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From Wa-Wa to the Sleeping Giant

2009年10月7日 星期三

From Wa-Wa to the Sleeping Giant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From Wa Wa to Sleeping Giant

昨晚一到這個位於娃娃鎮(Wa Wa)的民宿後,由於都很累,所以洗完澡後很快就上床睡覺了。這個娃娃小鎮,原來是當地土著對雪雁的稱呼,顯然來此過冬的雪雁很多。其實溫哥華過境的雪雁也不少,可能比這裡還多,只是當時土著對雪雁情有獨鐘而已。為了標榜這種美麗的鳥代表這個小鎮的名稱,還特別在旅館、加油站及遊客中心塑製了雪雁的模型。只可惜他們塑造的雪雁模型根本不同於真正的雪雁,而是加拿大雁,這點即使問了遊客中心的人員,她們也真說不清楚哩。

加油站立的大野雁


我們住的這家民宿主人為羅吉爾與伊琍(Roger & Ellie),羅吉爾的媽媽Salangi也同住,她年紀已八十九歲,全家竟然已五代同堂,相當不易。尤其不易的是他們家裡是英法語通行,經歷五代,幾乎都是如此。所以說話中,常常會夾雜著雙語,外人聽來也覺得奇怪。他們家養了一隻黑色花狗,已經十四歲,年高德邵,步履危艱,很少走動。不過摸摸牠的頭,也會走過來與人親熱親熱,至於牠聽不聽懂雙語,就不得而知了。

羅吉爾今天也起得早,他說手指受傷腫痛想找醫生。原來前幾天到山中打獵,打到一隻很大的麋鹿(Moose)。這是近幾年來才第一次獲得戰利品,可能太興奮了,手指頭割傷。可憐的這一頭麋鹿是公的,應已四、五歲光景,看起來相當龐大,好像一頭牛,長了兩付漂亮的鹿角,在其同伴間應該相當引以為傲吧。羅吉斯得到了這一樣的獵物,還拍一張合照,他心裡樂,但麋鹿一點表情也沒有。我提議這張合照讓我翻拍一下,以誌此行。他說不必翻拍,直接用彩色印表機印出一張來送給我,上面還特別簽上大名。

要當獵人也不簡單,必須有些行頭。羅是爬到樹上,直接用十字弓射中這隻麋鹿的肺部,須夷之間,立即窒息而死。他們打獵必須有執照,且規定每年僅能射殺一隻公的或母的,也可以射殺小牛,但都必須另外買執照。取得獵物還得處理。通常都送往肉店清洗切割,然後帶回家放在自己的冷凍箱裡。他們家裡的冷凍箱都很大,可以罷上一年要吃的肉品。所以只要打一次獵,大概一年的肉就不用買了。

有些人認為打獵太殘忍,但獵人則樂此不彼。這裡附近有一座很大的動物保留區,叫做Game Reserve。秋天可以到這個區域裡打獵。所以秋天除了賞楓的季節外,更是狩獵的時光。這裡的旅館主要都是針對獵人的習性,所以必須備有洒巴、冷藏庫等,而且設計也配合牛仔粗放的個性。



民宿的女主人與其母親


羅吉斯所用的十字弓

羅吉斯的戰利品之一




離開這家民宿,我們在此加油。最近油價起落真快,前次加油才98仙,今天又跳到104仙,現在油價又有點居高不下的樣子。離開這個小鎮前,我們先到附近的一個瀑布參觀。這個瀑布很近,面積很大。上游是水力發電廠攔水成壩,所以尾水下落成為壯觀的瀑布。旁邊還出一個告示,說發電廠會不預期地隨時放水,放水時水量會變成很大,當然更壯觀,但警告遊客不能在壩底遊玩。

娃娃瀑布

今天要跑約五百公里,天氣卻變得很好,藍天出現。十七號公路變成在蘇必烈湖的邊緣游走。我們來到一座卜卡斯加瓦(Pukaskwa)國家公園。進園前看到一對熊,母熊與小熊出遊,走到路旁來。牠看到我們停車,就不敢再前進。等我拿到照相機想拍照時,機警的母熊很快地又帶著小熊進入森林去了。光天化日之下看到一對熊很高興,然而沒拍到也感到可惜。

進入這個國家公園後,才知道現在已經進入休園期間,但仍容許遊客進出,只是服務終止,當然也不收門票啦。不過說來對我們沒有多大益處,因為我們買了國家公園的年通行證,他們不收費不服務,等於我們吃了悶虧。還好他們還留有活動廁所,可以方便,不然真的零服務了。當然這裡的公園裡的露營區也關閉了,不過仍有人在裡面搭著帳蓬。

這裡的風景倒是很美麗。在遊客中心附近正好面臨一個水灣,可以供人划船。這裡有許多小徑,其中一條在遊客中心附近的小徑可以爬上石頭山上。由山上俯瞰整個港灣。這是蘇必烈湖延伸進入的海灣,成為好幾個相連的湖。所以湖山交錯,在秋楓搭配之下,景色宜人。我們坐在石頭上,遠眺群山及整個湖面,波光鱗鱗。現在見不到其他遊客,整個美景只有我們兩人獨享。

我們沿著營區的步道,走向另一端的蘇必烈湖的湖岸。這裡整個是一片沙岸,沙灘上累積了許多雜木,等於零亂成堆。往湖中望去,一望無垠,看不到對岸。兩側有岸,也有小島,蔚然成趣。湖水相當清徹,雖不見魚蝦,但有陣陣的湖浪,拍打著沙灘。感覺上是已來到大海。

離開國家公園後,我們開始找尋今晚的住宿。天氣看起來還不錯,但今晚的氣象預報仍然會有雨。我們決定不下到底去露營或找民宿。最後我們還是決定到雷灣(Thunderbay)之前附近的睡巨人(Sleeping Giant)省立公園。因為看了這樣的地名就想前往探個究竟。

這個省立公園伸入蘇必烈湖,由十七號公路叉出南下,又要走卅五公里。我們走了許久,都嫌它為何這麼遠。最後到時,才發現公園雖開放,但與前次在Massey的露營地一樣,管理員已下班,等於沒有人管理。必須自選地點,然後自己用信封袋繳費,一晚仍然為36.5元。

我們選了地點,搭了帳後不久,就來了兩位嬌客。兩隻鹿竟然跑到營地來了。牠倆都是成鹿,好像是兄弟一樣,優優然地走了出來,然後到我們的走道上,又到對面的草地上吃草。我們叫牠,好像有點反應,而且雙眼直瞪著我們看,兩隻耳朵不同方向地擺動,好像在偵測各方向的聲音。這兩頭鹿都是母的,沒有角。後來吃完草就走了。

沒想到天色忽然大變,我們吃過飯後竟然下起雨來了。真怕下得很大,帳蓬漏水,定人一直忙東忙西,找接水的器皿。弄了半天,結果雨停了。等待明天吧,盼望有一個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