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電影故事--黑洞頻率(Frequency)

2009年1月29日 星期四

電影故事--黑洞頻率(Frequency)

今天下午回到家後,看了HBO一片電影,名叫:《黑洞頻率》 (Frequency)。

這是2000年代的作品,其中有時空交錯相差卅年的情節,甚為離奇,而父子之間衍生的故事倒也相當溫馨。聽說此影片曾在美國十大排行榜中,榜上有名長達七週。

故事源起於1969年,當時佛南克(Frank Sullivan)為紐約市消防員,其妻子朱利亞是護士。夫婦生活美滿,育有一子約翰六歲。父子都喜歡棒球,兩人尤鍾情奇遇隊(Amazing Mets),常在電視裡一同觀看比賽,其父親常暱稱兒子為"小隊長"。佛南克有一位要好的朋友為黑人警察沙其( Satch); 約翰則有一位年齡相仿的朋友哥多(Gordo)。佛南克平日嗜好空中火腿族,喜歡用無線電交談。

故事推到卅年後(1999年),約翰長大後為紐約警察,而沙其為其頂頭上司。好友哥多時常與約翰相聚。約翰仍住在其老家皇后區,單身,雖有一女友但與他處於分手狀態。他的母親仍為護士,住在離家不遠,與約翰時有聯繫;但其父親已於卅年前因倉庫大火時救火身亡。在卅週年忌日前幾天,朱利亞、沙其及哥多這些親朋好友仍然擔心約翰仍然為其父親的過世難過。

辦公室裡,約翰與沙其正為一件卅年前護士謀殺案進行調查,因為在1968年後的一年間,連續有三位護士被謀殺,至今仍為懸案。其中一位被害者的屍骨最近被發現,警察因而重啟調查。辦案過程中,約翰曾訪問住在命案現場附近的一對年老夫婦西潘,其太太為退休護士。他們有子傑克,曾為紐約警察,但與約翰父親一樣,卅年前過世。

由於時間久遠,沒有人會相信傑克可能是當年的凶手。但依當時的記載,傑克因病住院,正好朱利亞在該醫院值班,她原先已為臥病在床的傑克施打的某些藥劑,後來得知先生佛南克當天晚上救災死亡,乃匆忙提早離開醫院。只是接班的醫師未檢查紀錄,另外施打與前面相衝藥劑,造成病人傑克當夜併發症死亡。

有一天,哥多與家人來訪,無意間發現佛南克留下來的老火腿無線電設備,乃設法架設起來。當晚約翰獨自在家,無聊地試著打開火腿無線電。正好當夜北極光磁場特強,火腿無線電竟然可以使用,並與一位不相識的人接上線,後來確定對方竟是卅年前的父親。起初兩人相互都懷疑會有這種事,後來利用棒球比賽各項結果及小隊長的綽號等印證,雙方確定說話的對方就是父子倆,只是兩個時空相隔卅年。約翰告訴佛南克說,你是在卅年前的明天因為到一棟倉庫救災而過世,提醒他若能避免走那條通道,或可化解這場災厄。

佛南克半信半疑,但隔日該倉庫竟然真的發生大火,他奮身進入火場救人。待要奔出剎那,他想起昨天約翰的對話,於是選擇走另一道較困難的出口,結果平安地落於水塘中。

故事回到1999年,約翰正在與沙其、哥多對酌,他對兩位好友談及他現在的腦海中存在有兩種不同的記憶影像。好像他父親曾經與他渡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因為父親並沒有在那次火災中喪生。此時沙其、哥多也感到奇怪,因為他們明明記得約翰的父親是在十年前死於肺癌。

約翰此時頗感困惑,因為他腦海中仍存在有兩套記憶,一個是父親死於卅年前的火災,但又好像曾與父親有過一段生活的時光。更奇怪的是,週遭的朋友與親人之記憶已截然不同,例如沙其與哥多完全沒有佛南克死於火災的印象,他們都說只知道他們與佛南克曾經相處廿餘年,他十年前才因肺癌過逝。

那晚約翰又與父親用火蹆連繫上。此時他們的談話內容也有相當程度的改變,而且認識更深,可以在意的交談,並且勸父親少抽煙,因為朋友說他是肺癌過世。當天,佛南克到醫院探望朱利亞,此時朱利亞警覺到醫師對她照顧的病患傑克用藥錯誤,經改正後,乃挽回病人傑克一命。

那天晚上 (1999),約翰一直被另一種新的記憶干擾著,他記得曾參加父親的葬體,但母親卻不在場。隔天起來,他打電話給母親,他發覺電話號碼已不是母親家的電話,自己的母親突然自世上消失了。回到辦公室後,他檢查護士謀殺案的卷宗,發現被害的護士人數原來的三人增為十人(他的上司沙其更奇怪卷宗裡明明是十人被殺,為什麼約翰一直只說三個?)。更令人驚駭的是,約翰發現這十位護士中,其中一位就是自己的母親。

那天晚上約翰向父親解釋所發生的奇事,他請父親能設法阻止謀殺案繼續發生,並提供許多此案相關的資料,希望能找到真凶,以免母親遭到殺害。佛南克於是依約翰提供的線索於隔天找到下一個要被謀殺的護士,設法拖延,使命案沒有發生。回到1999年,第二天約翰在卷宗內,發現資料中僅顯示九位護士被謀殺,而原先告訴父親的那些資料則已然不見。

問題是隔夜佛南克繼續跟蹤另一位被害者時,剛出院的西潘傑克由前一夜認出佛南克的行為,認為他破壞好事,乃撲向他,將其打倒,並從其皮夾中取走駕照。待佛南克醒來,闖入那位護士家中一看,該護士已經被謀殺死亡。

回家後,佛南克與約翰連上線,告訴約翰整個經過。約翰告訴父親設法將這個皮夾包好,放在一個卅年都不會被找到的地方,他可以用最近的科技作檢驗。由於兩者的對話都在同一地點,所以當皮夾藏好後,約翰立即找到該皮夾,然後送去指紋比對,確認這個凶手為當時當過警察的西潘傑克。約翰乃直接訪視西潘老先生,得知其太太卅年前過世,也是被謀殺護士的名單中最後一人。而其兒子傑克仍然活者,當私家偵探。目前因涉入一椿弊案闗在獄中,約翰乃重提審問他卅年前的舊案。

回到 1969年,佛南克最初也不好過,因為駕照被偷,且在謀殺現場被找到,沙其因而以謀殺罪名加以逮捕。佛南克雖然竭力辯白,但仍無效。後來傑克私自進入監牢,想射殺佛南克,但被沙其助手發現,沒有成功。傑克再度回來時,佛南克設法以電擊還襲,並切斷警局的電力系統,啟動防火系統逃逸。

佛南克後來找到傑克的住處,發現許多被謀殺的護士照片,證明傑克行凶的證據。傑克緊追而來。兩人乃相追逐,並跑到岸邊相互扭打,沙其的警察同仁也跟著追來,他們開始相信佛南克是無辜的。在水中打鬥下,佛南克幾乎已將傑克溺斃於水中;但後來警方始終找不到傑克的屍首。

佛南克回家後,繼續與約翰連繫,並告訴他今天發生的全盤經過,他確定已將凶手傑克殺死了。但約翰說可能沒死,因為他的母親仍然不在。此時忽然傑克同時出現在1969年及1999年的現場。顯然他已知道佛南克對他所犯的命案知情。此時的場景兩個時間同時存在,而且相互連動。在1969年的場景裡,年輕的傑克將佛南克上手銬;而在1999年老傑克則持槍與約翰扭打一團,但其手中的槍被約翰踢開。

佛南克設法脫開手銬,傑克則抓住朱利亞,此時小約翰也緊抓傑克不放。佛南克最後拿槍描準傑克,但傑克則挾持小約翰為擋箭牌。同時,在1999年的場景裡,老傑克則拿起他的槍,準備射殺約翰,局勢千鈞一髮。回到 1969年的場景,佛南克屈服於傑克的要脅,放下手中的槍,傑克乃讓小約翰離開回到佛南克身邊。此時佛南克瞬間再抓住槍,老傑克設法想將佛南克的槍踢開,說時遲,那時快,佛南克開槍射擊,打斷了傑克持槍的手臂。場景又回到1999年,此時老傑克正用那隻原持槍(1969年)的手掐住約翰,而另一隻手拿著槍指著約翰。就在此時,老傑克那隻掐住約翰的手忽然不見,老傑克大驚。此時另一處槍聲大響,傑克倒地死亡。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出現,那就是老佛南克,他因為聽從兒子的勸告後來戒煙,所以能活到1999年代,剛好出面拿槍射殺老傑克,救了兒子約翰。戯中並沒交代傑克當年失掉一隻手臂後的生活情形。

電影情節中,最後看到他們父子在一塊玩棒球,而朱利亞在旁觀看,一家合樂融融。由於約翰間接解救了父親的生命,在最後還在世的父親又救了自己,以及他的母親逃離殺護士凶手的魔掌。劇情真是環環相扣,三人在三十年後終能再度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