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行萬里路

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

行萬里路

沒有車了,目前我們又不想立即買車,所以只好成為無車族,一切活動只有使用最簡單的交通工具-步行、騎車、坐公車。雖然比起以前有車的情形不方便,但不走遠其實也無所謂,也正好配合最近全球的減碳政策。步行及騎車都可以當作運動,騎車需要頭盔等安全配備,比較麻煩;而走路的確是鍜練身體的好方法,只要有恆心,惠而不費。依據經驗法則,每天若能快步行走卅分鐘,無論寒冬或下雨,全身均會舒適通暢,百病不侵。
在列治文步行,是相當安全的。其道路平整,且都有人行道,沒有坡度。所以若要鍜鍊身體的話,都可以在人行道上快步走。匆匆忙忙地快步走,在他人眼裡看來會感到奇怪,有點與這個都市的步調不太相稱,但若能保持健康也無妨。列治文市中心有一個很大的運動場,在Minoru公園區內,由我住所走出約五分鐘就到。Minoru的日本話叫"稔",不知何意,大概是某一個人的名字,因為附近也有一條以Minoru為名的大街。此城雖然華人居多,但許多設計常有日本味道,主要是早期來此工作的以日本人居多。尤其當時的三文魚製罐工廠,很多日本人很早就到此工作。
Minoru運動場有一個標準的跑道,相當寬潤,另一邊還有一大片草場,緊鄰則是Minoru公園,三者結合成為一片很長的綠帶,更是市民運動休閒的主要場所。這個運動場也是附近學校學生上體育課或正式比賽時共同運動的地方。在台灣,由小學至大學,幾乎每一間學校都要設一個偌大的運動場,不但佔據很大的空間,使用效率也不高,其維護更常草草了事。這裡的學校很少自有運動場,校區也幾乎沒有校門與圍牆。學校的建築物採用密閉式,外觀看來有點一體成形,建築物的大門就是學校的大門,其餘都是綠地。所以學生上課時,就被圈在建築物內,只有下課後才能被釋放出來。基本上,對學生也有一種保護作用。其運動課程則只有借助這些公有的運動場。這些公有運動場都位於學校附近,有寬濶的視野,由市政府經營,對外開放。
除學生外,使用運動場最多的大概是一般小市民了。在操場的跑道上,每天無時無刻都有人繞著操場健行,有年輕力壯的、有老弱婦嬬的,三五成群。他們慣性地沿一個方向前進,走同一軌道,所以也不會碰到誰,省去打招呼的麻煩。我們比較少走這邊的操場,大部份都是沿著操場的一邊一直前行,通過那片的大草地,再到Minoru公園裡繞一圈,這樣來回也要一個小時。
列治文的人行道不像台北都有騎樓,可以遮雨,還好這邊的雨小雨多,很多人只要外穿一件夾克就行了,也有人打傘,但打傘的人仍以華人為多。不過,走在這裡的人行道上,應是舒適寫意的,因為空氣好、高樓少、樹木多,真是賞心悅目。行人穿越路口時,均享有最高的優先權。汽車不敢與人爭道,而且相當禮讓。有時候甚至只要你站在街口,稍有過街之意,或從對街過來,駕駛人都會停車等你通過。當然不禮讓的開車人也有,但常會遭行人白眼,有時甚至駡臭頭。在這個國度裡,行人還是被尊重的一群,考駕照時,這點變成重要的一課。這裡的行人沒有台北那麼多,所以大體上大家都能容忍。實際上,開車的人總也會變成行人,所以禮讓行人,也等於禮讓自己。在台灣讓若駕駛人都能養成禮讓行人的習慣,生活水平就可與先進國家看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