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蔡國強的爆破藝術

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蔡國強的爆破藝術

為了到美術館參觀蔡國強的泡美術展,我們一早特別搭捷運到圓山,然後走路到中山北路的美術館。沿途就是今年要舉行的世界花博展覽場地,現正在整理之中,有許多展覽館也正在興建。今天又是大雨,這一段路走得有點辛苦,但是來的人也不少,我們算是早來,人潮還沒聚集。


《不合時宜:舞台一》
這個展覽只到2月21日,新春閉館二天,初三又重新開放。為此館外已經做好排隊準備,也有人在外邊維持秩序,雖然外邊下著雨,隊伍並不長。門票200元,老人票150元。持中國信托信用卡,好像也有優待。


窗外反映的閃光
當今利用爆破的方式作為藝術創作,可能只有蔡國強一人,所以現在已經成為國際名人。加上最近上次的北京奧運及上海世博的煙火秀,已使他名噪一時。這次在台北市美術館展出的為其迴顧展,故大部份的展覽品都是從其他館藏借展。

走進館門口處的大廳,即為他2004年新作《不合時宜:舞台一》,在空中吊了八部車(其實塵有九部),其上裝有放射狀的燈飾,不時爆出火花。描寫汽車遭恐佈分子襲擊後翻瀼中的分解動作。每部車的位置在不同時間會產生火花,有如瞬間產生的煙火秀。此時外面天空陰暗,煙火的光亦可由窗外的玻璃映射出來。

在進門右側外面則有所謂的《文化大混浴:為廿世紀作的計劃》。一個偌大的浴缸,裡面有配好的中藥材可供沐浴,浴缸外擺了各種形狀的太湖石,裡面也有一換衣的房間。這就是此次蔡國強泡美術館的由人,利用浴缸的理念與互動,讓觀眾將有機會進行具體的「泡」美術館,也成為藝術作品之一,使參觀者能有機會浸淫此一兼集學術性、思考性、啟示性與創意的藝術盛會。聽說當初在紐約美術館展出時,許多觀眾直接就在澡缸外脫衣入池,一點也不做作。

《文化大混浴:為廿世紀作的計劃》

此次蔡國強的迴顧展涵括古根漢巡迴展中的大型裝置、火藥草圖、爆破計劃之影像紀實等精華作品。其中如《不合時宜:舞台二》的射虎。老虎被百箭射中時的各種姿勢與表情,雖不見血腥,但有點可憐。此外,九十九隻狼《撞牆》飛奔撞到無形的牆的情形,對現代人而言仍然是一種諷刺與警示。

蔡國強特地為臺灣創作《海峽》、《晝夜》與《遊走太魯閣》三件大型新作。前者為一塊重達數十噸的壓艙石鑿成台灣海峽,呈現他獨特的歷史與宇宙觀;而後二者利用火藥爆破的技巧凸顯他以藝術形式關懷當代社會以及對太魯閣壯濶景觀的描述。爆破的動作是瞬間形成,要控制得當十分不易,應用在藝術創作更為困難。蔡國強能夠在這方面走出國際上另一局面十分不簡單。

《迴光-來自磐城的禮物》則是遠在日本的磐城挖掘的一艘木船。外形雖已破爛不堪,但其破舊程度,以泉州德化窯燒出的觀音像,打碎後的碎片搭配,重新塑造出另一種破敗的藝術。這艘木船經切割成數段,已飃洋過海到全世界展覽,博得相當高的評價。物品即使破舊,在藝術家的眼光裡還是藝術。

《台北收租院》收租院是描寫四川有一位叫劉文彩坐擁8000畝土地的大地主,其弟劉文輝養兵打仗,當年敢與蔣介石叫板。後來四川美術學院教授王官乙就以收租院為名進行泥雕,分交租、驗租、過斗、算賬、逼租、反抗、上山打游擊7部分,26個情節,全長近100米。傳統泥塑手法加上黑玻璃球做眼珠,籮筐、雞公車、谷風機等直接當成現成品,作品翊翊如生,完全走超級寫實主義,轟動全中國,甚至歐洲。

蔡國強則是把這些“做雕塑”過程變成“看做雕塑”藝術,因此有些泥塑並未完成,或裂痕斑斑。《威尼斯收租院》後來獲得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做雕塑的這批人為此忿忿不平,認為應由他們這群雕人分享獎項。這件事變成另一件有趣的公案。詳情參見雕塑作品《收租院》引發10年著作權爭戰


收租院中各種泥塑半成品造型

黑玻璃球做眼珠,很有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