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Google+是否因此揭竿而起?

2011年7月30日 星期六

Google+是否因此揭竿而起?

谷歌的社交圈Google+面世已近月,初時一飛沖天,形勢一片大好。現在好像往上遇到了阻力,力道開始減弱。使用者待網時間也開始下降。所以最近新聞裡一直在Google+後面加了問號,是否能預期成為臉書的殺手。

Google+一出,我也一頭熱,認為這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於是立即召告諸親友,希望他們也能一同分享這個社交圈帶來的喜悅。我特意將其分成好多圈圈,諸如親友、同事、溫哥華朋友,等等。可惜熱面貼到冷屁股,我的想法幾乎全落空,大部份的人沒有Gmail帳號,有Gmail帳號的人很少使用,得不到任何音訊。本來我想學校同事們應該有人對這種新功能會有些好奇,但隔了好一陣子,投入的石子古井無波,只能主動結交新朋友哈拉自娛。

社交網絡的建立不易,尤其要將一些從不接觸此道的親朋好友之中強拉進來,更是困難重重,要他們無事時上網逛社交網路找好朋友搭訕,難之又難。例如,中文輸入就是一道大難關。其實,谷歌搞社交網,通常可以當笑話看。正如我以前提過,谷歌的社交圈,先天有一個罩門避開不了,那就是必須以Gmail作為入門鑰匙。她把所有服務都與Gmail綁在一塊,等於以Gmail為核心,同生共死。最近微軟也開始發現這個罩門,開始攝製一部影音專輯,直搗Gmail的痛處。堂堂微軟大亨竟也使出近似卑鄙的手段攻擊對手,著實罕見。

谷歌的其他服務與Gmail掛鉤倒是無可厚非,但要將社交網絡與Gmail綁死,則要看Gmail的真正能耐。Gmail的功能雖然不錯,而且免費,但有些人用慣了其他平台,一時也不容易改變。谷歌的Orkut與Gmail也是綁在一起,七年了只有巴西與印度才有點能見度。Google Wave則胎死腹中,基本上也是綁Gmail而夭折的。而完全放在Gmail之羽翼下的Buzz,現在也奄奄一息,不知如何以終。

谷歌的Gmail使用人數據說約有一億九千萬人,然目前使用Hotmail人口約五億,使用yahoo Mail者約七億。這其中當然有重覆者,但這樣的算數難道算不出來嗎?顯而易見的,Gmail的人口還是不夠多。臉書是來者不拘,不管你用什麼帳號,都可以在臉書裡註冊,所以其使用人口號稱已達七億五千萬人。谷歌想用一石兩鳥,一面擴張Google+,一面增長Gmail口數,是有點危險,而且有相當的難度。

最近一週來,谷歌在社交網絡還未站穩之前,竟然開始來個大整肅,大開殺戒。她警告企業用戶:不要進入現在的Google+體系,因為其設計只針對個人用戶,未來還有企業版。只是企業版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有些等得心焦的企業用戶只好移花接木,混入其中。

其次,谷歌三令五申:交友必須使用真名,否則一經發現,立刻除名。上週間,谷歌竟然認真玩了起來。她用機器人去篩選,把擬似假名的帳號立即關閉,甚至殃及Gmail帳號。利用機器人去做這等事,本來就有風險,但一旦被判定關帳號時,沒有詳細的解釋,一時也聽不到被斬著的哀號聲。於是有些帳號就如此無辜被銷音,讓這些原來依賴谷歌體系為生的忠實子民一時呼天不應、叫地不靈,痛苦不已,怨懟之心油然而生。甚至,有人因此嗆聲出走。

這個鎖號事件後來谷歌雖然以道歉並復號落幕,但對谷歌的形象而言,其實傷害更大。誰都會反躬自省,即使谷歌的服務都是免費,但若以我的情況為例,我的相片、部落格、文件,等等現在都放在谷歌的雲端之下,若那一天谷歌又失去理智,出其不意地把我的帳號鎖號時,那該怎麼辦?我經營了一生的行蹟不就一下全毁於一旦了嗎?而誰敢說,最近Google+人氣受阻,用戶停留時間減少,不就是出於此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