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貓空二次遊

2009年1月17日 星期六

貓空二次遊

政大後山
今天定人又與朋友YY聯絡,要一同再到政大後山及貓空一遊。上次上山時天氣大好,所以玩得特別愉快。今天陽光普照,與上次一樣是好天,能再到同一個地方走走,走出郊外,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一樂也。

我們走到巷口時,一輛611的公車才剛開走,讓我們只有乾瞪眼的份,只好再等待下一班車。抵達政大時,YY已經坐在校門口把報紙幾乎翻爛了。我們循同樣的路往政大後山去。今天到後山的人不是很多,倒是看到一大票的幼稚園小朋友從後山上下來,好像是遠足的樣子,每個人都掛著興奮的笑臉,七嘴八舌。今天雖是週六,但由於舊曆新年要連續放一個星期以上的長假,其中有兩天是彈性假,今天是其中一次的彈性上班,只是股市不曉得有沒有開張,否則可能又是沒人問津。

我們漫步走到山頂,在那裡又光顧那家小咖啡亭。說是亭其實是臨時開來的小貨車,販賣咖啡飲料等。YY說照顧一下也好,讓他們也有生意的空間。這個時代,有些 人掙錢著實不易,兩夫婦趁周六日開著小貨卡上山,總是為生活奔波。我們每人要了一杯咖啡,還多買了吐司。坐在木桌椅邊喝邊吃,這個樣的日子也真是寫意極 了。定人與YY聊個沒完,我則躺在板凳上曬著太陽。冬天的太陽,哇!說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大冠鷲
在上山途中,我們看到一隻大冠鷲一 直在空中盤旋,而且不斷地發出「怱溜忽溜」的聲音,堅細而長,本來以為牠發現了什麼,或是受傷了。牠仍在空中不斷的盤旋,有時隨氣流上升,飛得好高好遠。後來我躺在木凳上望著天空時,才發覺這隻大冠鷲仍然在山頭的天空上,由山的這一邊翱翔到山的那一邊,那種展趐飛翔的姿態,相當平順而美妙。在空中盤旋一陣後,忽然愈飛愈低。最後 進入山谷,但沒一會兒又飛起來。聽說這種大冠鷲會以蛇為食,故又稱蛇鷹、台灣蛇鷹或蛇鵰,其體形龐大,但較一般老鷹溫馴,故若欺近其他族類的領域時,也會被小鳥聯合驅逐。記得小時候,每看到老鷹空中飛翔,地上的小雞一定芳心大亂,到處躲藏,最後躱到母雞的翅膀下,不過總有一兩隻小雞會遭殃。直正的猛禽飛翔時,就像皇帝出巡一樣,那些眾小鳥都是會被嚇得屁滾尿流,四處逃竄,誰敢挺身與其爭鋒?

不過聽說台灣原住民中的魯凱族,常用大冠鷲的羽毛做頭上的裝飾,以象徵男性的榮耀。但只有兩種人才能配戴大冠鷲的羽毛,其一是曾出草取得人頭者;其二是屬貴族階級者。若果如此,你我都不配戴大冠鷲的羽毛哩!

再上樟山寺
我們沿石梯再上樟山寺。這一段路都是石階,約一公里長,所以走起來也相當費力。一路上沒有碰到其他人。抵達寺廟時,倒看到一大批遊客,他們自己帶食物上來,圍坐一桌,在那裡聊天,狀至寫意。能夠偷得人生半日閒走到山上來,一樂也。



續壼茶坊
走到後山,沿著柏油路往上坡走,也可以走到貓空站。只是這一條路是汽車與人爭道,有些路段走路起來,感覺不太安全。這也是市政府為什麼另建一步道,讓行人避開車道。但如此因為景觀不同,行人不一定願意;有些店面可能也不太高興,因為旅客過門而不入,等於減少了生意。



在這條路上,指示牌上顯示餐飲店特多,即使行人也要駐足一大會兒才能瞭解這些地點,開車的人來到這些指示牌前一定眼花潦亂,無所適從。當然沿著這條街等於是原來的古道,有傳統的茶園及品茗的地方,甚至有茶葉博物館。市政府及地方農會為發展觀光,也特別獎勵整修這些地點,並建立製茶的示範戶。因此有些地點經過精心規劃,也苦心經營。 但要達到特定的水準,仍需要一番的共識與努力。如貓空的纜車現在停駛,生意也大受影響。但他們仍然無法體認到唇亡齒寒的困境,常利用政治力壓制技術專業, 不但耗費資源,最後可能還是造成雙輸的後果。



續壼茶坊

沿著這條路我們走走停停,最後在轉彎處來到一家續壼茶坊。有一位六十開外的太太出來招呼,她說她們有許多草粿,剛出爐的,有甜有鹹,道地的台灣土產。我本來沒啥興趣,YY則想買些回去給女兒吃,於是一票人進入茶坊看個究竟。等到選定了幾樣草粿後,看到桌上擺著花生,也擺著泡好老人茶。這位太太很客氣地邀我們入座,立即為我們沏一壼新茶。於是話匣子隨著茶香打開。她說這種很清香,是烏龍茶,冬天採摘茶。現在工人也很難請,要提供他們吃,有時候也提供住,所以成本很高。她的大兒子做茶的技術已經很高段,每年比賽都有得獎。今年茶價也沒有特別高,以三等獎為例,每斤要二千元左右,都是市面上搶手貨。

這個茶坊是這位太太自己經營,附近沿著路邊都是她們的茶園。她們三代都定居於此,育有三個孩子,目前都已成家,但仍住在一起,成為一個大家庭。因此每天共同用餐,就像辦桌一樣。做飯時,有時候由她張羅,有時候由媳婦張羅,整個家庭共享一個家族的歡樂。她是西螺人,四十年前下嫁到貓空來。那時交通閉塞,只能走小路上山。她坐在轎子內,顛箥困頓,不辨方向,比抬轎的還痛苦。多年來在這裡經營這塊茶園可說蓽路籃簍,其間經歷起起伏伏,兒子甚曾有廢園的打算,但她還是堅持一定不能讓田園抛荒。現在總是撐過來了。

目前這個地方開始規劃為觀光茶園,路也通了,交通更為方便。有了貓纜,也增加不少生意。在開幕的那天,她還特別沿著纜車線來來回回乘坐三次,過足乾癮。我說我都沒有坐過,現在就停了,十分可惜。她還認為稀奇,有點懷疑我是從外星來的。

看起來續壼茶坊,是一個有古意的地方,雖然其門面有點亂,但那種亂似乎代表台灣人的精神。即使再亂,她也是要生存下去,只要存乾淨心就好。我們在這裡買了許多草粿外,還買了花生。沒有買茶,也許留著下一次再來續壼吧。

龍門客棧
我們繼續往前走,午餐還沒吃,最後來到了一家龍門客棧。這個客棧的設計有點仿電影龍門客棧的氣氛,只是沒有窮凶惡極的人物。這裡的特點是風景好,可以瀏覽整個大台北市。由此往外望,除了可以清楚看到陽明山、觀音山、林口台地的稜線外,台北101、新光三越大樓、圓山飯店、士林的焚化爐大煙囪、美麗華的大轉輪等等盡在眼底。我們叫了菜脯雞湯、珠蔥、菜頭粿、茶油麵線等,菜色不一定好,但風景佳,也可補其不足。

比較特別的是在這裡我們看到六隻台灣藍雀。開始時同在一棵樹枝上,長長的尾巴在空中搖晃。這六隻好像是一個家族,所以都是群體行動。在忽然一陣風吹之下,牠們陸續揚著長尾巴,往另一棵樹林中飛去。藍色的羽毛在陽光下綻放著光芒,令人驚艷。






由龍門客棧出來,路標說離政大僅3.5公里,於是決定用走的下山。實際上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我們走了將近二個小時才到達指南國小,到達政大校門口都已經人疲兵竭了。回到家,只感覺好累,很早就上床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