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成大校園

2009年1月5日 星期一

成大校園

LH與SZ夫婦是早年定人在成功大學教書時很要好的同事。LH是立德技術學院的都市計畫系主任;SZ則是義守大學資訊中心主任。他們兩人和我與定人一樣,都在大學教書。只是我已提早退休,定人今年二月一日也退休。因此,我們兩人可說是自由人了;他們俩則仍在奮鬥之中,精神誠可嘉。

昨天雖然到十二點才睡,但今早六點多就起床了。昨晚LH還一直叮嚀,太陽會一早從窗外射進來,光線會很強,所以要關上窗薕。不過六時起來時,其實尚見不到太 陽,雖然對面樓頂已看到陽光,但由於前面有高樓擋住,陽光仍然不敢進來。倒是一早就被貓的叫春聲吵醒,另外還聽到斑鳩不斷「咕咕咕,咕咕咕」的聲音,真好像又回到了台南的童年。

我下得樓來,在電腦上打了一些日誌。後來LH也醒來了,她開始忙碌準備早餐。最後SZ也起床下樓來。他昨晚很晚才由台北坐高鐵回來,因為以前的同事在三軍醫院腫瘤科同事嫁女兒,喝喜酒。我們昨晚等不到他回來就上床睡了。好久不見他,他仍然清瘦如昔,聲音宏亮。他說他還是每天游泳,以維持體力。不過他們兩人都有嚴重病史,與我倆一樣,所以對飲食特別注意,完全以生機為主。為怕輻射線,也不用微波爐,因此,牛奶或豆漿加熱時都用大同飯鍋,等於回到山頂洞人時代。今天的早餐她說是水果餐,加上芝麻糊及水煮馬鈴薯、甘藷等,一切以水煮為主,不用油煙。雖然清淡,但營養相當豐富。

今日周六,沒有時間的壓力,我們邊吃邊談,天馬行空,等於力行慢食原則,讓腸胃有個調理的時間。雖然如此,一下子也過了兩個鐘頭,即使是簡單的早餐,但也是名符其實的Brunch吃法,吃到將近十一點。最後大家提議先到成功大學校園及外面走走。




成功大學近年來的變化很大,校舍一再擴建。它沒有校內道路,所有路都是外界相通,因此校舍與民宅混合,很像國外的大學城。其校區從原來的光復校區往外擴張,現在有力行、建國及敬業等校區屬於醫學院,有些建築物仍在建築當中;向東則有成功、自強校區及勝利校區。有些是行政單位,有些是宿舍區,各司不同的功能。

我們先到光復校區走馬看花,這裡是人文學院的大本營。經過修齊樓,可以在榕樹園內看到大榕樹,這是國泰認養的生命樹,國泰如果在這次金融風暴中倒了,相信這一棟方圓如蓋的大榕樹也會應聲而倒。在這個校區內,到處都是榕樹,有些都已經老到不行,外觀看起來有點老態龍鐘。光復校區是人文發展的地方,修齊樓成為外文系的獨立大樓。一個以工科發跡的大學,最後仍然注重文學,相當不易。台大在這方面似乎落後許多。



定人曾在成大外文系教過書,LH則在都計系。他們後來遠走紛飛,各有去處。當時他們住的單身宿舍仍然健在,而且外表也經過一番的修繕,看來煥然一新。定人一直念念不忘的是當年她特別到林務局要到十數棵菩提樹,種在宿舍前面的草地。現在都已成為老樹,但仍生氣盎然。右邊因為有榕樹遮擋,所以枝葉較疏,但現在都已長得很高,開始獲得較多的陽光。左邊的幾棵因為沒有任何遮陰,所以長得粗大繁茂,已成粗壯的大樹。她高興極了,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現在前人在此,正式印證了這句話。




光復校區有很多的古蹟及古建築。小東門雖然破敗不堪,而且已傾圮,現在則在原址立下牌碑,說明當時所在的大概。目前仍保持古樹黃土一堆,樹根纒繞,令人不盡然引起思古之情。小東門的古城樓則經過修茸,然後搬到這裡同時存放。修饍後,則仍然維持當年的模樣。旁邊還有三尊大砲,讓小朋友可以攀爬照相。

比較詩情畫意的則是小小的成功湖。湖面雖小,還有垂柳綠意,虹橋臥波。雖然人工意頗濃,仍有補裝後的美女神韻,讓人留連一陣子。只是旁邊的蔣公站在那裡拿著三民主義的書,聽者渺渺,空谷足音,已經很難引起共鳴了。今天看到有人把大型的史艷文布袋木偶拿到橋邊照相,小木偶對小虹橋,倒有另一番風味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