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雪雁歸來

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雪雁歸來

我們開車到Sturgen Bank看溫哥華機場看飛機起降。住在列治文的人很多都樂此不疲,不是來此看山、看海、看雲、看鳥、看日落,就是看對面機場的飛機起起落落。今天雖然仍然有太陽,但風很大,因此雖然外氣溫約八度,卻冰凍得很,只能躲在車內看風景。

回程看到一大票的雪雁群集在岸邊。雪雁歸來了。

每年春天,雪雁就由南方回來,到溫哥華停留。牠們成群結隊,到處覓食。雪雁是素食者,牠們以食草為生,外觀雪白如鵝,卻能展趐高飛。他們落腳的地方不定,有時候在附近的沼澤,有時候在列治文岸邊,有時候在一般的農地裡。很多賞鳥的人都喜歡觀看野雁,常特地由遠方而來,帶著大炮筒望遠鏡,無非是想看個究竟,或見見舊朋友。只要牠們偶而漫天飛起,潔白的羽毛,與咶噪的聲音倒是與藍天相映成趣。

雪雁性喜结群,從數十至數千不等,在繁殖季節,雪雁常兵分幾路,往北飛到格陵蘭島、加拿大和阿拉斯加的北部地區繁殖。所以,這裡只是牠們短暫的休息的地方。牠們得趕回棲息地,到5月下旬就開始築巢繁殖。

今天野雁群集在Stugen Bank的堤岸上,遠看是白點處處,成為綠茵上的點輟。但也可以很近的接近他們,與牠們說一聲問候。牠們冬去春來,來時悄悄然,去時不期然,到底情歸何處,詩人也無法說清楚。也許,這種情景由白萩(本名何錦榮,一九三七年生)的一首《詩中的雁》的詩,可以作為註解。

我們仍然活著。仍然要飛行
在無邊際的天空
地平線長久在遠處退縮地
引逗著我們
活著。不斷地追逐
感覺它已接近而抬眼還是那麼遠離

天空還是我們祖先飛過的天空。
廣大虛無如一句不變的叮嚀
我們還是如祖先的翅膀。鼓在風上
繼續著一個意志陷入一個不完的靨夢 在黑色的大地與
奧藍而沒有底部的天空之間
前途只是一條地平線
逗引著我們
我們將緩緩地在追逐中死去,死去如
夕陽不知覺的冷去。仍然要飛行
繼續懸空在無際涯的中間孤獨如風中的一葉

而冷冷的雲翳
冷冷地注視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