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Snowing on the way

2009年10月9日 星期五

Snowing on the way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Snowing in Winnipeg




昨晚睡得早,今天起來也早,陽光看起來也特別可愛。其實這裡又回到中央時區,時間晚了一個小時,讓我們可以好整以暇。只是陽光雖燦爛,溫度計卻顯示外界氣溫為零度。難怪整個車頂掛滿了冰珠,前窗也結了厚厚的一層霜。

定人要我把車轉向,以面對陽光,讓太陽的熱力融化窗上的霜。以免去動手刮除的麻煩。這一招倒相當靈光,不消半個鐘頭整個車前的霜就煙消不見了。

聽氣象預報說,附近的天氣不佳,氣溫陡降,溫尼泊(Winnepeg)的溫度將更低。我們今天的行程仍然往西前進,但預計會越過省界進入曼尼拖拔(Manitoba)省,在其首府溫尼泊預計也會逛一下,再往西進。這一來可能會碰上這股寒流。但不繼續往西走就回不了家,雖然這一條路線並不如前段有景觀,仍然必須繼續前行。可以安慰的是,國道一號的路會變寬,開車會較通暢。

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們今天八點廿分就從這個默默無聞的小鎮出發。一路無事,只是外氣的溫度都在1-5度之間排徊。進溫尼泊城之前,我們先由一號公路轉12號公路往南行,約廿分鐘抵達一個叫門諾民俗村(Memnonites Heritage Village)的地方。定人對門諾這一宗派有認識是因為台灣花蓮有一家門諾醫院,每年她都捐款贊助這家醫院。但門諾教派是怎樣的一個組織,倒是令人稀奇。這裡有這樣的一個民俗村,似乎徝得前往探看個究竟。

門諾這個教挀是一個反戰的宗教,她不願見人相互殺戮,所以堅不當兵。對於受洗也有一貫的主張,認為必須成人受洗,不應主行嬰兒洗禮。這種想法常與當政者或宗教界有所衝突,有些解決的辦法是多繳稅,等於有錢出錢,但這種方式仍然會陷入政治紛爭。因此在十六、七世紀這些人開始逃亡到其他國家。俄國是主要的前往國家,後來這批人又移到加拿大的曼尼拖拔地區。當時加國認為他們不當兵,可以服替代役,因此很多人都去醫院當服務人員,或作砍柴工。

這個教派的生活以社區為主,雖有些是屬教義派,但大都融入一般的生活。全世界據統計有129萬自稱門諾人,12萬人在加拿大,而其中約六萬人住在曼尼拖拔省,是全世界門諾人密度最高的地區,所以在溫尼泊設有指揮總部,進行世界宣教。台灣的門諾醫院也是由此衍生的一支。

這個民俗村設在史坦巴(Steinbach),現在已經不開放。但仍接受遊客參觀,只是各參觀點內部已不運作,只能看其表面。門票原為十元,減半為五元。現在可以參觀的是他們的文物介紹,整合在一個館內。裡面展出他們當時遷徙以及與當地政府交涉的過程。其中有各項當時使用的器具。他們很注重教育,所以均設有學校。這也為什麼現在學校裡很多門諾人服務的原因。

整個文化村很大,也有店面、鐵店、會堂、住家,還有傳統的風車。顯然也們遷徙自荷蘭居多。我們只是走馬看花,沒法仔細。後來天氣變冷,天空開始飃雪,我們只好趕快離開。因為還要趕路。

進入溫尼泊後開始下大雪,原本要參觀河口點(The Fork),只能草草收場。我們在該處的大公有市場用餐,買了兩塊彼薩,又買了中國餐。算是增加了一些熱量。公有市場有一個望高樓,可以登上看整個城市。也可以看整個河口點。河口點雖有點歷史,但看起來並沒有特別有意義的參觀點。雪下得愈來愈大,我們只好匆匆離開。因為今晚想住波特吉(Portage)的草原鎮(La Prairie)。

今天是周五,又是長假,週二是加拿大的感恩節。所以車子很多。氣溫又一直下降,大雪紛飛。車子的雨刷也開始不靈光,開始以為雨刷故障,後來才知道是雨刷上的水結冰,失去刷水的功能。我們只好把暖氣加足,繼續前行。最後抵達草原鎮,在風雪中找到一家韓國人開的汽車旅館(Yellow Quill Motel)住一霄。天氣這麼壞,不知明日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