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草堂雜記 For Life, Work & Pleasure: 我們的花見節

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我們的花見節

到靈糧堂做了一段讚美操後,半途趕往綠色俱樂部舉辦的音樂賞析,希望由古典音樂中得到一些啟迪。今天是由潘立中先生主講孟德爾頌的〞聖保羅神曲〞,是孟德爾頌26歲的作品。以他38歲的高齡而言,算是早期的作品。今天他們夫婦都來,兩人退休後,現在雲遊全世界,每年至少有數月在國外旅行。最近剛與台北大安教會一同到聖地旅遊,對約旦及地中海的幾個聖經上記載的地點很熟。他今天講的聖保羂神曲中,主要利用影音搭配聖經章節介紹,相關旅遊的照片倒是很少,只是事後點到止。對神曲的特性,潘先生認為它與其他歌劇不同的地方是演唱時,不拘舞台的型式及演唱者的服裝。我只看過魔笛,其服裝及道具倒是樣樣盡有。

音樂賞析完畢後,全體決定到QE公園野餐。但因公園的櫻花都已謝了,最後選擇在隔壁哥倫比亞街,也是會員Jason家的草坪上舉行。這條街的兩旁遍植關山櫻,現在正是怒放的時節。整條街道都被粉紅的櫻花遮蔽。這些櫻花樹的樹齡都很大,每株的腰圍兩人合抱乃嫌不足。整條街到處都是火紅的櫻花球,真是美不勝收。能夠在這種櫻花叢的庇蔭下野餐,真別有另一番風味。Jason說,現在櫻花尚未完全開滿,過一個星期之後,滿街的櫻花花瓣開始掉落,屆時的櫻花雨更是另一種壯觀的場面。由於櫻花開時,來得很快,幾乎同時開花,然而去的也快,所以常在轉眼之間,就落英繽紛,舖滿地上,形成如錦式的花道,但也很快消失不見。上次到本那比定人同學家拍到的曙櫻花開的壯觀景色,真令人嚮往,認為是人間仙境。但後來他先生告訴我,只隔約一星期,他開車回家,突然看到整條街正下著櫻花雨,等到他回頭想拿出照相機拍照時,櫻花雨已結束,而落在地上的花瓣經過風一掃,或開車的人呼嘯而過,就消失無踨,要拍個好照片也難。

由於櫻花有這種生命苦短的特性,所以日本人把櫻花的短暫比喻為武士道精神,心中懷著生命短暫的氣魄。所以櫻花節在日本是有特定的意義。他們的花見節就是為著與櫻花開花時間賽跑,在櫻花凋謝之前,能夠在櫻花樹下享樂一番,即使如武士道,做鬼也風流。今天的野餐大體上也有花見節的氣氛。大家席地而坐,各自享用自已帶來的野餐。有人則到日本店訂了一大盒壽司,讓大家享用。這樣風和日麗的日子,而且櫻花開放的時節,能夠一同郊外走春,也是綠色文化俱樂部的一向宗旨。今天俱樂部的會長林聖哲先生也一同前來,更是難得。由於他在最近身體違和,心臟開刀並置放支架,有好一陣沒有看見他。今天卻能一同出遊,表示他的健康很有起色,大家也為此特別高興。

野餐後,我們一行仍然到伊利沙白公園(QE公園)走春,林的住家41街離QE公園的33街其實不遠,走路不到十分鐘。現在QE公園除了櫻花外,蒔花盛開,而且到處可見五顏六色的郁金香,十分美麗。春天一來,到處都是生命的信憩,各種花卉爭艷。我們在途中看到三棵垂菊櫻,今年才剛種植不久,但都已開滿了花。自然界是很奇妙,開花結果是不同經過學習的階段,不同於動物界。我們又看到一棵沙金特櫻(Sargent)樹。這棵櫻花相當高大,花朵已開過多時。但上次我們來QE公園時,卻沒有特別注意它,顯然開花才是最近一個星期之事,但現在只有一、兩朵花殘存在很高的枝頭上。沒能觀察到其開花的盛況,有點可惜。

回程中我們在45街與Cambie街附近看到成排的粉紅完整櫻(Pink Pefection)與郁金櫻(Ukon)。也正好碰到也參加櫻花狗仔隊的一位日本人Mariko。她對櫻花相當有心得,可能基於日本人對櫻花的熱情使然,所以對此次的花季特別熱心,在論壇上常看到她張貼的文章及所拍的櫻花照片。經她的介紹我們特別認識郁金櫻,一種潔白無邪的櫻花。我們發現這個角落正處於Safeway的超市週圍,內圈種滿郁金櫻,外圈則種滿關山櫻,兩相輝映。郁金櫻花色略黃,所以外觀看來有點呈淡綠色。目前關山櫻正是盛開時節,而郁金櫻則已開過一陣子,其花瓣纍纍,要等到它花謝,至少要等三、五天吧。

在Cambie大道的的南端路段之分隔島上,白普賢櫻(Shirofugen)正要大開。後來我們回到列治文的Gilbert時,忽然發現在北段的運動世界四週也開滿了白普賢白花,在其紫色的葉裡襯托出白色的花朵,格外搶眼。想不到在溫哥華Cambie大街上的白普賢才將大開之際,列治文已經有同型櫻花大開的光景。