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Entering WaWa Town!

2009年10月6日 星期二

Entering WaWa Town!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Heading West

昨晚的溫度低到攝氏4度,可能是我們自露營以來,所經歷最低的溫度。感覺週遭都是冷冰冰的。昨晚倒看到皎潔的月亮高掛,貼在雲端裡,想起來正是中秋節剛過,月亮也沒有那麼圓了。露營就有這麼一個好處,可以順便欣賞夜景。

我們的睡袋號稱可以抵抗零下十度的寒冷度,不過據此次的測試結果,仍然要打一個折扣。冷到三度或四度,可能已經是極限了。當然若再穿衛生衣或多幾件衣服,可能抗冷的程度會更好些也說不定。

早上起來後,天空烏雲密佈,看起來有下雨的徵兆,於是趕快拔營。還好動作快,因為後續的壞天氣真是讓人受不了。我們住的這個營地就是省立公園,它有一條小溪經過,上游構成急满,下游則有一個較大的瀑布。一般入園都要收費,露營的費用因而包括入園費。這個公園名稱為Chutes,Chutes在法語是瀑布的意思,但也是當年伐木時都用急流運木材,因而得名。

我們收拾營地及料理早餐後,就開始走公園裡的溪邊步道,一圈來回大約一小時的行程。但這個步道相當安靜,只聽到急流的水聲。兩旁都是變色的楓林,樹林呈現黃色及泛紅色。與部份寧靜的溪水相映,處處構成美麗的畫面。

在瀑布最大的斷面處,建有瞭望台,可以看瀑布飛躍奔騰的狀態。下游則是一個廣大的池塘,內有部份沙洲,人可行其上,分享這片自然的美趣。

我們因為急著趕路,所以必須提早出發。今天仍然順著十七號公路北上,大概往西約開四、五百公里的車程。我們決定不急著趕路回去,至少在此多花一點時間欣賞這裡的風景。只是這個算盤是否能如意,仍然要看老天的意思。今天一上路,天開始下雨,整個天空雲層甚低。氣象預報說,這幾天都不是好天,要欣賞楓葉,可能要大剎風景。

這一路兩旁,楓葉都已變了顏色,只要有陽光,將會使其鮮艷無比。可惜一路下雨,什麼好看的風景都在藏在雲霧之中,楓葉再美,也無法透過一層厚厚的面紗來顯示其外在的美艷。此時路上的行旅也大為減少,顯然都因雨受到阻撓。

我們如此開了約二百多公里,中間經過好山好水,美麗的山巒密集填滿了楓葉,但我們沒有停下來拍過一張照片。經驗告訴我們,即使勉拍成照片,光度不足,反而不能吸引人。最後來到沙聖瑪琍Sault Ste. Marie小鎮,找到了遊客中心。

小姐很熱心,告訴我們許多的旅遊資訊,可惜都因下雨而派不上用場。這裡有一處世外桃源叫做阿加瓦(Algawa),她說我們必定要去,否則會終生遺憾。這裡沿著舊十七號路北走,實際上是舊有的運礦砂鐵道,進入一個山谷之中,風景極為優美,現在是賞楓季節,更是美麗。這個山谷只能乘火車前往,無法通行汽車。目前這種賞楓火車相當熱門,票價每人為九十元,但仍相當值得前往。我們只能望楓葉興嘆,在這種雨天,再漂漂亮的風景也無濟於事。

雨中定人提議參觀沙聖瑪琍鎮的一間歷史文物館。這是一棟平常的住家改裝成博物館,另外一間方形的建築,聽說以前是軍火庫,上有瞭望台。一家為弗馬丁格(Ermatinger)的老石頭房子,另一間為克拉格(Francis H Clergue)的方塊房子。兩人都是當時的工業家,生意一度做得不錯,但由於生意規模太大而垮台,只好含恨離開這個地方。但是這個城鎮則因他們奠定的基礎而發展成工業城。傍聖瑪琍河,早年都是毛皮商來往之地,後來成為採礦之地。現在因與美國的密西根州為鄰,所以成為交通要道,這個城市也興旺起來。

不過說實在的,這個博物館並沒告訴我們什麼。定人一直抱怨他們將裡面佈置的假人漆以黑色,加上散亂的黑頭髮,看起來有點陰森森地,好像進到了一間鬼屋。不管如何,像這種自行建立的博物館,為經濟不足,常弄得很簡陋,收的門票又貴。這裡門票五元,卻看不到什麼。要不是外面下著大雨,我真想只照幾張照片就走了。
我們繼續往西行,仍然沿著十七號公路。約行了二百多公里到了一個叫娃娃鎮(Wa Wa)的地方。這裡以雁做為他們的標記,還有牠的大雕像。今晚我們就住在這裡的家民宿。65元含稅,相當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