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天濶雲壯,海滿曜金--鱘魚岸觀夕陽

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天濶雲壯,海滿曜金--鱘魚岸觀夕陽

下午五時上天主堂望彌撒,看到西方有些微亮。定人提議吃完晚飯到列治文的鱘魚岸走走,說不定可以看到夕陽。吃過晚飯後,約八點卅分,我們立即驅車到機場的鱘魚海岸(Sturgeon Bank)觀夕陽。

列治文的夕陽是很容易接近的,也是大自然很容易表現美的地方,近處有海,一直連到遠方,海上還有溫哥華島與美國邊境的山,緊貼在海平面上。北側緊鄰溫哥華機場,還有北方的遠山,所以也可以觀看飛機起降。尤其當飛機起飛時,配合著夕陽,常有很特殊的場景出現。

今天的夕陽尚躲在雲端裡,只有西方海面上露出一片亮光。在這個岸上,每天有許多來此散步的人群,有些成雙成對,有些全家出動,就是來此等待夕陽,與落日說再見。有些人把車子停在岸上的停車場後,就靜靜地在車裡等著,一面享受車內的音樂,一面觀看日落。

古人說: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但也就是這段的黃昏時光,反而會讓人有更豐富的享受。對大自然的美景,更能深入體會。我們來到鱘魚岸的次數已經數不清,但每次來,都有不同的領悟與獲得。看著今天的彩雲和滿潮的海岸,定人說,今天的天特寛濶,雲勢特雄壯 ,滿潮的海面上金光盪漾,就決定用'天濶雲壯,海滿曜金'做今天這篇的標題。她說她還要寫幅大字來誌念今夕的黃金豪景呢1

今天的夕陽很短暫,
因為整天不見陽光,
只有在這時候,
遠遠的西邊才開啟了一扇小窗,
讓她有時間與人道別。
海水漲滿了臉,
天濶雲壯,
從天空直到海上,
都在等待夕陽露臉的時光。

等待,再等待。
你總會出來,
沒有你,天色昏暗,
沒有你,海面無法舒坦。
你來了,因為是一種約定,
不管明日會否再來,
看到的時光,就是現在!
今天若成過去,
就永不再來。
雖然只要那麼一點的光,
遠處的海面輝映著另一個太陽,
壯厚的雲深深地塗在海面上,
讓我們看到這種交會時的光亮!
讓我分開雙手,接受你吧,
讓你的光彩塗在我的臉上,
讓我的雙手高舉,
讓我不斷地讚美與歌唱。
陽光總會戰勝黑暗,
雖然黑夜也將到來。
海上的波浪沒有倦怠,
還是一波波地,一捲棬地,
把你的亮光湧上來,
像在天邊燃起的火炬,
看到你光茫四射。
只要帶給人溫暖,
不必懼怕光源的微弱。
近近地看著我,
我的臉色有多紅潤。
終日的奔波,即使臉不圓,
仍然看到水波上的映影與光暈。
即使夕陽己西沈,
天邊仍然燦爛美麗。
曾是暗淡的雲,
也添加了紅色的彩衣。
日已西落,
美麗的光彩依舊。
鑲了金邊的雲,
投射更多的波影與割捨。
這就是今天,這個傍晚,
就是9:點廿分,
我在訴說,簡單卻唯一的夕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