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Passing Thunder Bay

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Passing Thunder Bay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Passing Thunder Bay


昨夜下一場雨,整個帳蓬都弄濕了,還好沒有浸水,雨也僅下約一個鐘頭,但仍然帶給我們不少麻煩。今早檢查了一下,整個帳蓬上都是水不打緊,雨水也滲入底層的塑膠布。難怪我整夜在睡袭裡都感覺不很溫暖。我五點起來,此是月亮當空,白雲群集到東邊去了。看起來應該會是一個晴天,不過最近的天氣誰也沒法說個準,時好時壞。

這裡為什麼叫睡巨人(Sleeping Giant),為什麼叫睡巨人公園?今天問了管理人員,才知道答案。原來這裡是一個小半島,伸入蘇必烈湖內。由其半島的端點往海灣看,有Pie島及其他小島,這些小島湊起來有點像一個巨人臥在湖裡一樣。有頭、有喉頭、有胸以及長長的身子。其實我看了都有點牽強附會,看起來這個巨人實在太扁,比淡水看觀音山的輪廓差多了。不過既然他們都這麼說,也就如此認定了。

今早的風卻很強,我們露營的地點窩在樹林裡,只聽得枝葉吱吱作響,還沒有感覺到風有這麼強勁。等到開車到湖邊時,打開車門幾乎被吹得幾乎站立不住,湖浪比海浪還高。我在湖邊幾乎待不了五秒鐘,就趕緊躲回車內。定人則一直躲在車內不敢出來。我們又來到這個半島的最南端,那裡有一個曾經赫赫一時的小島叫做小銀島,雖然小,但最興盛的時期,其產銀量曾經是加拿大最高者。現在已經沒落,有些遺跡仍然保存者,但並沒有經過整理。今天風浪大,整個小鎮只剩下幾隻狗興高采烈地來歡迎我們。只是外面風大,讓人興味索然。

離開睡巨人公園,還要開半個多小時才能走出半島。昨晚碰到的兩隻鹿今早始終沒再出現。管理人說這裡是營地的關係,牠們熟悉了人味,對人也不太懼怕。現在露營的人減少,牠們反而認為這是牠們的地盤。離開的過程中,我們又看到三隻鹿進到停車場,好像是一隻母鹿帶兩隻小鹿。不過看到我門,一下子就跑進森林裡去了。

我們回到十七號路,來到一個遊客中心,也是一個高的瞭望台,可以看見整個蘇必烈湖的山光水色。美國的領土延伸過來,就在附近的雷灣交會。這個地點主要是紀念一位跑者泰瑞福克斯(Terry Fox)。他是卑詩省高貴林的人,在山門費沙大學就讀,十八歲罹患骨癌右腿截肢,後來因擴散全身疼痛。為克服癌症帶來的痛苦,他立志由加拿大東岸跑馬拉松跑到西岸,並募集防癌基金。他於一九八0年四月廿日由東岸的聖約翰起跑,先將雙腳浸到大西洋的海水。他稱這個行程為"馬拉松之希望"。他每天跑廿六公里,只可惜只跑到半途,跑到雷灣前正好3,339英里處,終因身體不支而倒下。

他這個馬拉松的壯舉卻因而激起當時的加拿大人,讓普遍的加拿大人更加團結,滙流成對未來的希望與國家的認同。讓加拿大人感到他們可以因此面對任何困難。泰瑞此行募集了二千四百萬抗癌基金,這個基金的數額也一直在增加之中。

現在在這個遊客中心立有泰瑞的銅像,帶著義肢奮力向前的樣子。面對著浩瀚的蘇必烈湖,更能襯托出一位勇者的畫像。他的另一尊銅像放在西門費沙的校園裡,同樣為紀念他的義舉。

到雷灣城,似乎到了文明世界。這裡與美國接攘,所以船隻汽車往來特別興盛。整個港口都是繁忙的船隻,這裡好像是穀物的集散地。我們到附近沃爾瑪吃麥當勞午餐。然後在這裡買了一些露營的用具。我們缺少一條電纜線、一台電暖器,還有一支咖啡壼。花了近120加元買全。這些對未來的露營有用。只是不知這次旅行還可以有幾次露營。

我們繼續前行,來到卡卡倍卡(Kakabeka)瀑布。這個瀑布正好位於十七號公路的一座橋下,形成一個大斷層,有如尼加拉瓜大瀑布,面積較小,但聲勢仍然相當大。這是相當壯觀的瀑布,很容易接近。瀑布位於省立公園內,因此我們在公園裡的餐桌上烹飪我們今晚要吃的食物。花了約卅分鐘,再放入饍摩斯保溫筒內,相當省事。

我們沿十七號公路繼續北行,最後在路旁一家叫Pine Grove的汽車旅館住宿,一夜五十元加稅,算是相當便宜的了。

這是卡卡倍卡瀑布的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