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安平追想曲

2009年1月5日 星期一

安平追想曲

通過了台南車站,感覺上台南這個城市變化並不太大。市區的格局仍然像從前的台南市,只是路名改。回想從前到台南一中上課的情形,每天一早要由中營騎腳踏車到隆田,然後坐一小時的火車到台南,下車後走博愛路轉四維街到台南一中,不論風雨皆是如此。一想起這一段歲月,真佩服當時的自己。現在,這個行程只能留在回憶裡了,因為所有路名都已改變,以前的博愛路現歸併為北門路一段,而四維街則歸併為民族路一段。一切都已改變了!




我們驅車往安平港。港區延伸進入市區,以前的西門町不見了,當時的小吃則四散在各角落。我們沿著安平路走,時已近下午二時,來到一家周氏蝦捲店。店的週圍停滿了車,店門前則擠滿了人,都是排隊要點餐的人。而店裡的桌椅由屋內排到屋外,由樓下延伸到樓上,三樓還有預約席。在每一桌的旁邊,還站有人,這些人 不是侍者,而是等待座位的客人。所以客人必須分成兩組,一組排隊點餐,一組尋找用餐將結束的桌位,等待他們吃完空出桌位。嗟呼!我們正感覺到經濟衰退嗎?在這樣熱絡的人潮裡好像看不出來哩!




可憐的我們,仍然要跟隨這樣的程序。我們分組進行,定人與她的朋友LH去排隊訂餐,我則與LH的先生SZ上樓緊叮著一個可能的桌位。有四位小女孩正在吃她們的午餐,她們說今天特地由台北來此,也是慕名而來,吃這裡提供的蝦捲、司目魚肚、魚丸湯。還好,她們沒讓我們等太久就草草結束,大概也不好意思我們等太久吧。不待侍者來清理座位,我們立即佔據這個位置,並協助清理桌面,自拿餐具,等待定人將點好的餐送上來。在這裡當服務生真是何等的容易呀!這裡賣的項目簡單,都是一些家常點心,蝦捲、蝦餅等是它的主力產品,是鮮蝦滾粉油炸而成。是很好吃,希望能夠讓我們一吃就忘不了。不過,是否屬於健康食品,則有待進一步驗證了,只是多少人會在吃之前會想到高卡露里、高膽固醇的問題?



吃了這些午餐小吃,大體上肚子也飽了,正好可以放心看看風景。離開這個奇怪的地方,我們才騰空的車位立刻有另一輛車等候遞補。我們往安平港的方向直行,最後在安億路的路邊停車場停車。這裡相當空曠,來此遊玩的人很多。安億路是沿著南邊的安平港而建,與港邊產生一塊相當寬濶的綠帶,也是一塊狹長形的新生公園。今天的天氣良好,陽光充足。沿著岸邊而行,有一條木板步道,可以一面散步,一面欣賞安平港的風光。對面就是沿著安平路進入安平古堡區,由此往北望,港邊停泊許多漁船。

在這塊綠地上,有兩棟較高的目標物,一是前年元霄節保存下來的花燈主燈,其外觀是抽象的鳯凰,正在展翅高飛的樣子。另一端為位於西側的默娘雕像,直亭玉立地站在海邊,一直往外望。這個雕像甚高,臨風而立,衣裳被風輕輕吹起,動感十足。她的另一個複製的頭像則放置在南側,我不知道為何要另外做這樣一個特寫。默娘的雕像只是憑想像而塑,特寫並沒有實質的意義。倒是在基座上,刻有以閩南語寫出的一首詩,採用鑲金的方式,在太陽光下很難看清其書寫的內容。不過仔細念出來,倒是蠻有詩意的。詩的全文如下:

聽著海面,
囂猛兮風湧聲 ,
掠過妳會心驚惶,
因為妳兮心,
有慈悲的形影 。

如今妳搬山過嶺,
來到阮安平古城,
阮望妳疼、望妳牽成,   
望妳疼阮像囝仔惜命命;
阮嘛愛妳若親娘勇健健。 
億載金城兮孤單, 
因為有妳來作伴, 
唔管大風大雨, 
天光暝半, 
妳攏仝款兮心肝, 
慈心滿滿。

唔管天上人間,
即岸、彼岸, 
逐家攏仝款心情,
喜喜歡歡。 

這裡視野廣濶,而且今天的風大,所以很多人都到這樣來放風箏。幾乎整個天空都是風箏的影子。大部份的風箏都是現場買的,樣式都一樣。其中也有些比較特殊的,例如蝴蝶、熊貓等風箏等,後來有人開始拿蜈蚣風箏在試放,外形巨大且複雜,只可惜我們沒有看到它施放起來就離開了。倒是看到一位很小的小朋友,怯生生地手握著風箏的線,一動也不動,生怕風箏被風吹跑了。


來到安平港,看到這樣的改變,有人在港邊垂釣,有人在步道散步,西陽西下,只剩一些幻影。不由得讓我想起一首老歌,安平追想曲。這個曲子所描寫的內容主要是一位台灣女子愛上荷蘭的船醫,有了一個女孩子,船醫回荷蘭,從此音訊全無。這個女孩長大成年,她每天來到安平港望著船隻入港,盼望父親回來團聚。這個情節與日本的蝴蝶夫人歌劇有異曲同工之妙。極盼有人能將它翻成劇本,走上世界的舞台。此歌常在我腦海中迴旋,一到安平港,也常會想到這一首曲子。這首曲子由江蕙主唱,其歌詞如下:

身穿花紅長洋裝,
風吹金髮思情郎 ,
想郎船何往,
音信全無通,
伊是行船遇風浪 。
放阮情難忘,
心情無地講,
想思寄著海邊風,
海風無情笑阮憨。
啊...,不知初戀心茫茫。

想思情郎想自己,
不知爹親二十年,
思念想欲見,
只有金十字,
給阮母親做遺記。
放阮私生兒,
聽母初講起,
愈想不幸愈哀悲,
到底現在生也死。
啊...,伊是荷蘭的船醫。
想起母子的運命,
心肝想爹亦怨爹,
別人有爹痛,
阮是母親襁,
今日青春孤單影。
全望多情兄,
望兄的船隻,
早日倒轉安平城,
安平純情金小姐。
啊....,等你入港銅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