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溫哥華至王子喬治城

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溫哥華至王子喬治城

7/21(三)溫哥華至喬治王子城

雖然只是這樣一勾,行程一千八百公里

一早由列治文出發,到溫哥華接Cathy與Regina兩人。四人同行,踏上往卑詩省西北區的海達桂(Haida Gwaii)島的行程。雖然此行程全在卑詩省境內,但來回開車仍要三千六百公里,預計今日出發,七月卅日返回,行程十天。今日的行程是沿99號公路北行,途經惠斯勒,再往北經Pemberton,經過緣鹿野(Lillooet)北接97號公路繼續北上,夜宿喬治王子城(Prince George)。

昨晚定人感冒,整夜沒睡好。我則因為牙疼,折騰到三點才睡著,所以今天精神也不甚佳。只能期盼這個行程開車順利。定人會感冒,就是因為出發前一天晚上,到UBC劇院聆聽台灣來的管樂團演奏。由於室內冷氣太冷,穿的又是短袖,回來就有些不舒服,第二天感覺無力,下午就開始發燒,第三天鼻咽道劇痛,高燒近39度,但行程已定,延後有困難。幸好出發當天只有微燒,可能是扁桃腺發炎加感冒,應無大礙,帶足了葯品,還是按原定計劃進行。遠行前參加這種大型的聚會,該免則免,否則真是得不償失。

Tantalus Range From Hwy 99,  Squamish


話說一行四人,沿99號海天公路北上,在史瓜密許(Squamish)附近停了一下,欣賞附近的天特拉士(Tantalus)冰山,此時雖近夏季卻仍然積雪不化,Cathy與Regina兩人很少自行開車出遠門,看了也甚為興奮,讚不絕口。途經惠斯勒,山上的雪倒是融化了不少,反而沒啥看頭。再經潘伯頓(Pemberton),這一帶都是山路,彎彎曲曲,路況也高高低低,雖然風景不錯,但浪費不少時間。更有甚者,竟然在中途走錯路,到原住民的達西(D’Arcy)部落。等到發覺不對再轉回頭,回到原住民保護區的交叉口,已浪費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不過,這一帶的風景相當美麗,山勢很高,有些山頭還有冰雪,有空倒是值得另外安排時間一遊。

傑福利省立公園(Joffre Lake Provincial Park)


遠山含笑,人比花嬌


往綠鹿野的方向則是山路多。沿途也有許多不同的山勢,後來看到一段雪山地區,有洛磯山的氣勢,原來是傑福利省立公園的範圍(Joffre Lake Provincial Park),遠處為史拉洛克山脈(Slalok Mountain)。這一帶山勢雄偉,令人目不暇給,虎据龍蟠,開車更需小心翼翼。

進入綠鹿野後景色一變,成為另一個圖畫世界。由於氣候乾燥,林木稀少,草色偏黃。我們在一家A&W吃中餐,稍作休息,立即再度上路。此時仍然沿著99號路繼續北上,這是一條伴著鐵路而行的公路,因此雖走在山谷裡,常可以看到鐵道左右穿梭。其實兩者都是沿著費沙河而建,只是這一區屬沙漠地區,樹木很少,都是草原。不過今年雨水多,四週看起來呈現盎然的綠色,有另一種美。

綠鹿野的山勢奇特

跳躍在山勢之中

跳躍在國畫之內


進入97號公路後,速限放寛為100公里,開起來快多了。不久經過百哩屋(Hundred mile house),在此停車加油。繼續再往北經過威廉湖(Willians Lake),時間已接八時,抵達目的地喬治王子城接九點。進城時天下大雨,視線不清。能靠GPS找到我們要住宿的旅宿。今晚住王子旅館(Prince Motel),一晚連稅90加元,算是便宜的了。

住的王子 旅館

忙著連網報平安

定人的感冒好像更嚴重了,聲音幾乎全啞,又開始咳嗽。可憐!這次旅行的策劃都是她做的,自炊的部份也都要問她,看她勉强用手勢配著烏鴉嗓,協調大夥弄出晚餐,有些難為她了。

Regina 7/21/2010攝影集


>>>>返回卑詩省西遊記 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