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謝謝麻醉

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謝謝麻醉

手術過程中,最重要而且常被怱略的是麻醉這一過程。麻醉時間的拿捏相當重要,太早或過遲都不是好現象。我的同事賴教授的太太就是因為麻醉過程產生瘕疵,到現在仍未甦醒過來,已經好幾個年頭了。所以,麻醉原來是使人在睡夢中進行手術,等於完全失去知覺之後,再從中甦醒過來,說得輕鬆一點,等於睡一個覺;說得嚴重一點,等於是鬼門關走一遭。

所以每次看到病人從開刀房的恢復室出來,看著病人仍然昏迷不醒的樣子,心裡總是忐忑不安。這次定人再次動乳癌的手術,雖然屬原位癌,但手術的過程完全是正規程序,必須全身麻醉,手術也須時一個鐘頭。我在等待室外等待的比想像的時間更長。

等到定人被醫護人員推出來時,她竟然可以應答自如,幾乎是清醒狀態,好像沒有經過麻醉一般,這個情況與以前出來時仍然昏迷不醒完全不同。心想應該是麻醉的技術有進步了吧。

回到病房後。定人一直嚷著要上廁所,因為膀胱漲得厲害,顯然她的神智已完全清醒,至少麻醉這一關已經平安渡過,她是完全「睡醒」了­­。未久,主治大夫俞志誠主任來查房探視。他說他們的團隊開始使用新的麻醉技術,因此病患甦醒的快,甚至手術才剛完,病人已經清醒過來,可以當場謝謝為其開刀的大夫呢!

下午時分負責麻醉的助理徐小姐來訪,詢問定人恢復情況。她說這項新麻醉技術是吳慶堂教授負責推廣的,在三總已經行之多年,去年並得全國品質奬。她說,此法又稱為全靜脈麻醉法,其特點是利用電腦精密儀器控制,將麻醉劑的配方,採靜脈注射方式進行麻醉。由於配方依個人的身高、體重及生活習慣調配,麻醉的過程因而得以有效控制。徐小姐說,這項技術推廣至今,已經累積數千個病例,很多病人都認為效果好極了。麻醉期間感覺上就好像睡著一般,醒來時一點副作用也沒有。傳統的吸入麻醉法術後恢復較慢,而且常會有頭暈或嘔吐的現象。

隔日負責這項新技術的吳慶堂主治醫師也特來探視。他曾在美國杜克大學進修,並發現歐美使用這項麻醉技術已經相當成熟,因此特別引進。在國內這項技術仍在試驗研究的階段。三總全力配合這項技術的研發與應用,實為麻醉領域的先軀。他們的研發團隊不斷地試驗適合國人的麻醉配方,現在已幾乎可以完全掌握所需的參數,其穩定性頗高,已逐漸成為可以接受的麻醉療程。目前他到處演講,希望這個技術推廣為國內的麻醉界使用。他說:由手術的觀點看,這項技術容易控制麻醉深度,因而可以縮短甦醒時間,並提升手術室的利用率,降低病房的操作成本。

對於病人而言,此項技術可以減少痛苦以及術後的併發症,間接提高術後的品質。經過近幾年來積極的推展,病人的滿意度已高達九成,其安全度也受到肯定。他還舉辦過現場觀摩,以嚮麻醉界同好,在麻醉界裡這樣的觀摩也是創舉。此次定人的術後恢復情形也可提供一個鮮活的見證。

比較上,傳統吸入法所用的揮發性麻醉劑對病人也是一種傷害,術後產生的噁心、嘔吐常是病人揮不去的惡夢。而這種揮發性氣體逸出大氣,容易破壞臭氧層;其每使用一小瓶的量等於砍掉一棵樹,對環境有相當的破壞。當然,就目前台灣的麻醉領域而言,要所有醫院都改用新法仍然有困難,傳統的麻醉師仍然沒法放膽接受新法。不過,有這樣的新技術出現,病人事先瞭解其優點,也許更能加速這種新法的應用,咱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