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養貓養狗累贅多

2010年2月17日 星期三

養貓養狗累贅多

台北市的人養貓養狗風氣很盛,貓狗已成為許多人的同伴。公園裡到處可以看到有人帶著大狗或小狗出遊,一派優閒,至少代表他是飼主,有財力養寵物。飼養寵物其實是一種責任與負擔,而且相當費錢。牠們就像在家裡養小孩一樣,必須細心照顧,每天一樣要吃、要住、要拉,樣樣都得照顧,甚至大部份的時間還要陪著牠玩。很多人養寵物初時以為好玩,養一陣子之後,常會感覺累贅,進而影響人的作息,這也是前一陣子經濟不景氣的時候,野狗野貓特多的原因。

我家女兒養了兩隻狗,五隻貓。其中最初的兩隻貓其始作俑著還是我們夫婦兩人。某日,我們由長興街去學校途中,忽見有兩隻巴掌大的小黑貓被丟在路旁,狀至可憐。於是我們發了善心,把它拾起裝在車藍裡,帶到學校,看有沒有同事要,結果沒有人感興趣,只好把牠們回家。後來女兒回家來,問她要不要飼養這兩隻貓?想不到她一口答應了。女兒後來養貓養出了心得,陸續又把人家寄養的流浪貓也留下來,變成四隻貓!又有一天,她告訴我們說,她已經有五隻貓了,因為她在路上,有一隻白色的長毛貓對著牠一直喵喵叫,顯然被始亂終棄了。於是她又發了善心,收容這隻形狀有點像怪老子的老貓。我警告她,不得再增加貓口!她後來雖沒再增加貓口,只是不久又收留了一頭流浪小狗。過不久,又把朋友寄養的一頭黃金獵犬也收容下來。她每月辛苦賺的錢大部份都花在養這些動物上!

兒子養了兩隻俄羅斯貓,他可是自已花不少錢買的。這兩隻看起來像大老鼠的貓每天追趕跑跳碰,把整個房間就變成活動的空間,東奔西闖,肆無忌憚。現在沒有老鼠可抓,只好把天花板的鑲邊當運動場,每天都要跳上跳下幾趟,結果原有的日光燈都被牠衝撞得不亮了。

貓有五爪,在家裡早已失去戰閗的功能,閒著沒事只有尋找椅子的帆布面出氣。每天興來,就是往上抓了抓,至目前為止每張椅子都被抓得面目全非。客人來了,常常找不到可安心坐下的地方。貓無法像狗,可以帶到外面蹓躂,雖然有幾次開了門之後就往屋外竄,只是逃出屋外就立即變成野貓,所以當牠發覺不對時,只好躲在牆腳裡,一付被驚嚇的樣子。

這兩隻俄羅斯藍貓

兩隻貓偶而會帶給我們一些歡樂,但對我而言總是短暫的。定人一回來,大概受不了貓毛滿堂飛,所以過敏得很厲害。一回家就噴嚏連連,即使地板一再吸塵,仍然無效,走出戶外,情況就緩和得多。養寵物,就有這樣的痛苦。貓的個性,雖然文靜,但凶起來也相當可怕,一時就會出現老虎的本色。有時牠看到你,會在你腳下磨蹭,聽說是表示親近的意思,但實際上牠也不是跟你玩,而是想得到吃的東西,這點跟狗有很大的差別。我在回來的飛機上,看過一部電影Hachico(八仔)描寫一隻忠狗的故事。牠也是一隻被遺棄的小狗,上有狗牌叫八仔(Hachico),被一位路過的教師收養。牠每天隨主人到車站,主人坐上車後,才獨自回家;下班回來時這隻狗又去車站接牠的主人,不曾間斷。因此,沿途商家都認識這一條忠狗,並與牠幾成朋友。後來這位教師在課堂上心臟病發過世,這隻狗從此每天繼續到火車站前等他主人回來。這樣空空等待,經過好幾年,直到老死。

這次女兒因過年要回高雄夫家。她把兩條狗帶到養狗旅舍,每天要九百元。其餘五隻貓托我們幫她餵飼,要我們兩天去一次。第一次去時,所有碗中的食物都已吃光,顯然已經餓得差不多時間了。我們將它換上滿滿的飼料,水盤加滿水,心想這樣應該沒問題了。隔兩天,又去。卻發現碗中的飼料分文未動,有些則是已撥撒到外面來。心裡甚感奇怪,只是不得其解,當時因有他事,也忘記打電話問。復兩日,女兒與女婿由高雄回來。才知道事情大條,原來我們把狗飼料當成貓飼料,放在貓碗裡。第一次貓當然不吃狗飼料,第二次因為餓得發慌,勉強吃下,結果全部都吐出來,弄得穢物滿地。女兒抱怨連連,原來照料貓還是有學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