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春遊溫哥華

2009年4月23日 星期四

春遊溫哥華

值此櫻花盛開時節,定人建議到伊利沙白公園作春遊、順便野餐,還特別邀了幾位友一同前往,但最後只有Regina嚮應,其餘均有事不克前來。日本人的櫻花祭常常會全家跑到櫻花樹下聚餐,有時候喝酒作樂,甚至高唱卡拉OK,他們稱為Hanami,櫻花帶給日本人一種流下的傳統、一種未來的盼望。在溫哥華沒有日本那種傳統儀式,更不會在櫻花樹下搶地盤的情形。不過仍然會有三三兩兩的一群人來到櫻花樹下席地而坐,靜靜地賞花。今天,我們三人也循著這樣的方式,選在一棵不太大的櫻花樹下,披上坐蓆,欣賞這個千金難買的一刻。只可惜今天雖然春光明媚,和風吹來卻冷冽異常,而有大部份的櫻花也隨風片片地吹落到地面上來,樹上的花朵已經沒有一週前那麼潔白明亮。這也正好應了一句話:賞花要趁早,莫待花已老。

我們帶來了一些餅干、飲料,但這裡不可能讓你飲酒作樂。但能在櫻花樹下,就櫻花為題,相互交流意見,即使沒有詩可吟,沒有歌可唱,但花兒而有知,情意應在。我們等待了一陣子,後來永軍家四口也來了。他們可能以為陽光正好,竟然沒為小孩子準備防寒大衣,天氣又冷,有點凍得可憐。只好先行離開。

由公園下來,我們驅車到北邊的Maple與 McNicoll街附近賞櫻花。只見第六街的Pondora已經謝了,只剩茂盛的葉子及樹形,殊為可惜。雖然偶而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櫻花被風吹落,但已經不復當時的盛開的樣子。所以這種櫻花的花期甚為短暫,一兩個星期過了,綠葉就迫不及待地出來了。櫻花盛開所營造的那種詩情意境都會隨風消失無踪了。

不過今天這一趟路看了不少種花,有些名稱仍然未能確定。這些櫻花樹種包括星垂櫻(Stelleta),大島櫻(Oshima)、施密特櫻(Schmit)、御車返櫻(Mikuruma-gaeshi)、松月櫻(Shogetsu)、單葉櫻(Ichiyo)、關山櫻(Kanzans)等等。現在關山櫻正含苞待放,呈現粉紅色,其綻開的時節應是另一種盛況。我們也走到海事博物館,到海邊看一下溫哥華市區的風景。這個海濱公園腹地相當大,可能讓人在小路上閒逛良久。我們後來走到太空博物館,其外形類似太空倉,遠遠就可以辨認出來。面對北邊有幾株大的櫻花樹,應是曙櫻,花期已過,但綠意盎然。我們走到其側面,有幾棵星垂櫻都也要過了開花的季節了,剩下的花朵都已有點人老珠黃的景象。倒是博物館前的大木蘭,則是爭相開放,熱閙異常。

我們在大街小巷穿梭,雖然是走馬看花,但也找到一些不曾看過的櫻花。有些名稱仍然不詳,仍然有待事後查證。退休後,我們對自然的求知慾似乎更強。還好現在數位相機甚為方便,每次都要拍照近百張照片。這些都是美的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