特別低,大約八度。半夜,躲在舒服的睡袋中一直不肯出來,只因尿急不得不走出帳外,卻意外地看見滿天星斗。每顆亮晶晶地,像極了寶石的光芒。往北一看就認出了北斗七星的位置。心想,我是遺失星空多久了?記得小時候,常常在家鄉的庭院中,擺著草蓆躺著,在夏天的夜晚裡觀看星星,偶而看到流星飛過。這種感覺似乎好遠好遠了,今晚卻在這樣的寒夜裡看到這樣璀燦的星星,就是那麼明亮清徹。可惜的是,弗烈德所看到的衛星卻一顆也沒見著,也許是需要一點耐性與時間吧,也許也需要一點運氣。

定人說,下次再來吧。再來這個原不期望卻充滿希望而有趣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